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纪实 > "象王"萨陶之死:一位摄影师的悼念
"象王"萨陶之死:一位摄影师的悼念
2014/6/26 14:42:15      

 
曾经,有些大象的象牙能长到特别长,以至于可以搁在地上休息。今天这样的大象也许已经不到十只了,而且只有肯尼亚的萨沃(Tsavo)国家公园里有所幸存,原因不言自明。


而6月13日,萨沃基金会确认,一只长牙雄象群首领“萨陶” (Satao)被盗猎者用毒箭杀害,象牙连同面部被割走,终年45岁。

一位在萨沃国家公园拍摄野生动物近三年的摄影师写下了他的感想:

(文/Mark Deeble)以前当我写到关于萨陶的时候,我不敢直接提到它的名字。我只能称它为“有壮观象牙的象”或者“萨沃国家公园的一头标志性公象”。我担心提到它的名字会暴露它的活动范围。现在我可以直接用它的名字了,但我多么希望我仍不能这样做……

 

长牙放在地上歇息的萨陶。摄影/Mark Deeble

 

5月30日,盗猎者们终于追踪到了萨陶。一支涂抹着箭毒木毒液的箭射进了它的左肋,毒液顺着伤口渗入它的身体,攻击它全身的重要器官。一开始,萨陶可能试图逃跑,想躲到公园深处能让它感觉更安全的地方。但奔跑使毒液在它体内扩散得更快了,它并没能跑远。最终,对心脏有剧毒的毒液流遍了它的全身,在一片离公园边界不到1英里的开阔地中,萨陶停了下来。没有任何遮蔽物可以让它遮挡它的象牙,这样的暴露肯定让它感到深深的不安和脆弱,它该是曾经竭尽所能地试图保持站立的姿势。最后一刻的来临可能也很快,萨陶的身体崩溃了,它的腿向外摊开着轰然倒下——就像一只睡着的小狗的死亡化身。它再也没能站起来。我只希望它在盗猎者到它身边之前就已死去。

 

死去的萨陶整个脸部连同象牙被砍走。图片来源:Tsavo Trust

 

它以前也曾经被盗猎者的毒箭伤到过——上一次是在今年的二月份,但箭头刺入得不是很深,毒药没有对它造成太大的伤害。我们照料过它,萨沃基金会的理查德?莫勒(Richard Moller)和大卫谢德里克野生动物基金会兽医杰里米?福亨(Jeremiah Phghon)讨论后,认为把它麻醉的风险大过了治疗可能带来的好处。还好,萨陶幸运地自己康复了。在那次经历之后,我寄希望于它能够停留在它觉得更安全的地方,临近水源并且能被我们监测到。

 

毒箭留下的无法完全愈合的伤口。摄影/Mark Deeble

 

它可能这样做了,如果不是因为下雨,它可能还会活着。在五月中,当国家公园的大部分区域依旧干旱的时候,有一个区域下雨了。这是一场非季节性的瓢泼大雨。在萨沃国家公园,下雨通常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但这次简直不能更糟糕了——一场巨大的暴风雨沿着公园的南部边界倾泻而下,这是一片因为盗猎者出没而臭名昭著的偏远区域——而这里只设有一个巡逻员岗哨。雨后不久,我们很快乘直升机飞过去查看情况。暴雨让大大小小的水塘注满了水。在空气中,暴雨的痕迹就好像沙漠中一条绿色的道路一样明显。雷雨使夜空放电,空气的震荡产生次声波,大象们对风暴产生的次声波做出了反应,长距离艰苦跋涉寻踪而来。不出几天,这片区域已经成了一个伊甸园——到处都是茂盛、鲜嫩、新生的绿色植物,还有很多的泥沼和水坑——多到让大象们用不完。

 

大旱之时会有大群大象为了追踪水源而集中在一个地方。这样的场面虽然壮观,但不是一个好消息,哪怕没有盗猎者出没时也是如此。这张照片的约500头大象里本来应该有100头左右的幼仔——而事实上不超过个位数。摄影/Peter Beard

 

萨陶应该听到了远处的雷声,或许也看到了闪电。它肯定不是第一头做出反应的象——它是一头年长的象了,对待这样的情况更加谨慎明智。它等待着,它可能等了几天的时间。迈出第一步的很可能是萨陶同伴的公象们,它的追随者——它们加入了其它逐水的大批象群。最终,萨陶决定加入它们——这成为了一个致命的决定。

 

水坑边饮水的小象。摄影/Mark Deeble

 

上周我们听到了关于它的死的传言——人们发现了一头大公象的尸体,它的脸被砍掉了——象牙不见了。死于盗猎的象的身份不是很容易鉴别。我不知道人们是如何判定它就是萨陶的,但我猜可能是因为那对近乎完美的耳朵,以及鼻子上那道泄露它身份的斜斜的疤痕。

 

一头失去双亲的孤儿小象。摄影/Mark Deeble

 

一年多以前,当我们第一次拍摄萨陶时,它的鼻子给了我深刻的印象。我当时躲在我们的“灼热盒子”里——这是一个扎在水坑边的金属掩体。萨陶就在周围,但是在我的后面,在我的视线之外,正如它所希望的那样。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在酷热中流过,和萨陶在一起的公象们在罗望子树的树荫下睡着了。我也开始打瞌睡——直到被鼾声吵醒。一开始,我以为是被我自己的鼾声吵醒的,但是鼾声还在继续。我睁开眼睛看到一个象鼻的鼻尖,离我的脸只有一尺。那是个湿亮并轻轻抖动着的鼻尖,一滴水顺着鼻尖滴下来。我瞬间彻底清醒了。我眼前的那个鼻孔硕大到仿佛能够塞进去一整个葡萄柚。尽管我很喜欢萨陶,但我还是不想让它的鼻子继续在掩体周围探索或者让它受到惊吓,于是在片刻的反应时间之后,我轻轻地对着它的鼻孔吹了一口气。  萨陶 的鼻子慢慢地收了回去。它在我的头顶上晃了晃头——地也跟着晃了晃。一片尘雾从那对巨大的耳朵上飘下,它离开了。

 

夕阳下的萨陶。摄影/Mark Deeble

 

现在,它永远地离开了。

 

昨天我们再一次看到了它。这已经是它死后两周了。直到确认了它的身份,消息才被公布出去。在那之前的一天,我和维奇(Vicky)在直升机上飞行时,她很偶然地看到了一头象的尸体。于是,第二天我和艾提妮(Etienne)又乘直升机飞了回去——我们很快发现了它,就在一片空地上——四肢展开着,孤孤单单。它那曾经沾染萨沃的亮丽红土的皮肤现在被秃鹫的粪便涂上了白色。在我的生命中,我第一次无法对死亡感到任何安慰,尽管这死亡为食腐动物提供了盛宴也为土壤提供了养分。

 

萨陶之死。摄影/Mark Deeble

 

那是一个可怕的情景。

 

我们在它的遗体上空一圈一圈盘旋,我们不由自主地强迫自己这样做,直到油快要耗尽了。当我们将飞机转弯设定回家的航线时, Etienne 发现了另一具尸体,随后我又发现了一具。我们简直无法相信我们所看到的——这是一个屠杀场。它们全都是最近被屠杀的大公象的尸体。

 

早些时候另一只被毒箭杀死的大象。摄影/Mark Deeble

 

在回家的路上,我们从一个15头公象组成的象群上空飞过,一头大牙公象带领着它们,向着同样的地方前行。

 

另一头大牙公象。摄影/Mark Deeble

 

我哭了。

 

来源:果壳网

翻译:环保工作者 自由的桔子

更多阅读:
"象王"萨陶之死:一位摄影师的悼念 Josef Hoflehner:中国风景 王建华:黄河岸边 Caras Ionut:另类幽默感奇幻摄影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