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艺术家 > 马丁-帕尔:“往别人相反的方向看”
马丁-帕尔:“往别人相反的方向看”
2015/2/17 10:38:50      

 

 

“我是个英国人,我不会告诉你,我是个多好的摄影师,我只会跟你说,我很努力。”著名摄影师马丁-帕尔(Martin Parr)说这话的时候,露出了狡黠的表情。他是马格南图片社的全职摄影师,出版过诸多画册,以呈现工业社会到后工业消费社会的演变,和对全球化的观察而著名。他在中国的首个展览正在北京798艺术区的巴黎?北京画廊举行。在他自己看来,他不过是在不停地注意到其他人已经习以为常的东西,而且往常人相反的思路想。

   

从英国出发

  

“我很早就对摄影有兴趣,早期是做黑白摄影。当时只是去记录我父亲的观鸟活动,他是一个痴狂的观鸟爱好者,我对摄影的痴狂程度和他差不多。”说到自己最早的摄影生涯,帕尔这样回忆道。在一段时间的传统生活题材之后,1979年,他有了转变,他开始了自己“往别人相反的方向看”的风格之路。

  

“在英国,大家都为天气而发狂,因为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会下雨,大家都热衷拍好天气。我觉得,为什么不去拍一下坏天气呢?就去买了水下相机和闪光灯,专门拍坏天气。每天起床如果外面是好天气,我就接着睡觉,如果在下雨,我就激动地出门拍照去。”这后来成为他的第一本画册《坏天气》。“我后来又觉得,为什么总要去有意思的地方呢,如果能在无聊的地方拍出好照片,不是更厉害吗?”于是他又开始去拍一些无人的公路、下雨时候小公园里没有人的旧凉亭。

 

《最后的度假胜地》

 

《最后的度假胜地》

  

他的第一本在英国引起轰动的摄影作品集,叫做《最后的度假胜地》。上世纪80年代,他开始转向了彩色摄影,“因为我收藏小玩意儿,比如画着萨达姆头像的手表,我有90多块,现在正在巴黎展览。”那些颜色鲜艳,用他的话来说,甚至十分媚俗(kitsch)的小玩意,影响了他的色彩观。他在《最后的度假胜地》里拍了英国北部一个遍地垃圾的度假地,“这个作品其实是非常政治的,但是我用一种很好玩的方式来表达。”过了很多年,他收到一个男孩的Email,“说我拍的那个光屁股小孩就是他,看了我的照片以后,他现在也进了圣马丁学院学习摄影。”

 

《奢侈》
  

在这个项目进行的同时,他也拍摄超级市场。“我去欧洲拍了很多超市的照片,爱尔兰、莫斯科、西班牙的各种百货公司。”他对全球化的消费主义的关注就是从此开始。“后来我也拍富人的生活。”他拍的《奢侈》画册,全部都是上流社会的生活,但永远有一个在镜头里的穷人,或者是在服侍富人,或者是在富人的度假地捡垃圾。尽管他自己并不认为自己有多么批判的态度,“我用同一种精神去拍,用别人拍穷人的态度去拍富人,我只是觉得很有趣。”南非、美国、西班牙……他的足迹遍布世界,拍到了他眼中与众不同的世界。但是他认为自己对英国还是最有兴趣,“我对英国的感情很复杂,可以说是爱恨交加。我以英国为对象的拍摄,对于我自己来说,都有某种治疗的效果。”

 

《奢侈》

  

现实都是不完美的

 

《常识》


  

《常识》

 

在这次展览当中,他拍摄的各种微小的事物非常引人注目,这也是他著名的《常识》系列之中的一部分。“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我打算拍一些离得很近的东西,于是我就买了医用级别的照相机,这样可以让拍摄的对象显得很亮,而且颜色很鲜艳。”他拍摄了被他幽默地称为“不可食用”的很多食物,从英国的玛琪淋蛋糕,到美国的垃圾快餐食物。而《常识》当中另外的部分,则是被其他摄影师已经视作“陈词滥调”(clich?)的各种标志性风物,“比如荷兰人背后的风车,莫斯科人脑袋上的大毛帽子”。但是他都从非常近的距离来拍,从他的视角看到的世界,是一个全新的陌生的世界。

 

《常识》


 

《常识》

  

他用了6年时间,才在1994年正式地加入了马格南图片社。“我现在仍然是马格南的成员,刚刚在格鲁吉亚结束了他们委托的工作。”

  

他的所有画册都是自己印刷出版,他还写摄影历史。“摄影的历史,很大程度上是掌握在策展人的手里的,但是我觉得我从一个摄影师的角度出发,能有不一样的看法。”这次来中国,他已经迅速地将自己的行李装满了中国出版的摄影书籍,“有40公斤重”。

 

《常识》

 

《常识》

 

《常识》

  
他对全球化的展现,总是有出其不意的角度,“我拍《小世界》,世界各地的旅游者,他们会在比萨斜塔前面做出推塔的姿势。还有一个日本最大的室内海滩也很震撼,很多的人。但其实400米以外,就有一个真的沙滩,不过没有人去。”他还有一个《自画像》项目,是他在世界各地的照相馆里留下的形象,“美国的照相馆会把我的头接到施瓦辛格的身子上,新加坡的人要求我必须穿西服,所以给我找来照相馆里最大号的西装。”

 

《小世界》

 

《小世界》
 

经常有人觉得被他的作品冒犯,他总是注意到人们不容易注意,或者出于礼貌忽视的地方,比如贵妇人丝绸晚装上的污渍。但他认为自己只是呈现了真相,“我拍他们从来不感到内疚,我只是非常诚实。我们希望在照片里看到完美的状态,但是现实其实是不完美的,我们对照片的预期太高,所以看到我完全诚实的照片就会失望。我拍我的家人,也是这样拍的。这是我所知道的唯一的拍摄方式。”

 

《小世界》

 

《小世界》


“我想,我作为一名摄影师,职责之一就是对一些人们习以为常的前提产生怀疑,打破一些既定的看的方式。”然后马上又恢复了他浓厚的幽默感,“但是不幸的是,只有一小部分人能拍得与众不同,大部分人还是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他会拍成什么样。没办法,没有其他的大部分人,怎么能显出我们这一小部分的与众不同呢?”

 

《小世界》

 

《小世界》

更多阅读:
马丁-帕尔:“往别人相反的方向看” 《美人鱼》是喜剧还是悲剧?如何理解周星驰电影 被误解的台湾 “创世纪”—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摄影作品展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