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讲说 > 孙京涛 :富人的消费方式-风光摄影
孙京涛 :富人的消费方式-风光摄影
2015/1/6 16:52:14     孙京涛  

 

富人的消费方式——风光摄影
——写在“首届风光摄影高端论坛”之后

 

风光摄影不一定是什么“艺术”,它有可能是另外一种东西——比方某种消费方式。说风光摄影不是艺术,我是从如下几个层面分析的:


   
风光摄影者拍摄的,是真实的自然本身吗?


   
艺术中的一个主要类别就是这种带有现实主义“再现”色彩的类别,它尊重对象,尊重对象本身的特质和细节,尊重对象的灵魂和外观。无论艺术家的观看角度还是所使用的技术手段,一切都要为真实呈现对象服务。这种品质曾经在西方风景摄影的初始阶段出现过,但与中国当下的风光摄影不同的是,西方的这个类型的摄影一直担负着另一个任务:作为地理志的见证性资料图片。


卢广 摄


回头看中国的风光摄影,很遗憾我们从中看不到对真实的大自然的尊重,看不到沙化的草原和被砍伐的森林,看不到人与自然的真实关系。山川河岳、动物植物、走兽虫鸟和各色人物,一律是构成那种千篇一律的“美”的元素,一律是构成那种概念化的光影美景的元素,而不是它们本身。我早说过,这种“美”,不是事物本质的外在显现,而是一种极为表象的视觉愉悦,所谓“好看”而已。所以,在这个层面上,我没法将风光摄影界定为“艺术”。


    
风光摄影是“借物言志”吗?


   
这也是艺术范畴中的一种重要命题。移情、创造、个人化、“中的心愿”,都可以在这里找到位置。艺术家面对的对象已经不是对象本身,而是被高度个人化和抽绎化了的思想、意义、理念和风格。但是很不幸,风光摄影与上述字眼基本上不靠谱儿。


    
我们都知道,艺术创造的一个重要突破口,就是对艺术本体语言的创造性使用,西方现代艺术时期最大的贡献,不管是印象主义还是立体派,标志性的特点就是语言使用摆脱了以往的窠臼。摄影史上在这方面贡献最为杰出的是亨利.卡蒂埃-布勒松,他的理论和实践就是从语言上确立了快照摄影的性质,非常伟大。可是我们目力所及的风光摄影却不是这样,那些戏剧化的光影,那些细腻的质感,那些过渡丰富的层次,千篇一律,有什么创新可言?


    
如果说艺术有什么民主化的话,那么摄影对艺术最大的贡献,就是让这种民主化有了实现的可能。


    
摄影发明之初,科学家阿拉戈和画家德拉克洛瓦都曾这样预言过。而今,成千上万的照相机、带拍照功能的手机和摄像机,以及并不难掌握的拍摄技术让普罗大众具备了自由表达自己视觉观点的必要条件。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摄影都对大众具有启智作用,风光摄影就是一例——当这种具有相当迷惑色彩的摄影把大众的趣味统一到了一种光影、一种审美眼光的时候,它实际上是阻遏了大众的自由言说。


   
那么,风光摄影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我想它不过是一部分先富裕起来的人的一种消费方式而已。


 
这种消费必须具备两个条件:


    
有相当的资金可供这些人长途跋涉到那些风光别致的地方去,比如西藏、新疆、内蒙古甚至非洲;有相当的资金可以供他(她)购买价格不菲的照相器材并支付同样价格不菲的后期制作费用和印刷费用。


    
 这些人有一定的艺术情结。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这些人倾向于“热爱”艺术,但又没有时间、精力和相应的智慧学习哪些需要专业技能训练的艺术门类,比如油画、版画和钢琴演奏。而摄影的高科技为他们搬掉了技术技能的门槛,他们可以凭籍雄厚的资金支持轻易迈进摄影的大门。


    
此后,这些人在梦想一夜之间成为艺术家的欲望驱使下,顺乎自然的与俗气、铜臭气十足的摄影界的某些组织同流合污,他们宣扬的观点和制作的照片就像负营养过剩的河流中的水藻,吞噬着摄影的生态环境,窒息了摄影真正的生命。他们以艺术的名义所进行的自我标榜带有极大的迷惑性,这让本就习惯了官本位思维和无条件信封权威的普罗大众很容易迷失其中,成为亦步亦趋的跟风者,而这又吸引了以追求利润最大化为原则的器材厂商和印刷商,很快,这个巨大的名利圈子就形成了。在这个圈子里,一些人得到了“摄影艺术间”的头衔,一些人从这种“去政治化”的“艺术繁荣”中赚取了政治资本,一些人攫取了大量的金钱,而倒霉的是摄影本身和节衣缩食跋山涉水的普通摄影爱好者。


    
我一直相信真正的艺术诞生在物质的尽头,或者如欧阳修说的那样“穷而后工,愈穷而愈工”,或者如马塞尔.杜桑、卡蒂埃-布勒松一样在衣食无忧的环境下自由思想。我不知道中国的风光摄影在从业人数日益庞大、从业的有钱人越来越多、受教育的水平越来越高的情况下是否会最终发生一场内部革命,但至少到目前,我还看不到这种迹象。相反,香港《摄影杂志》主编伍振荣先生的博客提供的一则消息更加让人陡然心凉:“今日,挺以为沙龙摄影的前辈说,香港近年出现了一个以艺术摄影挂名的新式摄影会,为会员(顾客?)提供一站式的‘打龙’服务。学员只管付钱和按快门,其它所有的事情,由拍摄到参加沙龙比赛,均有专人服务。包括安排拍摄的地点、安排拍摄题材、安排灯光或反光板,安排拍摄场地,专人指导或代为构图和测光,按快门(拍摄)后把胶卷交予摄影会,专人代选照片、放大,代会员填表参加沙龙,代会员交件参赛……指导考获摄影会的名衔。会员完全无需思考、无须技术一切皆照安排摆布,只须付钞和按快门,摄影会的沙龙名衔就手到拿来!完全是一站式的摄影大师培养方式!这种摄影文化,多么堕落!”


  

卢广 摄 


今天的中国风光摄影,在沙龙意识和改革开放所带来的社会财富急剧增长的背景下,已经蔚为大观。贫穷积弱多年的中国人,终于有部分人过上了衣食无忧的富裕生活。按马斯洛动机心理学的揭未,当人们满足低层次的生理需求后,向上依次是安全、爱与归属、尊重和自我实现的需要。自我实现指创造潜能的发挥,追求自我实现是人的最高动机。艺术,显然是完成这一人格特征的主要手段和途径,现代机械电子性的摄影,于是成了大众迈进艺术殿堂的便捷手段。摄影主要是一门“看”的艺术媒介,不需要其它技艺的准备和修炼,掌握了一些必要的简单技巧就可以上手了。虽然怎么“看”,是个非常庞大甚至有些复杂的话题,但优美的“看”对任何人都并不难。恰恰风光摄影基本上属于在优美的“看”的范畴内,“优美”的简单理解就是“漂亮”和“好看”,摄影是最容易做到此点的。摄影镜头的焦距是选择怎么“看”的最好工具,至于“漂亮”只要等待自然美丽的时刻和正确的曝光就可以了。曝光在早期的摄影中还算是门经验的技艺,但在技术消费时代的今天,这门技艺主要是由相机生产厂商来替使用者完成的。摄影的艺术属性中过多的“他性”,决定了它的大众性。当大众的物质生活水平可以轻松消费摄影媒介时,摄影就理所当然地成为大众的艺术媒介。而风光摄影又是这种消费中最主要的内容。


    
风光摄影大众性的另一必然,在于它是探险、旅游观光的下游产品。在富裕起来的人群中,旅游越来越成其为人生的基本必要内容。对这一内容的基本记忆则由摄影来承担,风光摄影由此就必然众多。不过风光摄影反过来又促进了旅游的开发,他们之间形成了一种互动性的关系。近年来中国的摄影热潮,和各地借用摄影作为地区开发推广手段,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各旅游开发区频繁举办各种带有商业色彩的摄影比赛,风光摄影是这类活动中的主要产品。值得指出的是,这些摄影比赛,它的组织手法、比赛规则和评判内容标准都是沙龙性质的,而且形成了一套完备的文化制度。所以风光摄影在当下的中国,是和沙龙摄影不分彼此的。


    
由此带来的问题,是风光摄影离其早期的风景摄影越来越远。它的含义越来越宽泛,几乎不涉及社会生活内容的照片都被归类在风光摄影里。像本来应属于动植物自然类的摄影,也被归类到风光摄影。至于以自然为素材进行主观处理的艺术摄影,和纯自然的风景摄影就完全混为一谈了。90年代以来,随着电脑数字技术的进步,人们在风光摄影上更是“为所欲为”了。像对风景色彩进行后期的强化处理,将风景弄得俗艳无比,或对自然物象随意移花接木,弄巧成拙,现在已蔚然成风。可以从时下的一些摄影师的画册和获奖照片中看到,真正的风景自然越来越少。许多照片中,天空蓝得像一汪墨水,山头红得像泼上了鲜血,月亮大得像碾米的碾盘,就像许多北方城市的中心广场上,人们滥用塑料花树装点寒风料峭的冬季,既不伦不类又匪夷所思。另外,风光摄影师们几乎从不用客观实在的说明文字来界定自己的作品,原本是明白易懂的纪实性风光作品,交代出时间、地点即可,却非要附庸风雅、不着要领地诗意命名,影响了人们观看赏阅真正的自然。这些皮毛拙劣的所谓“创作”,都暴露了中国人时下自然文化观念的病态和野蛮浅薄的表面追求。对于自然的态度,往往是考察一个民族文明的重要指标。把自然看作是自己的家园和不可侵犯的民族,必然是一个最懂得珍爱自己的有希望的民族。遗憾的是,我们现在对自己家园的理解还处于幼儿阶段。铺天盖地的、充满人为造作的风光摄影照片,就是佐证。


    
百年多来的中国风光摄影,见证了国人和自然的关系,也折射出政治、经济时代和摄影师们的文化心路历程。由模仿古画,到讴歌权力和生活消费,中国的风光摄影实际上和它的真正对象一直存在着距离,显得过于艺术化。对自然过分的艺术化观看,深层的原因是我们骨髓深处的农民意识。两千多年的农耕文明,造成我们视自然为掠夺和攫取的资源,而不是生命相依的伙伴。我们缺少对自然的崇敬,而用一种所谓对自然“审美”的艺术沙龙眼光来主观地观看自然。这导致相当长的时期,风光摄影成了游离开中国现代性进程之外的畸形存在。好在近些年来,一些风光摄影师们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让我们从他们的作品中重新又见到自然的光彩和神韵。中国风光摄影的历程一路坎坷崎岖,相信随着社会现代化进程的不断深化,自然与人的关系会越来越被人们所珍视,自然一定会得到我们真诚的拥抱。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和摄影师心灵真正交融的风光摄影作品,那将是我们民族文明最有希望和最美丽的风景。


    
不过我想,在整个文化处于浮躁喧嚣、自卑盲从的大环境下,我们还不得不忍受这种堕落的摄影文化继续膨胀一阵子。

26
更多阅读:
女性在摄影工作方面与男性有多大的差异? 50本西方名著中的经典语句,你还记得出自哪里吗? 寓言:2017年第九届三影堂摄影奖作品展(厦门站) 北京:中国当代摄影40年(1976-2017)—— 三影堂10周年特展 2017年6月28日 – 8月27日
网友评论
作者:[怡然自在 ]尖锐的痛快的文章! 2015/1/7 10:10:27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