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新景观 > 金江波:剖析经济与观照自然
金江波:剖析经济与观照自然
2014/9/15 12:13:32  现代摄影网   

现代摄影网推荐——上海摄影师及艺术家系列之24

 

经济大撤退-东莞现场某台资电视机制造企业食堂

 

顾铮:金江波的作品,思考着当代摄影与现实的关系、当代摄影与艺术的关系等带来了新的刺激。他的这部作品紧密结合了艺术性与新闻性(也许在新闻性前面加上“一定的”来加以限制会更严谨些)这两方面的要求。金江波的现实敏锐性确保这部作品对于这种外企逃离现象作出了最早的反应,而他所选择的大幅面影像这个形式,却又契合当代艺术的“形象”要求与市场需要。

 

经济大撤退-东莞现场某台资电视机制造企业员工宿舍楼2楼

 

经济大撤退-东莞现场某台资电视机制造企业员工宿舍楼3楼

 

杜曦云和金江波的对话录

 


杜:从《中国市场图景》到《经济大撤退》,再到《上海引擎》,你近几年的作品始终关注着中国经济主脉的跳动,以及表面繁荣背后所隐藏的问题。在完成这三个系列的作品后,你的总体感受是什么?

 

金:我们往往将摄影视为一个记录、表现的窗口或媒介。但我也认为摄影行为是跨越专业领域、深入社会机制内部的一种工作方式。这种工作模式带来了对摄影对象的解剖或研究的功能。我们也习惯将当代艺术创作动机理解为一种单纯的观念呈现,但在中国特色的社会机制下,艺术家所做的已不单单是艺术工作,而是被赋予了特殊的文化身份与要求。在这样一种情境下,当艺术家通过一定的文化视野来研究跨领域问题及其结构性逻辑时,往往会触及更为宽阔的领域。

 

经济大撤退-东莞现场某外资电视机制造企业员工宿舍楼5楼

 

经济大撤退-东莞现场某外资电视机制造企业员工宿舍楼6楼

 

杜:有不少当代艺术家都试图对表面上非常繁荣的中国经济现象进行切入,但因为对经济领域的不太了解,以致他们的作品有时会有力不从心感,你是如何解决这一问题的?

 

金:第一,与个人的天性有关。第二,与个人的经验、知识结构及其所处的环境有关。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不仅仅只通过艺术来介入社会,我有很多商业领域的机会,这些可以给我提供很多艺术之外的知识结构与信息支撑。如果我将自己定位为商人或经济研究者的话,我不会把艺术作为一种媒介去表述经济领域将要发生的事情或是信息背后所隐藏的问题;但如果我将自己定位为艺术家,我就会发现很多东西可以整合到我的艺术创作中来。今天,不仅艺术渗透进了其他领域,而且其他领域也渗透进了艺术之中,为艺术发展提供了更为强大的能量。所以,我虽然站在艺术家的立场,但却是在用跨领域的视野和资源来从事艺术创作。当然,我也不敢说自己已经做得非常好,但我确实喜欢这样的视角和线索来分析问题。回过头来看,自己的艺术实践和中国经济结构演绎的现场观察结合起来后,可以体察到这几年的国内经济发展脉络以及在全球经济结构调整过程中所引发的各种变迁。它们既有经济规律的特点,又有艺术当代的特性,还有社会学与政治学的因果。这是比较有意思的。

 

经济大撤退-东莞现场某外资纸品企业产品库房区

 

经济大撤退-东莞现场某外资纸品企业生产车间

 

杜:你比较深入的介入中国经济现场中,并创作的大量作品。你认为当下的经济领域最突出的问题是什么?

 

金:或许有人认为我的初衷是要通过把握经济脉络来对当代的社会、政治、经济甚至是全球化格局进行一种阐述或介入,但就我个人而言,其实更多的是关注经济背后所隐藏的社会文化问题,比如信仰的缺失与公信力的沦丧。由于对经济发展过度依赖以及过度关注,导致经济数字成为人们衡量很多问题的唯一标准,以及追求成功学的目标。我们可以仔细想想,经济数量与规模的成功,能不能替代所有的东西?当你达到物质需求标准后会发现,你还没有幸福感,为什么?因为我们追求方向有问题,而这是非常可怕的问题。

 

 

 

杜:就当下中国的经济模式而言,你认为其中最严重的问题是什么?

 

金:从全球格局来看,从冷战到现在,西方与中国之间仍存在一种博弈关系,甚至于是一种战争关系。很多学者曾提出过“金融战争”的概念。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西方的策略意图非常明显,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对中国一直保持着一种“围而不剿”的战争策略,试图通过一种非直接的、非意识形态对抗的方式,即利用经济的渗透来达成对中国特殊社会体制的消解,最后可能通过一种金融做空的方式来瓦解中国所有的成果与积累,进而导致政治与社会的变化与变革。尤其是前段时间的通货膨胀、货币的对外升值与对内贬值压力、房价疯狂上涨等无不凸显出中国经济巨大的泡沫化倾向和危机。
  


所以,经济的安全问题不单单是个生意问题,其实是个国家安全问题。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也认为东方也有东方的智慧,东方文明的绵延流长,中间既有毁灭,也有重生。在这场全球经济结构演绎以及政治话语的重组过程中,东方智慧的重要性将越来越突出。很多东西我们可能不是用消灭的方式来对抗危机,而是用东方智慧来化解内外忧患。所以,这个过程中,我认为重新认识自身文化特性和文化魅力,将这种精神与智慧导入经济发展过程与格局之中,重建精神价值中枢,可能化解追求数据财富型社会而带来的各方面危机感。

 

 


  
:“经济三部曲”完成后,你接下来在艺术方面的重心是什么?

 

金:经过一系列的学习、创作,我也慢慢地更加了解这个社会以及自己的生态,也更加理解自身艺术实践的重要性。我觉艺术既是一种职业也是工作,这是目前职业艺术家们的身份特性,是无可厚非的。但我更喜欢将艺术理解为认清自己的状态和调节自己状态的一种工具,所以不会有太强的目的性或明确的策略性。这种状态可以带给我从事艺术时带来的精神愉悦感和生活的幸福感,而不是为了追求职业指标时的战斗感。
  

  


杜:当你带着中国人的文化心理去新西兰感受大自然时,你感觉你的自然观与宇宙观与古人类似还是不同?

 

金:我觉得古人是一种影响,但并非我要和他们一样。我觉得东方的自然观很简单,就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人仅仅是包含在自然中的一部分,而不是自然的主宰,他们之间是和谐、统一的。我当时并没有刻意向古人的意境靠拢,在我看来,“观”比“境”更高级。“境”是古人创造的,但在“境”的背后透出的却是一种“观”。这种“观”是一种东方特有的文明,它如一个无形的气场包容着我们的身体与思想。

 

中国市场图景NO.02

 

中国市场图景NO.03

 

中国市场图景NO.05


  

杜:这时又回到“天人合一”这个古老的话题,这种东西在当代社会的日常生活中往往感觉不到,只有当你真正进入自然当中时,那种感觉才会被调动和激发起来,忽然感觉到那是具有高度真理性的?

 

金:在文本世界中可以生产出无数新观念、新概念。但一旦身处高山、流水、大海、深谷、平湖中,你可以洗涤你的身体与灵魂,你能真切而本能地感受人与自然的某种联系,这时,你才会自问我们的方向在哪里?我们的宿命是什么?到一定年龄后会发现很多以前追求的东西不重要了。而很多简单朴素的东西开始越来越真切了!我们可能只能用宿命论的观点谈论我们的未来,不管是对东方人还是西方人来说都是一样的。相对于宇宙的浩瀚,人是如此的渺小,生命的意义就在自然的阳光之中,洁净的小溪之中,花草的朝露之中……

 

中国市场图景NO.06

 

中国市场图景NO.08

 

中国市场图景NO.24

 

 中国市场图景NO.29

 


金江波简介:


1972年,生于中国浙江。
上海信息化理事会 常务理事
上海创意设计师协会 理事
上海市闸北区政协委员
北京首届国际设计3年展 策展人
美国阿尔弗雷德大学 访问学者
新西兰奥克兰大学 访问学者
新西兰戈维布鲁斯特国立美术馆 访问艺术家

 

1995年,毕业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国画系。
1997年-1998年 日本东京株式会社Celsys,研修多媒体设计管理。
2002年,毕业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数码艺术专业,获硕士学位,同年留校任教。
2002-2007年,上海大学美术学院 数码艺术中心数码影像艺术工作室主任。
2007年,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信息艺术设计专业,博士生。
2008年 获第四届连州国际摄影节 年度杰出艺术家 金奖
2009年 获得 ACC艺术中国 年度十大艺术家(摄影类)

 

现生活、工作于中国北京、上海,

 

金江波是国内最早从事新媒体艺术领域创作和研究的当代艺术家之一,多年来曾参加过威尼斯双年展、上海双年展、南京三年展等国际大展,近年来创作的大画幅摄影作品获得连州国际摄影节的金奖,并且被媒体称为:“最早用艺术方式表述国际金融危机到来的艺术家。”

 

个展:

2011年《Dialogue with nature》金江波个展, starkwhite,奥克兰,新西兰
2010年《Shanghai Ye!Shanghai》金江波个展,Starkwhite艺术机构,奥克兰,新西兰
2009年《中国的四季》金江波个展,戈维特布鲁斯美术馆,新普利茅斯,新西兰
2008年《繁荣?》金江波个展,墙美术馆,北京,中国
2007年《记忆共享》邱志杰、金江波新媒体艺术展,深圳画院美术馆、深圳书城 ,中国

 

更多阅读:
金江波:剖析经济与观照自然 周世菊:空椅子 Daisuke Takakura:独角戏 卧室里的美国故事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