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艺术家 > 毕加索:一个画家的形象演变
毕加索:一个画家的形象演变
2013/4/8 11:58:06  光明网  编辑  
1881年10月25日毕加索诞生。


  

毕加索,西班牙著名画家,现代派绘画的主要代表人物。1881年10月25日出生于西班牙小城马加拉。受父母熏陶,自幼喜爱绘画,先后入巴塞罗那和马德里皇家艺术学院学习。1904年他定居巴黎,从此在法国生活近70年。他早期的绘画受印象派的影响。1907年,毕加索代表作《阿维农的少女》问世,从此与勃拉克开创了一个新的画派--立体主义绘画,后来形成分析立体主义和综合立体主义两个阶段。1920年前后其作品较注意写实,而1925年后的作品又带有超现实主义色彩。1937年在西班牙内战期间作《格尔尼卡》一画,揭露了法西斯的残暴。1944年他加入法国共产党。 1949年为世界和平大会作宣传画《和平鸽》。毕加索创造力惊人,一生创作油画1800多幅,素描7万多件,还有版画、雕塑和陶瓷制品等。其作品对现代西方艺术有极大影响,享有根高声誉。1973年4月8日在法国逝世,享年92岁。

 

 

  

 

 

童年的毕加索              少年毕加索               青年毕加索


   

毕加索与他绘画的各个时期


  

帕布洛?毕加索1881年生于马拉加。尽管从半个世纪以来,毕加索参加了法国绘画的一切冒险,他终归还是西班牙人。在其思想,秉性中带着奢侈,悲惨和沉重的西班传统。他在自己的油画、雕塑、版画和陶器中挥霍着它,但却从未用竭,这点是非常显著的。但是谁要想在他的作品、词汇、章法、主题中单单找出这个混合的、豪华的、以东方文明的神话和形式、原始的手法、和布匿的模糊影响养育出的西班牙来,那将是一种追求系统化的妄想。


  

对其天分的形成起过最重要作用的是贡哥拉和戈雅的西班牙,高迪的巴洛克建筑的西班牙,卡塔卢西亚的无政府主义和造**主义,是极为特殊、热情,具有破坏性的剧烈,狂热的西班牙。不管怎么说,没有一个在法国生活和工作的外国画家比他更多地消融于法国风俗精神之中,也没有一个能证明自己比他更忠实于根。在毕加索身上,一切都是矛盾:他的生活、他的特点、他的作品。


  

毕加索的父亲若泽?卢依兹?索拉斯柯是巴斯克人,图画教员。母亲玛丽亚?毕加索是马略尔卡人,祖籍热那亚。当别的孩子还在玩玻璃球的时候,毕加索已经画出完全可以放到博物馆里展出的画了。


  

1900年,他来到巴黎,倾心于凡高的作品和图卢兹?劳特累克画的蒙马特场面。在他这一时期以及“兰色时期”(1901~1904年)的作品中,可以看出劳特累克明显的影响。他关心的对象是穷人、病人和生活中的可怜人。他重新拿起西班牙最珍视的题材——贫穷、孤独、悲哀,但指导思想却是要用他在与蒙马特素描画家接触中加以单纯化的手法去影响法国绘画。他越来越精确地画着单个的或组合的人物,把他们的形拉长或缩小,以便给予戏剧性的表现。在近乎单色的油画中,他使用一种神秘的、深夜一般的兰色调。这时的毕加索只有二十三岁,但名气已不仅只限于他的朋友们这个小圈子了。

 

 


   

从1904年起,他定居拉维尼昂路13号洗衣船,他的画室成了画家和作家创造新美学原则的联络地点。阿波利奈尔、马科斯?雅各布、安德雷?萨尔蒙、彼埃尔?勒威迪、安德烈?德兰、凡东根、胡安?格里斯都经常去那里或者索性住在那里。1907年以后,人们在那里又看到乔治?布拉克。他是由阿波利奈尔介绍给毕加索的。

 

  

费尔南德?奥利维埃为我们留下了那时毕加索的绝妙画象:小小的个子,皮肤黑黑的,又矮又胖,焦急不安,同时也令人感到担心。一双阴沉、深邃、敏锐、奇怪的眼睛近乎于目不转睛,笨拙的动作,妇女一般的手,不象样子的穿着,而且不修边幅。一绺密密的头发又黑又亮,把智慧而顽固的前额劈为两半。衣服一半象吉普赛人,一半象工人,留得太长的头发扫着那件不知穿了多少年的旧夹克领子。


  

毕加索在其“玫瑰时期”(1905~1906年)中显得温和,甚至可说是温柔起来了。裸体,流动演出的喜剧演员,丑角,马戏场面使他有机会把手法变得轻快,把线条变得灵活,把变形加以强调。他的作品使人想到日本幽灵画家。其特点是一种娇柔的感情,含糊不定的笔触,杂乱的魅力以及并非肯定地放上去的,在颜色上精打细算,却几乎没有体积感的形。不过,他很快便重新干了起来。似乎是受到黑人雕塑的影响,他作了一些强烈反映自己所关切的造型问题的塑象,素描和渍画。


  

这个西班牙人怎能不被当时在欧洲发现的非洲拜物教吉祥物的巨大变形所诱引呢?难道不应该说它是新发明出来的,充满感人力量的形吗?不管怎样,毕加索是受到这些原始作品咒语的影响,他肯定是欣赏它的感受,力量,丰富的词汇和大胆的抽象。


  

1907年,当他在洗衣船那间破画室向困惑的朋友们出示他的《阿维尼翁姑娘》一画时,那正是刚刚翻开美术史新的一页的时刻。这幅名画的构图缺乏统一,颜色呆板生硬,指手划脚的人物没有体积感。不过,线条、夹角,画的鳞状重迭宣告了现代绘画的一个新方向。立体派的革命已经不远了。


  

《阿维尼翁姑娘》已不单单是一幅画,它是一个事件,一个日期,一个出发点,就如昔日凡?爱克的《神秘的羔羊》,乌切罗的《战争》,德拉克洛瓦的《但丁之舟》一样。二十世纪已经通过它荒唐了一次,不过,很快就缓过气来了。而这位画家一旦清醒过来,就开始认真的思索。


  

他关在自己的画室里,注视着周围的物品:桌子、长颈瓶、玻璃杯、香烟盒、报纸。他以那样敏锐的目光观察着,好象从未见过它们一样。他进到了它们之中,就象小说家进入了他书中的角色。借助于一种既非爱情,也非狂热,而是完全赞同和尊重的感应,他待在对象之中。它们向他揭示了自己的形状,结构,外表和内部,底面。而当他这样地去表现它们时,立体主义便诞生了。

更多阅读:
毕加索:一个画家的形象演变 卢西安?弗洛伊德:现实主义画家 101岁的笹本恒子:日本第一位女性摄影记者 胡先林:乡村庙会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