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综合资讯 > 数码还是胶片,这是一个问题
数码还是胶片,这是一个问题
2013/4/8 17:31:57   现代摄影网  编辑  

编辑引语:数码摄影大行其道之时,许多摄影大师却仍然痴迷于胶片,说他们另辟蹊径也好,真诚的怀念也好,但总免不了一番针锋相对,数码的快捷、实惠、开放不言而喻,而胶片的深度、立体、层次也让人迷恋,如何抉择是道难题。数码还是胶片?看摄影大师如何评说。

 

数码还是胶片,对于许多摄影爱好者来说,这已经不是问题。在这个数码摄影大行其道的年代,数码是自然而然的选择,特别是前阵子胶片时代的王者柯达公司的破产风云,更像是为这场争论划上了句号。但是,我们在《摄影的智慧》一书中,却发现许多摄影大师仍然痴迷于胶片,说他们另辟蹊径也好,真诚的怀念也好,但总免不了一番针锋相对,数码的快捷、实惠、开放不言而喻,而胶片的深度、立体、层次也让人迷恋,如何抉择是道难题。数码还是胶片?看摄影大师如何评说。

  

 

 

迈克?泰森,卡茨基尔镇,纽约,1986 年。艾伯特?沃森

 

 

艾伯特?沃森Albert Watson

 

我用胶片拍摄。对我来说,用胶片拍摄依然是最佳的方法。现在在我的面前就有一幅影像,是由两幅8?10(英寸)画幅底片拍摄,放印出来的是一幅8?4(英尺)的照片。胶片能达到的美远胜于数码,这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胶片能够再现的清晰度是数码所无法企及的。当然,我们目前的做法是,一旦底片制作完成,就会把它们统统转为数码保存,但是,假如你一直坚持采用胶片来放印照片,那你最终视觉中的影像就是一种颗粒结构,而不是一种像素化的结构。

 

话说回来,我对待数码的态度还是开放的。例如,为杂志拍摄照片时,数码方法就很好。这些年来,杂志也变得越来越小了。一本1970 年的《Vogue》杂志,其开本大约要比现在大50%,而纸张也要比现在厚50%。

 

 

阿诺?拉斐尔?闵奇恩 Arno Rafael Minkkinen

 

我的摄影生涯是以一架35 毫米美能达相机起步的,那时候,我也没有多少钱。到了20 世纪80 年代,我买了一架2 1/4 规格的相机,此外,我还使用我父亲的那架林哈夫旧相机。到了80 年代中期,我经常用的是宝丽来一次成像照机。这种相机对我来说很有帮助,因为我马上就能看见我的拍摄结果。接下来,我又回到了胶卷相机,买了一架潘太克斯6?7 相机,这以后的二十年间,我基本上就用这款相机。

   

我从未被数码相机所诱惑。一旦我涉足数码领域,那将预示着我所从事的工作宣告结束,因为这么一来,势必使我听命于数码修饰的摆布。我必须得有一张底片,这样,日后我在放印照片时,我总能拿出来比对使用。我想,在展出作品时,既能看到放印的照片,同时又能看到底片,这该有多好。事关真实性,事关“它是什么”,相机真正看到的是什么,因此,这一点就很重要。

 

 

阿特?沃尔夫 Art Wolfe

 

随着我视力的逐渐减退,自动对焦也已经由原来的便利之计,演变为一种必需的手段。当一项来之不易的技能(例如拍摄一只飞鸟的手动跟踪对焦技巧)被现代技术所取而代之时,失落感总是难免的,但是我不想再回去了。

 

数码摄影技术的到来令人备感解放。人们从此可以探访考察,随意使用器材,而再无需担心胶片的费用,同时,数码相机的即时查看功能及直方图显示,可以让人们更迅速地实现自己的拍摄目标。

 

 

欧内斯托?巴赞 Ernesto Bazan

 

我喜欢用胶片拍摄。对着印相照片看,你就会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那些转而完全从事数码摄影的人,往往忽略了印相照片的重要意义——它可不仅仅只是一种视觉日记。若干年以后,当你超然于当年照片的拍摄背景,你就能重新发现珍品。

 

 

欧文?奥拉夫 Erwin Olaf

 

在20 世纪90 年代开始的那几年,我是反对使用Photoshop 这个图像处理软件的。后来我做“成熟”这个摄影项目时,事情就有了改变:我要拍摄的那些女人,我希望她们的头发是灰白的,所以我就让她们戴假发,但是,我同时又想对底下的头发做一点润饰。那是小事一桩,但却令我大开了眼界。在摄影中开始应用数码后,发现可以有很理想的色彩管理,比使用胶片时方便多了,这使我更加感到了数码的吸引力。所以说,数码使我的摄影工作从基本是黑白摄影,进展到了有限彩色摄影的阶段。我刚开始进行数码摄影时,曾应用Photoshop 软件做了一系列有些疯狂的摄影画面,现在应用起来就比较适度了。

 

 

选自《品味》,2008 年。福维奥?伯纳维亚

 

 

福维奥?伯纳维亚 Fulvio Bonavia

 

人们也许会以为,我这个人高度数码化了,但据我所知,在使用数码相机的摄影师中,当时我是属于最后的那一批。我刚开始拿起相机拍照的时候,恰好是数码润饰这个新生事物开始涌现的那个阶段。因此,我与数码修饰技术有很牢固的联系,而我也是摄影界中首批致力于自己修饰照片的摄影师之一。然而事实上,现在几乎所有摄影师都决定要转向数码技术,而且速度如此之快,对此我感到很失望。我仍然觉得,从质量上说,数码还远不如传统的胶片。能从数码相机背屏上得到多少画面细节,分辨率有多少,这些我并不关心——我感到,数码影像缺乏深度,缺乏色彩的精准度,在户外拍摄时尤其如此。在商业拍摄任务中,我已开始使用数码后背,这是因为以胶片方式工作,现在正变得越来越困难。大多数的照片冲印机构已经不提供你所需要的那种胶片冲印服务了,要么就是他们无法满足你的时间要求。我真的希望那些制造数码后背的公司,能更多地关注色彩深度的改进问题,关注自然色彩的还原能力问题,而不是着了魔似的只关心像素。

 

 

圭多?摩卡菲科 Guido Mocafico

 

我工作时,使用的是8?10 的相机,用的是胶片,我不使用数码。我拥有最昂贵、清晰度最高的镜头,有了它,我们就能拥有拍摄质量。我的信条就是,不管你做什么,你必须做最好的。技术并不重要,只要你不把它忘记就行。我必须得有最好的设备,来满足我的拍摄需要。

 

但是,恐怕有那么一天,我也会用上数码。宝丽来已经把它们的那些制造8?10 胶片的工厂都关闭了,因此,我购买了我所能够找到的所有存货。现在市面上已经找不到了,货已经全部售罄。就算我在使用过程中再怎么小心仔细,总有一天库存会被用光。所以我的8?10胶片有点不通用了,或者说,正在消失中。我是不是必须缩小尺寸使用4?5 胶片呢——这可是只有原来的四分之一——那么,这种胶片会不会也停产呢?看来,选择使用数码,并不是我想要走这一步,而是我被迫要这么做。

 

我并不反对数码,我也不是什么保守的人。我是完全支持创新与技术进步的,但是,我想要的是比8?10胶片更好,而不是更糟的东西。我们经常性地租用数码相机,但是,到目前为止,数码于我仍然是很糟糕的事情——现在数码对我来说,就是一种灾难,是技术的倒退。

更多阅读:
北京:“安尼施.卡普尔”中国首次大型展览10月26日开展 光线对人像摄影的意义与理论 如何拍摄五岁以下的儿童 铲屎官必备爆款微单EOS M50 记录爱宠撒欢时刻全靠它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