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艺术 > 路泞:《漫步 至2014》及访谈录
路泞:《漫步 至2014》及访谈录
2014/8/4 14:23:51  现代摄影网   

 现代摄影网推荐——陕西摄影师及艺术家系列之4

 

2008年冬 耀州

 

这是这些照片的影像。看着屏幕或者印刷品,图像比照片更规矩,让我有距离的秩序感。照片是“一个个”的东西,把皮肤摩挲出感受。


把照片放回盒子里,它们又都重叠起各自的沉默,收藏属于我的过程,前途未卜的踟蹰中回望的标记。自己感受到的一切,就是世界本身。我不再试图让自己的感受膨胀,那就做一些东西,它们是物,物质,让它来自客观存在但与现实一样,成为客观存在的组成部分,与我并置成为这个世界的一点点,与我一道铺陈我的世界,无意义,有质量。

 

2008年秋 眉县

 

(以下的对话是访谈的节选)

 

姜纬:我认识你快10年了,记得是2004年在做《大美术》杂志摄影专题时,缺少拍摄工厂题材的作品,许培武把你介绍给了我,当时你已有《水泥厂》这些作品了。


路泞:真是过去很久了,想起那些照片,立刻能想到在水泥厂家里大概5平方米的小暗房,台面是足有300斤以上的水泥预制板,雇拖拉机从废墟拉回来,几个人跟头把式折腾到4楼,现在的房主肯定把这个给拆了,想起来都出汗。那时在厂里上班很简单,上班拍照,下班洗照片,活动范围就是这几平方公里。开始学习摄影到现在22年了,去世的侯登科老师,孙力老师,彭祥杰,邢志昊,包括那时常到陕西的杨延康,师友的点滴教诲,忘不了的都是时常想起的细节。

 

2008年夏 埝桥

 

2008年夏 新发地

 

姜纬:现在回头看当时的作品,你有什么感想?


路泞:回头看《水泥厂》,有许多模仿的痕迹,来自直觉和有限的资料引导。拍摄时骑着摩托,眼里始终是巨大体量的钢铁混凝土。PM2.5?想想那时候吧。洗照片全是RC相纸,利索的很,还有各种摇滚听着。因为日常没有跟我拍摄和兴趣相投的人,也只能一个人,我缺乏很好的沟通能力,一个人也合适,哪怕拍师傅沐浴的照片,也不会有投入和体会的感觉。回顾起来,《水泥厂》的尝试是各种机遇综合起来的必然,是顺流而下。不过拍那些照片时我就认真想过摄影的信息有什么确切的意义,那时的照片更像是我和现实之间隔膜的印证。

 


姜纬:2006年初,我在上海爱普生影艺坊做你个展时,才真正见到你本人。后来你在那里路口还拍了一张我的照片,用到《寻常》这本书里面去了。


路泞:我父亲是诗人,出了好几本诗集,所以我也希望出自己的书,多谢你能够成全《寻常》的出版,这是件对我重要的事。这些照片来源于自《水泥厂》之后想继续变化的实践,也有生活中变化带来的提示。无意识,也没目的,拍摄方式也很随意。到北京以后才整理出这些底片,第一次展览是鲍昆老师給张罗的。出书时是《寻常》,还是你给改的,之前叫《庸常》,都行。

 

2010年冬 次渠

 

2010年冬 校场口

 

姜纬:我当时和你说过,做过展览,出版过书,有过这样的经历了,然后可以定心,甚至可以停顿一下,想想今后的事。

 

路泞:我现在不大能再接近那本书了,“做过的梦,唱过的歌,爱过的人”,咫尺天涯,属于自己的记忆会让自己与过去际会,一言难尽。从拍摄到出版、展览,都没刻意的目的,倒是出版之后觉得行了,可以停下来了,因为明显觉得已经刻意了,做作。题材本身不可避免,但觉得摄影的题材对传播的意义远大于摄影体系的需要,可能这话比较绕,可还是得说。《寻常》之后我确实停下来,等着改变来找我。要现在说,当时厌倦了直接的摄影工具化,摄影作为工具的意义,与别的符号一样能够虚饰,也可以无病呻吟。我的工作目前是个编辑,是工作,最典型的摄影应用,可我自己实在很难再选取内容让自己的摄影叙述什么。这个世界在我和摄影面前,一直都很暧昧,不过明朗可能是具有终结意义的。摄影是我对所见的外部世界可以去物化的一个机会,那些断裂的时间里,有我对自己感触的物化与评价,要通过摄影,摄影和我一起建构世界以外的一个微不足道的自我世界。

 

2011年 夏 福苑

 

2011年春 打虎寨

 

姜纬:后来又通过你,我认识了付羽、卢恒、彦彰他们几个,回想和你们在北京的许多次相聚聊天,真是愉快,而且,你们对摄影的理解和实践,深刻影响了我,让我学到了不少东西。


路泞:是啊,想起来真是很愉快。记得那次给你包饺子,飞机都快起飞了,你只能吃几个就赶紧撤,急坏了吧,呵呵。影响都是相互的,你的学识和见解本来就没有被摄影所限定,至少我受益很多。“相见亦无事,别后常忆君。”我看你推荐的那些书,时常觉得很幸运有这个指引。得说朋友往往是我一方面的榜样。一度许多不能达成的愿望让我觉得算了,不想着放相了,有了卢恒、付羽,才能继续。我们是莫逆之交,那时疲于奔命,的确有各种灰心,不过幸好,暗房的气息又回来了。去卢恒他家摸着他新弄来的莱兹2C放大机,他就让我拿走吧,我就立即拿走了,上楼一猛子就搂上去了,全部拿到家里,得多贪婪啊,连钱都没说。唉,朋友可以不拘小节吧。付羽是我认识的对摄影投入时间心力最多的人,他从没停止过实践,而且总是将阶段性的成果去存疑,持续实践的动力来源于这种严谨,他是我所认识的人里面的一个标杆。从画册上想象展开,有限的机会看到精良的照片,和付羽探讨实践的各种可能,这些就足以有饱满的感觉。摄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时,想想几乎没有尽头的来回试验,就觉得很踏实。摄影给予我的愉快,来源于不得要领的摸索,也来源于率性和理智之间的游离,自得其乐吧。

 

2011年秋 福苑

 

2011年秋 金星

 

姜纬:你刚才说早就已经认真想过摄影的信息有什么确切的意义,你现在是怎样考虑这个问题的?


路泞:摄影对现实的截取,一旦完成那个瞬间,实际上就立即与现实对立,那种属于结果的片面决定了摄影与现实的悖论。现实生活也是这样提示我的,时过境迁,许多事儿的变化,让过去的照片跟我不亲切,而观者的感受建立了另外一个情境,我也难以进入。摄影本身没有那么多层面,是使用它的我们编织了可以说是多余的意义。摄影呈现的现实,是摄影者的现实,与“真实”这个概念无关,外在世界本身也不需要个体呈现纯粹客观。至于摄影反映现实,我倒觉得数字影像的普及和释放会让同一事物的多个层次得到铺陈,让观者自己去认识现实,会更接近现实。照片抵达不了现实,抵达靠观看者的归纳,这与我实践的摄影无关,我更狭隘,用摄影的无用之用那部分,更确切是想把实践摄影本身的可能性作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

 

姜纬:你从小就对视觉很敏感吗?


路泞:这倒不知道。我只是上小学时很喜欢画画,到真想学时家人不同意,算了。

 

2011年夏 慕田峪

 

2012年春 福苑

 

姜纬:你是怎么想到去摄影的?


路泞:最初就是厂里团委摄影展览,我用自动相机拍的照片得了奖。我决定试试摄影,权当消磨。那会儿我自己生活,能做主,冒昧去了厂里的摄影师孙力老师家,说想跟他学。可能是看在我父亲的份儿上吧,他也没多说什么,给了我一罐盘片,算是认可了。当时我一个人住,就有地方洗照片。后来我去宣传部专职照相,这事也就持续下来。谋生和喜好是同一件事,还真需要更多的免疫力。

 

姜纬:把你以前的作品和现在的作品比较,有非常大的区别,这有什么原因吗?


路泞:如果总是重复着,恐怕我早就不喜欢这个了。过去的就是过去了,就不回头了。如果明天要去放照片,在过去我会想最容易控制好的那张,现在,拿不准的那张更亲切。这几年逐渐感觉爱好会减少,而让照片接近精良既然还能持续,那就爱护它。现在拍摄本身的控制就是个起点,再走到一张接近完美的照片,还很远。照片作为物质的存在,还是要有个“物”本身的完整,还要有“品”的气象。也可以反过来,从虚拟中的照片这个“物”,往所处的世界看,好像更挑剔现实了。

 

2012年秋 次渠


 
姜纬:你从西安到北京是什么时候?


路泞:呵呵,我户口在西安,不过我是从耀县来北京的,2004年春天。

 

姜纬:刚到北京时,你是怎样的境况?


路泞:在摄协上班,在资料室写建立摄影博物馆的报告。那会儿租房真便宜,每天骑车上下班。

 

姜纬:《寻常》里面有许多你家人和陕西朋友的照片,你回家乡时的照片,当然也有在北京拍摄的,这些能说明你当时的种种环境和心情吧?


路泞:是。从陕西到北京,那是一段自找的忙乱的生活。流露情绪的照片也是一种工具应用,现在我这么想。

 

2012年秋 梨花村

 

 

姜纬:作为你的前辈,包括侯登科先生在内的“陕西群体”,他们的认识和实践,对你有怎样的影响?


路泞:我尊敬他们,开始学摄影的时候有时能见到他们,肯定是毕恭毕敬的。“陕西群体”这个称谓无所谓,指向的意义就是时代的选择,属于那会儿的精英气质。那个岁数,行为方式上的大环境影响是难免的,拧成一股绳,有力量,这力量是要把摄影变成一种社会力量,甚至期待直接参与改造社会。我想他们年富力强的时候选择那种方式,是整个环境与可能的认识决定的,跟现在多数人不那么想一个道理。侯老师对我有直接的影响,他喜欢我,让我去过几次临潼他家,让我多看书。坐那儿听他说话跟他说话是我那时最顶级的学习了,从鲁道夫?阿恩海姆到苏珊?桑塔格,等等,那是我能思考的一条大路。我现在有几本书还是他的。人走了,书就像人了。可惜跟他处得太短,他要是活着,我也许就不会来北京了。

 

2012年秋 团河

 

 

路泞简历

 

1974年生于陕西省大荔县
1998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图片摄影专业
2004年至2006年参与筹备中国摄影博物馆
2006年 开始为《中国摄影报》写专栏作者
2006年至今为某杂志编辑
自2004年开始在国内外有若干联展个展,2007年出版《寻常》
部分作品为机构及个人收藏。

 

更多阅读:
Johanna Knauer黑白艺术印象摄影 路泞:《漫步 至2014》及访谈录 iPhone完成的超现实感作品 路德-范-安佩尔《世界》系列作品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