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对话 > 宋朝:拍摄矿工照片只为呈现真实
宋朝:拍摄矿工照片只为呈现真实
2014/10/20 16:32:52  现代摄影网   

 

 

以拍摄煤矿题材著称的宋朝在“WATW天下一家”中荷摄影联展上带来了矿区系列“四部曲”,分别是《矿工I、II》、《矿区家庭》、《矿民》以及《矿区风景》。2013年4月3日展览开幕当天,摄影师宋朝出席了位于上海市常德路800号荷兰文化中心的展览现场,戴着眼镜的他显得文静、质朴,又时不时流露出一丝机敏和灵气。他的矿区系列摄影作品从2002年开始,四组作品以不同方式,不断深入的探讨自然环境与人的生存之间的相互关系。开幕式开始之前,色影无忌在展览现场采访了宋朝。

 

宋朝自拍像

 

 

《矿工 I》

 

《矿工家庭》

 

 

我的照片整体感很强,一幅也能代表一组

 

色影无忌:你拍矿工很长时间了,这次展出的是哪个系列?

 

宋朝:4个系列都包括了,但每个系列只是拿出了一少部分,有代表性的,因为场地有限。是策展人巴斯选的一些。

 

色影无忌:大概多少张?

 

宋朝:不到20幅,每个系列3、4张。

 

色影无忌:策展人选片时有什么考虑在里面?

 

宋朝:其实我的每个系列里面,照片的整体感很强,每一幅的完整性比较强,没有特别大的区别,一幅也能代表一组。

工作之余我现在也是跟一些杂志拍些商业图片,也是以人像为主。

 

色影无忌:2012年《时代周刊》的那组“中国农民工”是你拍的?

 

宋朝:对,那个是商业活。工作之余我现在也是跟一些杂志拍些商业图片,也是以人像为主。

 

色影无忌:是不是国外杂志比较多?

 

宋朝:国外杂志比较多。包括《纽约时报》《时代周刊》《GQ》啊什么的。挣点稿费吧。跟个人创作还是有本质区别。

 

色影无忌:个人创作上面可以比较自我。

 

宋朝:对,完全是很主观的一些,自己发挥的空间也很大。杂志的合作肯定会受到编辑的一些局限,相对来讲,摄影师自己发挥的空间小一些。这是很正常的。

 

色影无忌:但是在编辑的控制和局限之内,你还是比较能够用自己的方式去拍?

 

宋朝:对,他还是给摄影师一定的空间的,特别是国外的一些媒体,相对国内的来讲,还是给摄影师空间相对蛮大的。

 

色影无忌:给你一个大的方向,然后你用自己的想法去发挥?

 

宋朝:对,不会有太多的限制。因为毕竟对媒体来讲,图片是辅助文字的,所以得结合文字内容和报道倾向。

 

色影无忌:拍商业活你会挑适合你的题材吗?比如农民工题材,也是比较关注人生存状态的?

 

宋朝:对。他主要是以那组图片说到一个经济问题,经济现状。他们认为中国的经济能够在全球经济大萧条的现实背景下,保持稳定快速的增长,他们把最主要的功劳归功于中国普通劳动人民。我觉得有一定道理,但并不完全是这样的,我个人比较客观来看的话,应该是领导层的决策和普通大众的功劳都有。所以他们选了两个人入选那个2009年度人物,其实他们也是这个意思,中国人民银行的周小川,他就是代表高层的一个角色,另外就是具体付出劳动的普通大众。其实那几个工人只是代表了工人的群体概念。

 

色影无忌:你开始拍照是在2002年?那时候你还在矿上工作?

 

宋朝:对,我97年开始下井。

 

色影无忌:怎么会喜欢上拍照?

 

宋朝:跟我的生活环境有关系,最早给我启蒙的人可能就是我的叔叔,小时候我叔叔把我接到他身边跟他一起在煤矿生活,他是兖州其中一个煤矿的矿工子弟学校的美术老师,他喜欢摄影,我从小就受他影响。我十来岁的时候帮他配黑白药水、印照片啊什么的。但是真正意义上有创作冲动,还是在黑明老师的引导下,他的出现对我的改变起决定性作用。那是2001年10月份他到我们煤矿,其实是各种机缘巧合碰到一起了,在黑老师,以及后来百年印象画廊的陈光俊老师,在他们这些老师的帮助下我比较顺利的进入摄影这个圈子。

 

色影无忌:黑明那时候是去你们煤矿拍东西?

 

宋朝:对,他跟北京十几个媒体的记者到我哥的煤矿,有个拍摄活动,我哥在井下认识了他,然后我叔叔就带我见黑老师。那几天我哥俩跟着黑老师一起拍照片,采访,一起喝啤酒,挺开心的。后来我就有这种想法,想到北京混。黑老师就问我,想看我作品可是我没有,他就让我拍一些给他看,给我留个作业。他说你拍好了一年以后在北京给你做个展览。就是这样开始的。

 

一开始拍的很失败,因为我挺兴奋的,拿起我叔叔的一台基辅88,拍了一堆,印成12寸的就去给黑老师看。那相机本身也有问题,黑老师看了很不满意,他说要不换个相机试试。他这么说给了我希望。后来我叔叔给了我2万块钱,我揣着2万块钱到北京直接买了个大画幅相机,我一直用到现在。有了大画幅相机以后,就有了目前我们看到的这些照片。

 

因为大画幅相机不像小相机比较灵活,器材本身让你不得不固定在一个地方,舍弃背景,重点就是强调人的状态,比较有力。

 

色影无忌:所以你在拍前两个系列的时候就在户外拉一块白布作背景?

 

宋朝:就在矿上,在出井口外面有一块空地,靠墙的地方有一块村里放电影用的幕布,白天自然光,然后上面和两边用柔光布给他包起来,就像一个大的柔光箱,太阳一照光线都收进来了,而且比较柔和,天然的柔光箱。这也都是一步步自己摸索出来的。

 

用全家人的幸福来提醒他:你自己得注意安全,不要违章

 

色影无忌:买了大画幅相机以后怎么想到要拍矿工的?

 

宋朝:之前就是想着要拍矿工,就想拍自己身边的生活。黑老师也提醒我,他说你对周围环境也熟,跟这些工友都是朝夕相处的,你拍他们肯定不会有距离感,能拍到比较真实、原生态的东西。另外除了这些我的创作,其实平时生活当中,他们过生日、结婚、家庭聚会,也都是请我去给他们拍照,家庭合影啊什么的,所以我来给他们拍照已经习以为常了,也都很习惯了。

 

色影无忌:这四个系列是怎么发展出来的?

 

宋朝:其实一开始并没有一个这么总体的思路,现在是返过头去看的。先有了这组《矿工》以后呢,我有了机会到国外去参展,去看别的艺术家。因为之前毕竟生活在小地方,对摄影的了解比较肤浅。比如到法国以后,阿尔勒摄影节让我大开眼界,开拓了自己的思路,那是2003年,也是阿兰?朱利安先生介绍我去的。《矿民》是第二组,是在阿尔勒期间产生了这个念头,从阿尔勒回来开始拍的。

 

色影无忌:《矿民》和其它几组挺不一样的,是带环境的肖像。

 

宋朝:对,《矿民》强调是靠煤矿生存的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不是矿工但是又依赖于煤矿。就是这么一个群体,他们和煤矿相互依赖的生存关系,我想强调这个。这个思路就慢慢打开了。后来的《矿工家庭》实际上是反映煤矿特殊的安全文化的一个图像解说。矿上给每个工人做一个家庭合影的证件照,让他们随身带着下井,用全家人的幸福来提醒他:你自己得注意安全,不要违章。这种人性化的比较贴心的方式还是很受欢迎的。证件上的照片是他们家里本来就有的,或者临时到当地照相馆里拍的,也都是单位组织的,单位出钱让他们去拍,拍完以后做这么一个证,其实挺好的。这个事情本身,演绎了《矿工家庭》这组照片,实际上是对家庭证件照的一个图像上的解说。

 

色影无忌:你用“演绎”这个词挺好,因为你不是按证件照的形式,你拍的是全身的,人有各自的状态。

 

宋朝:而且有家庭的元素,有对比。比如说矿工,他上镜以后带着工作状态,包括身上的工具,井下元素跟家里的一些元素,比如说衣架啊,电脑啊,小孩手里拿的钥匙串里有赵薇的相片啊,这种小元素形成一种强烈的对比,我觉得这个很有意思。

 

矿上本身就是一个大家庭

 

色影无忌:你挺善于利用这些小道具,其实《矿民》系列里边也有表明他们身份的一些元素,比如医生和骷髅架子,教师和背过去的小孩……

 

宋朝:对,好多人问我小孩为什么背过去,其实答案你已经说了,就是为了解释教师这个身份。他要是正过来呢,会有点削弱教师这个主题,他就是辅助说明,就像一个单词、一个符号……没必要让他正过来,画面主题是教师。

 

色影无忌:医生你怎么就找了个骷髅?

 

宋朝:他就是我们家另外一个叔叔,从小看着我一起长大的。这些人都是我身边的人,教师是我小时候的几何老师;小孩是我叔叔家孩子,我弟弟;清洁工是我发小的老婆。因为在矿上本身就是一个大家庭,相互都特别熟,圈子很小。

 

色影无忌:那个鼓手呢?

 

宋朝:他是我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的。

 

色影无忌:我看到的第一张你的照片就是这张鼓手的,那时我就想象你会不会跟这个鼓手的状态很像,因为了解到你也比较年轻;然而今天看到你,我会想到贾樟柯,因为他一开始也是拍自己身边的一些东西,同时有比较深的思想性和对社会的观察在里面。

 

宋朝:其实我倒没想过跟贾樟柯去比,对我个人来讲,通过我的影像去记录我对我所生活的环境发现的一些问题,是带着主观情绪的一种记录吧。它不单单是纯客观的,还是带有明显的主观性跟情绪的。包括《矿工》,每个人的构图都不一样,他是建立在我对每一个矿工不同的性格特点的了解,在这个基础之上我选择的构图方式。比如说我想强调那个人的眼睛,我把眉头给切一半,眼睛就会被强化出来,就特别有力量。

 

色影无忌:你提到个人的情绪在里面,那除了构图以外还有哪些比较能体现你个人情绪的?

 

宋朝:主要是在《矿工》里面体现的比较多一些,越往后,比如说《矿民》,我刻意的把不同职业的矿民放在看似跟他没关系的工业环境里,这是我个人的一种安排。

 

色影无忌:比如说鼓手的鼓是插在煤水里边。

 

宋朝:对,我们都知道那不是现实里的场景,是我个人的一种组合和安排,构成比较戏剧性的效果。实际上,恰恰也是一种真实的状态,这种状态是内在的,相互依赖的生存关系。包括《矿工家庭》也是,有一些主观的设计在里面。但是最后一组《矿区风景》相对就比较客观,比较冷静一些。

 

摄影这个东西本身是有它的局限性的

 

色影无忌:《矿区风景》这组挺不一样的,因为之前你都是拍肖像,而这组对准无人的风景,可以说极度的冷静,我们也注意到,画面上都有一条地平线。

 

宋朝:对,有种令人紧张不安的感觉,都有一条地平线居中,下面是水,水下面几百米深的井下,可能是一帮人在热火朝天的工作,采煤机在呼呼的运转,煤一批批的运到井面。所以,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包括远处隐隐约约能看见的那个像坟似的东西,其实那是矸石山,人工从煤炭里面分离筛选出来的一些矸石,日积月累就形成一座山,像坟似的,特恐怖。还有像海市蜃楼似的一些东西,那是矿区主体。

 

后来我慢慢对我关注的路子越来越清晰,是什么一条主线呢,就是自然资源的开采开发和当地人的生存关系,这个主线是我接下来要更加明确的。所以不一定是人,可以有景观,可以有人和景观在一起,甚至将来我有DV影像,不一定是图片了,但是都在这个大的主题框架下面。

 

色影无忌:将来也会关注矿区以外的一些东西吗?

 

宋朝:当然,不光是煤矿,比如石油,其它能源,自然环境的各种各样的关系,我觉得这是特别值得去关注的。

 

色影无忌:由肖像到风景的这个转变是怎么发生的呢?

 

宋朝:因为在这个时候我开始意识到,摄影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种记录的工具,它还是一种表达的工具。我觉得只要是能够把你想要说的这个事情展示出来,或者说用图像的方式体现出来,就可以了。甚至有时候,只要你能把想要说的事情说出来,是不是摄影都不重要。

 

色影无忌:就像你“风景”那组作品,其实很多东西是在画面之外的。

 

宋朝:对,所以这个时候我意识到,摄影这个东西本身是有它的局限性的,而且这种局限性很大,它毕竟是具象的。所以我就开始寻找其它更多的表现方式,包括DV啊,装置啊都有可能。目的只有一个:表达。实际上用什么方式,已经不重要了。

 

 

更多阅读:
看展 | Amy Luo 罗娴《梦境》,第3届深圳国际摄影大展 厦门:“未来可期”青少年摄影展 2019年6月1日—6月16日 厦门:独白——余少龑个展 2019年6月9日—7月9日 五木山田的森林系写真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