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新景观 > 张晓:海岸线
张晓:海岸线
2014/8/8 11:58:25      
 

 

 

 

 

 

海的北方

文/张晓

 

 

河北黄骅,破旧的个体车站门口,一个年轻小伙子手里握着一只鸽子,倚靠在铁栏杆上。走近了看小伙子一脸的福相。我问他是回家炖了吃吗?他很不高兴:这是我300块买的,就靠它赢钱了,怎么就炖了……我说给你和鸽子拍个照吧,他反倒说要不鸽子给你拿着,我给你拍。我说你不会用我的相机。他说怎么可能,现在的相机还有不会用的?你拿出来我看看。我从包里一拿出来,那哥们一口河北腔:咦!还真不会用!

 

 

大连的一辆公交车上,车行至海边某楼盘工地。车上一个父亲指着海边跟几岁大的儿子说,“那就是大海了。”儿子顺着看过去,“爸爸,我也想住在海边能看见海的房子里。”父亲沉默了……

 

从大连坐滚装船去烟台,成群的海鸥跟随在船尾,等待船上的乘客给他们投来瓜子之类的食物。将近一个小时,船渐渐驶入深海,海鸥这才不见了踪影。我虽出生在烟台市海阳县,但我对烟台这个城市至今还是陌生的,尽管在这里上过四年大学。方言的细微差异让人觉得自己始终是外来人,就像我并不属于这里。

 

 

从我老家到青岛差不多两百公里。小时候,我爸爸有时出差会去青岛,总能给我带回来我最喜欢吃的牛肉干。那是小时候最幸福的期待了。高考考美术的时候我来过一次青岛,在青岛六中考试。那时的中山路无比繁华,窄窄的坡路上挤满了人,应该是青岛当时最繁华的一条商业街了。这次我还是住在中山路上的一个小旅馆。现在这里的人明显少的多了。旅馆老板说购物的人都到新区去了,那里更现代便捷,而且这里的路太窄,根本停不了多少车。

 

有一天一个朋友带我去了青岛的大麦岛,岛上已经没有什么建筑,只留下一些拆迁之后的地基和大量被倾倒在这里的建筑垃圾。这里本来是要进行改造建设什么新区什么BD之类的,而且是赶在奥运之前就拆完了,但是不知何故搁浅至今。朋友告诉我这里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车震岛”。每天晚上都有很多车开进来,停车,熄火,关灯,震动……

 

 

我曾经在重庆工作过五年,到日照的时候,电影《日照重庆》刚刚上映,不想评论这部电影怎么样,只是这个片名能让我站在日照海边的一块礁石上,回想重庆。日照有新城区和老城区,新城区就在海边,几十层的度假酒店、崭新的水上公园、宽敞的八车道大路。但是人很少,零零散散的几个游客,反而更折射出一种崭新的荒凉;而老城则灰头土脸,熙熙攘攘。这两个城区分割的很生硬,完全像是两个城市。

 

夜晚坐在日照老城汽车站对面的一个小馆子,油腻的桌面黑色的地面。一碗炒面一瓶啤酒。电视机传来阵阵熟悉的歌声,是老板播放的王杰早年演唱会的VCD。“回家的感觉就在那不远的前方,古老的歌曲在唱着童年的梦想。”这个在我高中时代无比迷恋的男人,再次让我热泪盈眶。

 

 

 

 

 

 

 

 

 

 

 

 

 

 

 

 

 

 

13
更多阅读:
张晓:海岸线 《亚洲:寂寞城市》系列  苏雪晶《吸血鬼的魅惑》 胡方策《彩旗飘飘》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