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对话 > 蜷川实花:打造色彩缤纷的世界
蜷川实花:打造色彩缤纷的世界
2014/3/18 11:51:49  北京文艺网  王莹  

 

采访者:王莹

受访者:蜷川实花
 

最近几年,日本当代著名摄影艺术大师蜷川实花(Mika ninagawa)被国内越来越多的人所了解和熟悉,素有日本时尚教母之称的蜷川实花,以她独特的摄影风格和华丽绚烂的作品征服了无数人。
 

1972年10月18日,蜷川实花出生于日本东京一个艺术世家,父亲是日本电影导演及话剧泰斗蜷川幸雄。蜷川实花是当代日本炙手可热的一线女艺术家,与村上隆、奈良美智齐名。她的摄影作品与执导的电影都近乎完美地展现了深邃女性美的内涵。她的名字,如今就像“东京”的同义词般闪耀。她将女性的精神和炫目的色彩完美混合,创造出如同糖果般甜美、妖娆的女性世界。她的作品一出现,便迅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在东京,蜷川实花的作品堪称时尚风向标,被刊登在各类杂志和海报中。她的摄影代表作《Baby Blue Sky》,《a piece of heaven》,《永远の花》,《FLOWER ADDICT》等已经成为脍炙人口的经典。
 

作为影响当代年轻人时尚观念的摄影师,蜷川实花极尽追求独特的色彩与光。尤以“花、金鱼、女性、旅游地的风景”为见长,她将镜头捕捉到的绚丽场景运用独特的手法打印出梦幻般的色调,将观者带入如同宇宙般浩瀚的梦幻蜷川世界。蜷川的摄影颜色丰富夸张,影像令人印象深刻,变调的颜色有不属于凡间的甜美,她来自天堂的一角。如今蜷川实花已经成为无数不多的、可以将主流和非主流、商业和艺术完美结合的摄影师。 2007年,蜷川实花更是展现了作为女性导演的才能。电影《さくらん》(中文译名《樱花乱》)一上映就引发了一股“蜷川热”,并在各大国际影展中得到好评。

 


 

第一次看到蜷川实花的作品,是几年前在一个朋友的书房里。朋友对日本美术深有研究,书房里藏有大量日本艺术家的画册和影集,至今都清晰记得那天翻开蜷川实花摄影集时的惊讶:漫天弥散的艳丽色彩和大胆夸张的构图,将自己全然带入一个无边无际的梦幻王国。浓烈的红、蓝、黄,放佛不是这个世界中真实存在的色彩,像是化也化不开的油画颜料,郁郁突突的涌动眼前,绚烂至极。跳跃在相纸上的花朵、女性、金鱼、樱花,像是妖娆的精灵,肆无忌惮的向内心深处叩动,女性一切关于甜蜜、可爱、浪漫、热烈、激情的幻想都被那诡谲与瑰丽开启。之后,朋友告诉我这个摄影师叫蜷川实花,在日本极具人气和声望,心中更是对她产生了一种近乎宿命的认定,或许,蜷川实花生来就与花儿有缘,或者,她就是为那只存在于天堂的色彩而生。毫不夸张,向来喜爱素净的自己,第一次被色彩的力量征服。
 

机缘巧合,去年8月下旬,在东京休假期间,在朋友的引荐下,竟有幸去蜷川实花的工作室采访她。得知消息后,内心的激动和紧张无法平复,不知道平凡的自己该如何去面对一位光环熠熠的摄影大师,更遑论采访。按照事先约定,大约傍晚6点,我们到了东京世田谷区下北泽,蜷川实花的代理画廊小山登美夫画廊的工作人员、也是一直跟我们联系采访事宜的大森智子女士如约在出站口等我们。酷暑让傍晚时分的东京依旧燥热,在大森女士的陪同下,我们一路走到了蜷川实花的工作室,当时天色已晚,路上我们得知蜷川实花第二天要去台湾拍摄,此刻正在工作室打点行装,很忙也很紧张。
 

在助手的招呼下,我们进入工作室,可以肯定,瞬间,我们就被别样的style震撼。原本想象中或许整齐有序的工作室完全被火红的四壁、各类随处摆放的小饰物、摄影道具、私人用品、巨大的书架、满满的书籍画册影集所塞满。大森女士告诉我们,蜷川正在楼下忙,让我们稍等片刻。只记得当时自己被眼前大红色的墙壁所震慑,因为在此之前,还未见过谁的包括艺术家的房间,拥有如此浓郁的、大胆的、纯粹的红。

 


 

在等待的过程里,与朋友翻了翻摆放在书架上的各类画册影集,其中有很多为人们所熟知的日本艺术家,像横尾忠则、森山大道等。蜷川实花非常抱歉的向我们解释自己因为明日要去台湾,但还未准备好一切,正手忙脚乱的打点中,让我们久等了。这些友好、随和的言辞让之前的不安与紧张荡然无存。毫不夸张,蜷川实花就像一个大姐姐一样坐在我们对面,真诚微笑着。于是,采访变得轻松、惬意起来。 由于被她工作室火红的墙壁震撼,我便临时将第一个问题换成了对她最喜爱颜色的询问,不出意外,蜷川实花很笃定的告诉我们,她最喜欢红色。这让人联想起她作品里不可或缺的、浓烈的红,或许正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才会让红色蔓延在她的生活里,包括作品中。
 

随后我就自己感兴趣的问题向她提问,包括她当时如何从黑白摄影转向彩色摄影,又如何看待她作品中的绚烂王国,怎么解释她作品里淡淡的悲伤等等。蜷川实花很友好的一一作答,围坐在边上的助手、翻译也都尽可能的帮助答疑解惑。回想起来,那天的氛围很棒,大家没有因为语言的阻隔变得陌生,一切自然、贴心。考虑到蜷川第二天还要去台湾工作,我们将采访控制在了一个小时左右,临了道别时,蜷川送给我们几本她设计的台历,很有她的风格,也很珍贵。
 

王莹:刚才看到您的工作室墙壁都是大红色的,很有个性,请问红色是您最喜欢的颜色吗?
 

蜷川:是的。我最喜欢的颜色确实是红色,虽然工作室换了好几个地方,但主要的房间都还是红色的。
 

王莹:看您的工作室,感觉里面有很多小玩具,小装饰,很有小女生的心思。但作品呈现给人的却是一种比较消极的氛围。为什么存在这种反差?
 

蜷川:我的作品表现并不是单向的,应该是双向的甚或多向的。既有小女生的可爱的一面,也有死亡的、颓废的气氛。正是这两种方向的同时表现,才是日本文化的特点。

 


 

王莹:我们知道,黑白摄影先天地具备震慑人心的力量。您选择的是一种彩色的表现方式,那您是怎么通过您的摄影带给人一种同样的心灵的震撼,而不仅仅是视觉上的冲击与愉悦?
 

蜷川:对我来讲,没有感觉黑白摄影更具冲击力,或者认为彩色更容易。我认为我们眼中的世界都是彩色的,那选择用彩色去拍摄是一种很自然的方式。
 

王莹:当初您为什么要由黑白转向彩色?
 

蜷川:我刚开始拍的是黑白摄影,那个时候是在学生时代,大概17、18岁,觉得黑白摄影有艺术的感觉,更像作品。那时还没有对艺术有深刻的认识,也没有确立自己的风格,在周边环境的影响下,觉得黑白摄影更有大师的范儿。从大学时代开始,大概21岁左右,开始拍彩色。 刚开始拍黑白的时候,觉得黑白相片更有文化味。但也一直在拍摄过程里感到黑白相片有一种不足够的感觉,所以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开始尝试拍彩色,渐渐的觉得彩色的照片中有另外一个自己,能浮现自己的另一面,所以就开始一直拍彩色。

 


 

王莹:如果说您的作品都是很纯粹的自我情感的写照,而没有很多杂念在里面。感觉您的作品都有一种悲伤、消极的氛围,那您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吗?
 

蜷川:作为一个普通人,其实我也有很不开心的时候。那些看起来很开心的作品,颜色都很艳丽,但有时候看,会发现从这些艳丽的色彩背后会有一种悲观的情绪渗透出来。但我不是悲观主义者。
 

王莹:现在中国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您,也有很多人喜欢您的作品。那有没有计划近期来中国?
 

蜷川:目前还没有,最近的主要功课是在台湾。明天就要去台湾忙。其实我很想去中国,前段时间在巴黎时装秀上,看到了中国演员周迅。其实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她是一个演员,但就会觉得很喜欢她,觉得她一定是一个很棒的演员,想跟她合作。

 


 

王莹:有没有想过把您的作品推介到中国来?目前我们看到的更多是您给很多明星或时尚杂志拍的海报、封面等商业活动,什么时候考虑将自己纯粹的艺术作品带给中国?或是已经出版的作品集有计划在中国发行吗?
 

蜷川:目前还没有很确定的计划。我有很多写真集、写真展等,但还未确定去中国。但是我本身很希望能尽早在中国办写真展。

更多阅读:
叶明文:对丽水摄影节的观察 《自然生长——百名85后中国摄影师个案剖析》 (第一卷) 令你砰然心动的爱情 先拍摄还是先救人?一个拷问摄影师灵魂的问题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