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收藏 > 中国的七次艺术品“外流”
中国的七次艺术品“外流”
2014/6/20 1:52:46  江西商报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在47个国家的200多家博物馆中有中国文物167万件,再加上通常是馆藏量10倍的民间收藏,也就是说,在海外的中国文物超过1000万件。其实中国文物流失到海外的数量究竟有多少?这一个谁也无法给出确切答案的问题。但可以肯定的是,那将是一个极其可怕的数字,一个大得足以让人心惊肉跳、瞠目结舌的数字。据资料显示,中国艺术品的迁移及流失可追溯到中国历史上的7个不同时期,整体来看,除了有一部分是因为被侵略者抢夺到异国他乡,竟然还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在建国后,由于部分人对承载着民族文明火种的文物珍品缺乏足够的关爱,而被盗卖出国。

   

第一个时期是清朝末年,1860年英法联军洗劫圆明园与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文物被毁坏和劫掠。这个时期流失海外的宫廷收藏和当朝大量珍宝器具,究竟数量有多少,说法不一,但有一位法军军官在写给其朋友的信中曾这样描述道:火烧圆明园以后,我们足足运走了300多车战利品。砸碎的瓷器、象牙制品不计其数……

   

第二个时期即抗日战争时期,因战乱而导致中国古代书画、器物等文物第二次大规模流失海外。据统计,自1931年到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被日本掠夺的文化财产共1879箱,破坏的古迹达到741处,被抢中国文物仅战后日本方面自己统计的数字就有360万件,其中珍品、孤品不计其数。

   

第三次文物流失发生在抗日战争结束后,因混乱的政局给盗墓带来极大的便利,以著名古董商卢芹斋为首,大量的汉墓文物、青铜器被贩卖至海外。再加之一些大收藏家的移民,他们的收藏也在这个时期被一同带去了国外。一些大收藏家的移民,他们的收藏也在这个时期被一同带去了国外。   

   

第四次是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为了避免文物被销毁,部分“贵族”遗民将重要收藏偷偷运到国外。当然,除了流失,这个时期也是中国文物受到主观破坏最惨痛的时期。

    第五次迁移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末期。改革开放后中国艺术品市场刚刚兴起,因当时国内藏家的鉴赏和收藏水平有限等原因,海外买家成为了琉璃厂一带的主要购买者。至80年代末,外国拍卖行制造的“艺术品暴利”效应,使得国内全民淘宝,因古玩市场上的古董供不应求,直接孵化了一条由“三盗”人员(盗墓、盗捞、盗窃)和走私者、销赃者、制假者组成的黑色文物产业链。这一时期流失的文物大多数来源于古墓、窖藏和水底。历史价值很高,至于数量有多少,永远无解……

    第六次的艺术品迁移集中在中国当代艺术板块。1980年代,当时的中国只解决了温饱,对艺术认识不足,导致大量顶尖当代艺术作品被海外购藏。

    上世纪90年代初,拍卖行兴起,中国艺术品经历了最后一次迁移,部分中国传统艺术品流向香港、台湾,另一部分则转向海外。

    “海外文物”回流事件回放

    文物流失是民族文化遗产的悲剧。特别是流失海外的中国文物,除具备常规意义上的历史、科学、艺术价值之外,还因为它们与民族的盛衰荣辱的密切关联而特别牵动人们的情感。由于流失境外的中国文物情况复杂,中国政府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了不同的方式。对于国外博物馆和收藏者收藏的中国文物,只要是合法出境的,我们不会提出追索要求;对于非法盗掘走私出境的中国文物,政府不会出钱购买,并按照国际公约,依靠国际合作依法追索。

    比较知名的“文物回流”事件除了上期“寻找海外回流艺术品一”中介绍的几例以外,还有很多,本期着重介绍官方曾为此做出的努力:1951年,周恩来总理即批准以重金从香港购回著名的王献之《中秋帖》和王珣《伯远帖》;1988年11月,中国有关方面发现纽约苏富比拍卖行公开拍卖的东周青铜敦系湖北秭归县屈原纪念馆当年6月所失,遂以完备的证明资料向美方索回;1998年上海图书馆斥资450万美元从嘉德拍卖公司购回了早年流散在海外的《翁氏藏书》;2000年,当获悉在美国佳士得拍卖行将要上拍我国河北曲阳王处直墓被盗浮雕之后,国家文物局会同河北省文物局仅用了1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大量的取证调查工作,从而通过外交手段和法律途径成功地将被盗文物追索回国。此外,2002年起,国家设立了“国家重点珍贵文物征集专项经费”,专门用于支持国家文物局征集境内外特别是境外具有重大价值的、急需由国家收藏的早年流失文物。当年国家就斥资2999万元购回了早年流失到日本的米芾《研山铭》。

    上海博物馆斥资450万美元向美国收藏家安思远购回的北宋祖刻最善本 《淳化阁帖》,曾于2003年9月23日下午在上海博物馆公开展出。展出的北宋祖刻最善本《淳化阁帖》原有十卷,历经千年只剩下第四卷、第六卷、第七卷和第八卷,其余六卷已散失。随后通过国家专项征集的方式,2006年4月,流失海外近百年的中国青铜瑰宝“子龙鼎”也终于回归祖国怀抱。

    最有意思的是,今年4月份曾在香港以2.8124亿港币买下玫茵堂珍藏明成化斗彩鸡缸杯(香港三大春拍先声夺人:明成化鸡缸杯创天价)的藏家刘益谦,原来也曾在2013年9月,斥资822.9万美元(约合5037万元人民币)从纽约苏富比秋拍中拍得苏轼《功甫帖》(《功甫帖》之争背后的利益迷局)。他的背后是上海龙美术馆。

                                                                            

更多阅读:
图层叠加 制造德罗斯特效应 银川:摄影180年在中国 2019.8.19-11.24  50mm定焦让你的摄影思维豁然开朗 广州:顿——广东摄影群体展 2019年8月3日-10月7日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