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当代 > 王川:回到日常
王川:回到日常
2014/3/21 15:28:39  现代摄影网  王川  

现代摄影网——北京摄影师及艺术家系列之7

 

 

北京摄影双年展-后灵光主题展作品

 

 

回到日常

 

走出去


从小学习绘画的经历使“走出去”成为一种习惯,因为我在各种场合被告知,外面的一切,无论是对于学习绘画还是个人成长都至关重要。在速写本时代,世界都是通过由眼睛 – 大脑 - 手组成的系统转移到纸面上,也留在了记忆中。我相信在这个系统下,为了那些已经尽可能迅速和准确的记录,还有技法的学习,风格的揣摩,我一定丢掉了许多观看。当然换来的是对那些被选择了的对象(有时候是类型化的)更为深入的观察和刻画。自己这个系统就是在这样长期持续的磨练中不断成长进步。这能够带来不少自信和小小的成就感。后来我慢慢地明白这些留下来的并不是对世界的记忆,而是自己的轨迹。即便如此,对于这个阶段我也没有丝毫的抱怨,甚至时常怀念。

 

北京艺门个展

 

换系统


这个系统的淡出始于胶片相机,终结于后来的数字相机。取而代之的新系统是眼睛 – 大脑 - 机器(包括后来的电脑)。区别在于在第一个系统中,虽然手头功夫必须依靠不断地实践和学习循序渐进的获得,但是他始终是个长在身上的可控的东西,而后来的机器却是陌生的。逐步了解和把握它的过程并不比手头功夫的获得来得轻松。摄影的系统似乎更加鼓励“走出去”,因为它本就擅长于“带回来”。今天,它的问题更在于带什么、带给谁、怎么给。无论是拎着相机东张西望,还是打开电脑面对层层排列的文件夹,我随时能感受到这些问题的存在 —— 今天这个系统几乎就是我们观看的本体。在回看这些照片时,我确信带回来的不仅有世界的影子,还有彼时彼地的自己。而这一系列的“彼时彼地”不仅累积出了世事变迁,也再一次串联出了个人的轨迹。

 

北京艺门个展

 

路上


走出去还因为大家都说风景在路上。这一点我觉得至今没变,前提是你得有所准备,比如将风景的定义做适当调整。这样我就仍然有理由走出去,并且在路上随时停下来拍张照片。时间长了我意识到完成这个转换的关键是对于“美好”的放弃。当然也别老想着五年、十年前的这里曾经如何如何。风景没有绝迹,只是它们大多被铁路、公路、桥梁、管道、电线、围栏 ?? 所分割,变成无数的碎片。对此,任何享受着现代化所提供的所有舒适便捷高效的人都没有权力报以简单的批评和抱怨,无论是电线杆还是高速公路。当然有时候那些念头也会占据头脑,这时候保持适当的幽默感和想象力会很重要,与沉重的历史感同样重要。在宁夏去往甘肃的贫瘠高原上,矗立着上百个发电的风车,十公里外看上去纤细而闪烁。但当你从它们中间穿行而过时,其自身的巨大体量和工程的规模都足以使人感到压迫和震撼。说实话我更愿意接受有它们的这片土地。从兰州至临夏以前要走4个多小时的国道,这条路上我有对于西北乡村最画意的记忆。今天的高速能让时间缩短一半,伴随的是掠过树梢的不曾有过的陌生感。这种感受我觉得可以算是过去的记忆在今天的续写和延伸。因此,再看到旷野中孤单伫立的烟囱,我或许不会用摄影的方式将它遮蔽,而有可能选择把它放在中心,正中心 —— 今天它就是风景,沿途的风景。

 

但是依旧有些东西只能是现实,成不了风景。

 

北京艺门个展

 


寺院


在拍摄《龙》的时候,我明白了我的对面,龙的身后乃是复杂的社会历史和人,而我也身在其中。或许是因为照相机这个东西总是能够让人通过对那些表象中转瞬即逝的缝隙加以凝视,从而获得一次次触及背后实质的机会。所以尽管明明知道难免管中窥豹,却愈发的执相而求。龙作为一个曾经的图腾、权利和财富的符号,再也不代表以往的族群、尊贵和力量。对此它自己无能为力,因为敬畏已经消失。在今天中国的社会现实中,这种消失的普遍性使龙的无奈充其量只能是个典型代表。

 

我从小喜欢寺庙这种地方,无论佛教道教还是民间祠堂,也包括后来去过的西方教堂。因为记忆中这里总有一种特别的气氛,一墙之隔两重世界。但是这种差别已经在绝大多数的寺庙中消失。现在尽管我依旧甚至更喜欢去此类地方,但是对于感受那样的氛围根本不报幻想。另一种原因,一种复杂的混合的情绪驱使我走进经过的每一座寺庙的大门,无论门庭若市还是寂寥破败,无论在我看来是俗俾丑陋还是遗韵尚存。

 

 

北京艺门个展

 


日常


“搞创作”这个词很早就被深深的植入思维。在画画的系统中,它与写生处在不同的层次,且多半是回来后的事情。这种先入为主影响已经转变为习以为常的定式,好像创作须得“入境”后才能进行;同时在摄影中被奉为标准创作模式的却是“走出去”。有意思的是许多人往往还要再强调一下“搞创作”。在我这,随着第一个模式的逐渐动摇,第二个模式也并未能够取而代之。两个怀疑一个理由,因为这两个模式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将艺术的实践(创作)有意无意的局限在特定的时间时段或者地点,或者固定的模式(架势)下。今天即便是如摄影照搬带有招牌性的外部特征的艺术门类,在实践层面其实也早已是大异其趣。如果碰巧你选择了“造像”的方式,那么这个过程本就已近乎于绘画了。因此重要的并不是“出去”或者“回来”,而是你是否处于与艺术相关的思考之中。

 

摄影也的确是个很不寻常的多元系统。在数字的今天,大量的可以不计成本的拍摄的确已经导致了对“图像的恐惧”,以及随后而来的对大量产生的电子图像 —— 我们称之为垃圾图像 —— 的抵触和蔑视。但这种现象的存在并不意味着结果的唯一,因为这中间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同时在垃圾本身都已成为艺术的重要对象的今天,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垃圾图像本身也自会具有其视觉意义,因为它是今天社会生活的有机组成。于是终于在某一时刻,电脑中大量积累的影像传递出的某种启示和邀请变得明确,使我确信摄影这东西的确能够将“日常性”发挥到极致,把我拉出关于“创作”的约定俗成,回到其实一直身在其中的日常之中。

 


伴随摄影的这些年,想法一直阶段性的在变化,相信以后也会是这样。我想只要理由充分目的单纯,只要艺术的实践与生活本身之间因此得以继续保持顺畅的关系,那个人与媒介之间这样的互动是完全值得期待的。

 

2013年9月11日  王川于望京

 

 

王川简介:


1967年   生于北京,中央美院设计学院副院长 / 摄影系副教授
2000年    获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视觉艺术硕士学位
1990年   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书籍艺术系

 


展览:


2013   《彩》个展,北京艺门画廊,北京

2013  《灵光与后灵光》北京摄影双年展主题展,北京世纪坛,北京

2012   《中国式风景 —— 中国当代摄影艺术展》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沃夫森画廊,伦敦

2011   《王川摄影展》爱普生影艺坊,上海

2009   《像素北京个展》 49画廊,北京

2008     《超自然-中国当代影像展》 Artgate画廊,纽约

2007  第三届连州国际摄影年展  连州

2005 《Chance Encounters 影像作品展》布里斯班

 

 

 

现代摄影网专稿,转发请注明出处

更多阅读:
王川:回到日常 站在楼顶的自拍的女孩 Michael Hughes :玩转错位摄影 阮义忠摄影人文奖15组入选作品赏析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