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讲说 > 段煜婷:“新锐”不是标签
段煜婷:“新锐”不是标签
2015/2/16 19:48:40  色影无忌   
随着两家专业媒体提出“新锐摄影”一论,久已疲惫的国内摄影界又有了动静,围绕着“新锐”这个新“老语汇”,我们的收获是有幸看到了许多年轻摄影师的作品,看到了他们力图在摄影中的超越和创造,所以要感谢这两个敏感度很高的媒体。

  

“新锐”一说,无论在艺术史抑或摄影史上都有论者提出过,就当代摄影来讲,远有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的“新纪实摄影”、“新彩色”“新地形”等摄影流派; 近有台湾阮义忠先生的《当代摄影新锐——17位影像新生代》。当然前者是摄影史上的创作实践所形成的关于摄影样式的归纳,后者则是阮先生对一定的历史和空间提出的个人化的关于“新锐摄影样式”的解读。如若追溯到整个摄影历史则每一个时期都有其新的摄影实践,每个时期都有自己的“新锐”,只是彼时并未提出“新锐”一说。

 

刘铮作品

   

说“新锐”是个新“老语汇”是由于就晚近来讲,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摄影已然形成过“新锐摄影”群体,那是由刘铮、洪磊、邱志杰、荣荣等人参与实践的“新摄影”创作。笔者认为彼时“新摄影”创作所涉,在人文、思想、社会等较为广泛领域进行了探索,在九十年代后期的中国摄影界,其摄影实践无论在内容还是形式的探索中都对中国当代摄影产生重要影响,故,今天谈及“新锐摄影”的时候,我还是会想到距离现时最近的“新摄影”群体。在中国当代那些重要的摄影实践中,如“四月影会”、“陕西群体”、“海派摄影”等群体,那些谈论中国摄影不得不提及的名字,如侯登科、张海儿、吕楠、陆元敏、王庆松、海波等个人,所走过的道路,所留下的影像,无不可谓彼时的“新锐”也。

 

张海儿作品
  

比起过去,今天的情形大不同了,科技文明在全方位进步,而艺术的实践却在疲惫地喘息!

 

怎能不疲惫呢?人类在永不停歇地探索未知的领域,譬如在医学界,有专家讲人类对于自身身体的认知仅触及冰山一角而已,一个由细胞和水份组成的生命体,如何会产生出如此丰富的情感、记忆和创造力,无穷的探索才刚刚开始且永无止尽。而艺术,其在媒介表现上是具象的,但艺术的内核却是抽象的,它大抵是研究人在这世间的生存中,在人类的感知层面中所建构的精神的家园(艺术的另一个方面,仅作为形式探索的艺术实践在这里暂不论及)。人类的进步要求人不断地创造、创新,艺术的进步也要求艺术家不断地超越和创新。在艺术中的创造无外乎两个方面,一是在生活本身的内容中看到新的内容,二是在旧有的艺术形式中找到新的形式。

 

然而这个“创新”却是艺术家的魔咒。

 

无论在艺术的形式、媒介,还是在艺术所传达的内容上,艺术都是被动的,艺术不是科技,可以发明创造,艺术所面对的内容总是来源于生活本身,是先经历而后产生的。故而,创新对艺术来讲是一件极为不易的事,然正由于创新之难,“新锐”难得,我们才提出“新锐”说,开始浩荡的寻找“新锐摄影师”之旅。但是我们所要面对的现实却是,人类对于艺术形式的开发,其黄金时代早已过去,而人类的生命故事本身,其内核——关于爱、关于人性却是永恒不变的主题。所以,对于今天提出的“新锐”说,我们要保持一种小心谨慎的态度,不要让“新锐”仅流于一个简单的“标签”,而缺少了真正的内核。我在这次新锐摄影师新疆站评选中曾讲过下面的话:对于那些还在苦苦思考着的、真正的摄影家来说,这个高度视觉化的时代,摄影不是越来越容易,而是越来越难。而现在,几乎所有国内最好的摄影艺术家们,都在困顿中挣扎着。

 

这许多年来,我们的摄影界和艺术界,是否需要一种检视的精神呢?对于艺术工作者一味地要求创新的要求是否过于残酷呢?记得几年前,曾和栗宪庭先生探讨过艺术中的创新问题,他说:“在前人所创造的艺术面前,现在的艺术家要创新太难了,有时候只要在前人的基础上加入一点点自己的东西,就已经很好了。”他用朴实的语言说中了当代艺术面临的瓶颈,这何尝不是中国摄影所面临瓶颈。在某种意义上,创新不需要过度追求,一个艺术家只要去做足够“好的艺术”就够了。譬如,当下世界范围内流行的所谓观念摄影样式,过度追求新异的炫技表演,很多已经偏离了艺术的精神内核。前段时间和一个国内的建筑学家谈到中国城市化改造过程中各地的地标性建筑时亦有同感,北京的鸟巢、水立方,广州的“扎氏”飞鍱歌剧院,国中遍地奇型怪状的水泥钢材动物,建筑已偏离了建筑的初衷,亦脱离了人的尺度,中国的城市快要沦为“怪异建筑实验场”,而中国建筑自身所拥有的传统亦在逐渐被人们所遗忘!我们的近邻日本在建筑艺术上对于传统的秉承、对于建筑设计人性化的克制以及对于紬节的精心,都堪为我们的老师。独特的形式并非意味着标新立异,恰恰相反,艺术家要练就一种对于形式的克制使用的能力,只有在最为贴近自然状态中的创新,才能具有朴素的长久力量。这也是所有伟大艺术作品的要旨!“新锐”并不意味着反对传统,而是要在传统中汲取力量,并且要有坚持自我特质的足够自信!

 

洪磊作品
  

真正好的艺术作品,需要调动艺术家所有的主观敏感和丰富的经历才能完成,艺术先是个人的情思和感受,才代表人类的意志。一方面艺术是人性的,不是兽性的,也不是神性的; 另一方面,艺术是人类的,也是个人的,而不是种族的、国家的。“新锐”不应当是一个“标签”,真正的“新锐”是那些能够撕去这个世界无处不在的“标签”的人,唯美的、人道主义的、艺术的、纪实的、观念的、地域的、国家的、种族的、乡土的……当你把这些“标签”全都去掉,当你把自己腾空之后,你才会“重新”体会到对生命的喜悦,而这个“新”才是对艺术工作者致为重要的东西。

更多阅读:
艺术家系列工作坊 | 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 2018全球最佳婚纱照拍摄地名单公布 12个拍摄获奖摄影作品的秘诀 影像窥见生活,2018华为新影像大赛带来的思考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