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文艺博览 > 张艺谋谈《山楂树》:那个年代的干净有种苦涩感
张艺谋谈《山楂树》:那个年代的干净有种苦涩感
2013/4/4 15:01:29  中国广播网    

关于质疑

 

拍《山楂树》要和自己的习惯斗争

  

我说我要拍的像七十年代一样,我觉得这样一个电影,这种形式在今天也是非常少见的,可能也代替着某种关联。当你拍一个纯净的故事的时候,你要用一种温存式方法拍,不要让导演,不要让摄影,不要让大家表现出来。其实我们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很难。你要和你长期的工作习惯做斗争,其实在每个镜头上都有诱惑,你要有充足的自信。这两个演员身上,他们的表达可以吸引观众。我自己也是第一次来这样尝试,对我来说也有很多体会在这里——张艺谋

 

  

记者:《三枪》之后,《十三钗》筹备中,你又把《山楂树》这个片子作为今年的电影创作选题,请说说创作初衷。

张艺谋:也是在《十三钗》筹备中,我看到了这个剧本,看到剧本有一种瞬间的感动,就想拍这个。实际上那个时代,因为是自己走过来的,所以有很多体会,但其实跟那个时代无关,主要是那份期待和感动。

  

记者:关于电影《山楂树》也出现了很多不同的评价,挑错批评的也不少,你心里怎样评价这部电影?

张艺谋:这个电影没有太多的戏剧性。拍的时候是跟着演员走,基本上电影的后半段都是跟着人物走,走一种慢慢渗透的感觉,我很喜欢最后结尾的白血病那段。所以前半部分,我是没有太多的留恋。我觉得后半段两位演员渐入佳境之后,是故事的重点。基本上这个电影也是以后半段做重点。

  

记者:你原来拍的片子整个视觉效果是非常强的,这个片子和以前的不太一样,在创作当中是怎么想的?

张艺谋:我个人比较喜欢形式强的电影,也算是一个习惯吧。慢慢拍多了以后实际上觉得形式是为了故事去改变的。所以我觉得像《山楂树》这个电影,就用这种非常朴实的感觉去拍。后来拍了一高速素,但是没用。我要拍的像七十年代一样,我觉得这样一个电影,这种形式在今天也是非常少见的,可能也代替着某种关联。当你拍一个纯净的故事的时候,你要用一种温存式方法拍,你不要让自己表现出来,不要让导演,不要让摄影,不要让大家表现出来。其实我们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很难。你要和你长期的工作习惯做斗争,其实在每个镜头上都有诱惑,你要有充足的自信。这两个演员身上,他们的表达可以吸引观众。我自己也是第一次来这样尝试,对我来说也有很多体会在这里。

  

记者:在影片的叙事上,我们看到是字幕交待故事的内容,您在这个戏当中是有意这么做的,还是增加这个年代感?

张艺谋:这是一个后期的想法,基本还是被原作固定化了。剪完第一稿是两个半小时。我理想的是一小时四十五分钟,那么剪什么呢?当时就觉得还是剪前头,剪前头又接不上。好,我们就怀旧吧。也是一个不得不为之的方法。但是我不认为它是一个很值得关注的一个点。如果能有更好的办法,能让这叙述通顺的话,我完全可以不用这种方式。

 

关于纯情

  

干净是在心里头

  

我们讨论《山楂树之恋》究竟是不是“史上最纯情的影片”,其答案的“是”与“不是”,没有多大意义。那个时代是特殊环境下所营造的,所以不必在意那个环境。                                ——张艺谋

 

 

   

记者:《山楂树之恋》,被冠之以“史上最纯情的影片”,用来号召票房,也因此引起不少争议,作为导演你的看法是什么?什么叫“最纯情?”

张艺谋:我觉得干净是在心里头。没有所谓的纯洁的爱情的话题。今天这个商品时代,有这样一个爱情故事,我觉得很好,很干净,发生在那个特殊年代的干净,但是也有一种苦涩。也就是今天我们自由开放的时代,我们不愿意回到过去封建的时代。所以那个时代是特殊环境下所营造的,所以不必在意那个环境。我希望观众会感受到这些。

  

记者:你怎么看待当代社会年轻人的爱情观,你认同他们的情感价值吗?现在已经没有七十年代的幸福感,您认同这个说法吗?

张艺谋:很难具体来讲述,我觉得每个时代都不一样。每个时代年轻人都会用他自己的方式和方法生活。但是你相信一点,相信这代年轻人,他无论怎么样,他优秀的东西不一样,他只是换了一个方式而已。我是坚信这一点。也是像毛主席说的未来在年轻人身上。所以我们不必讨论年轻人的爱情观,你相信真爱,你真爱一个人不管是一天,还是一辈子,当他是真爱,就一定是纯洁的。

 

 

关于票房

  

我没有特别的目标要打破纪录

我们现在能拍好每一部电影就可以了。我觉得我本来是一个工人,我在工厂干了七年,我的两个弟弟都是工人。我有幸能从事这份工作,我很感恩,所以我会孜孜不倦的勤奋工作来报答我的时代——张艺谋

 

 

  

记者:从《英雄》开始,中国电影就进入了用大片要票房的时代,现在《山楂树》也创造了文艺片的票房纪录,你怎样分析中国电影现在出现的一个又一个所谓亿元票房奇迹?

张艺谋:对于票房,简单地说我自己没有特别的目标。我觉得中国电影这么飞速的发展,从目前的产业方向看所有的数字都是暂时的。我们是全球第二大市场,我们那时候单片的票房在15亿左右。因为《阿凡达》已经卖到十几个亿了。我认为那个时候好莱坞都要调整他们的方向,会考虑中国元素去制作。所以所有的数字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电影对于观众,对于国产电影的热情和兴趣。我觉得目前看来电影是走时尚化,当一些导演、一些作品引起话题之后,吸引票房。

 

  

记者:你怎样看待中国电影的未来市场?

张艺谋:其实未来是在大家身上。坦率地说是在年轻人身上,我认为未来五到十年是个非常关键的时候,实际上到那个时候中国真正出现的年轻导演,各种类型的片子,年轻的新演员,年轻的明星,一个片子卖20亿,到那时候是很了不起的。如果中国人都爱看国产电影,到那个时候一定是春天来了。其实不是我个人打破什么纪录,是希望在年轻人身上。(记者 陈滨 )

更多阅读:
张艺谋谈《山楂树》:那个年代的干净有种苦涩感  战地摄影记者转型ing,用蒙太奇手法演绎时尚秀场 色影无忌- 2015中国新锐摄影奖征稿启示 端午节的传说和起源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