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访谈 > 专访朱丹:从小镇姑娘到当红主持人
专访朱丹:从小镇姑娘到当红主持人
2014/3/18 11:01:18  天津日报  何玉新  
2011年7月的一天,我到杭州采访浙江卫视当红节目主持人朱丹,采访地点约定在位于杭州下沙的浙江传媒学院演播大厅化妆间。酷暑时节,我一路被杭州的骄阳炙烤得头晕目眩,这时,头戴帽子、身着长裙、不施脂粉的她飘然而至,这个果真如传说般小麦肤色的女孩,自然而然带来了一阵沁心的清爽。


采访所在的这所学校的前身,就是朱丹的母校浙江广播电视高等专科学校。但后来学校升格为学院,校址从市区搬迁到郊外,朱丹的母校记忆也由此消失。她回忆起位于杭州城北的老宿舍楼拆除的时候,她和很多同学都跑去看,还流了眼泪。她们的校园记忆找不到依托了,但当她遇到一个人,一说起是曾经“广专”毕业的,彼此就觉得格外亲切。

 


朱丹给人的感觉,是一个一直向前用力奔跑的主持人。但她仍会怀念过往,除了对杭州母校的记忆,她还讲起了自己现在一有时间就会回到自己生长的小镇家中,陪伴家人,在田野里跑来跑去,“我爸妈都在家,我妹放暑假也回家,一家四口窝在一起很开心。”在老家小镇,朱丹最喜欢陪爸爸去地里摘嫩玉米,去葡萄架摘葡萄;或帮妈妈做点手工,回到那种很淳朴很单纯的状态,“没有任何明星的痕迹”。


令人惊讶的是,在采访这些年遇到的采访对象中,像朱丹这样一位一线当红的主持人可算得上是最有亲和力的一个。她说话时喜欢说“啥”这个字眼儿,甚至在她的节目里我们也会常常听到她说“啥”。她从不掩饰自己是小镇姑娘的身世,这是她成长的一部分,不仅给了她与众不同的肤色,也塑造了她阳光透明、自然亲切的主持风格。


如今,各地卫视台在竞争中迅速发展,何炅、汪涵等一代人已经晋升为“主持大哥”,新人有了更多机会。在新一代主持人中,朱丹凭其实力和魅力聚拢了极高人气,她和华少在浙江卫视主持的《我爱记歌词》成为国内最热门的综艺节目,她主演的电视剧《爱上女主播》也给她带来了更多好评。


而在朱丹的内心,她并不希望自己被看成是一个稍纵即逝的偶像明星。她会为嫁不出去而发愁,去外地做活动录节目时,她愿意坐在路边摊吃当地的小吃。这个在绍兴小镇长大的女孩并没有被光环冲昏头脑,她时刻都在努力将自己还原成一个实实在在的人。


20岁的小镇姑娘


采访:看到你就觉得你和其他的艺人不同,真是小麦色的皮肤,特别自然。这种天然的健康和你小时候在小镇上生活有关吗?


朱丹:我出生在绍兴边上的一个小镇。从小学4年级开始进校队练田径,我短跑和长跑都比较好,最后选择了中长跑,爆发力和耐力的结合。然后一直到高三全部都是在校队。省体校招我的时候,觉得我跳远挺好的。但妈妈不让我去。现在身边的同事都说我是铁人,就是那个时候基础打得好。


采访:一个体育特长生是怎么转型走上文艺道路的?


朱丹:小学时我就是大队长,在全校大会上发言;中学就在广播站播音,我是讲故事大王,跳舞、唱歌都行,所以老师才让我来考广播学院,觉得我可能有这样的资质。我们小镇上没有考艺术类学校的,因为根本也不会培养这方面的爱好。我到高中时学校来了个弹钢琴的老师,我才开始接触钢琴。我的本性是喜欢在大地方跑来跑去,不适合每天关在那个小琴房里弹琴,所以也没有坚持下来。

 


采访:你从小镇到杭州上大学,初次来到大城市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朱丹:考试的时候是第一次来杭州,我就是为了来杭州才考这个学校的,因为我们在那个小镇,最多能去一次绍兴都觉得很厉害了,更别说来杭州了。觉得杭州是大地方。小地方的姑娘对大地方有一种莫名的好奇。就是电视上那种所谓的大城市。因为我印象很深刻,我去吃小笼包,就是咬开有汤汁的那种,就觉得不得了了,我都吃到小笼包了。我们小镇没有,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包括那时候我去很大的地方买新衣服,结果去的就是小商品市场,那么大的地方全是卖衣服的,就觉得很厉害。包括走高架路,城里的高架路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啊。因为那时候绍兴好像也没有高架路。对外面的世界是很向往的,所以通过这次考试就看到很多。那是2000年,我20岁的时候。


工作8个月欠了8000元


采访:毕业后就进电视台,还是挺顺利的吧?


朱丹:我进电视台,其实一开始是被湖南娱乐频道挑走的,那时候我连照片都没有,拿大头贴给他们看,他们说我长得像徐静蕾。我妈说能不能别去那么远的地方,照顾不到。当时浙江台有熟人告诉我,浙江台也在招人,你要不要去试试。其实那时候我还不能试,因为我们学校有规定,你必须要过普通话一甲,得是尖子生,学校推荐你才能去面试,浙江台也是这么要求的,但我啥都没有,我就跟老师说,浙江台已经说我可以去了,能不能帮我推荐一下。老师问我是不是一甲,是不是尖子,我说不是,他就说那你不许去。我就怒了,凭什么我不许去啊,我都有机会了,干脆就自己去了。


采访:也算是闯入电视台了。


朱丹:那时候也是赌气嘛,我一赌气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面试时播新闻我播不了,我就开始说话,我就说了一段新闻,别人都是拿稿子读,字正腔圆。结果我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正好有个节目叫《气象万千》,他们临近播出的时候主持人跟台里谈条件,必须把我男朋友招过来,要不我不来,台里说你还没进来就讲条件,就不要她了。于是就缺一个主持人,临时找也找不到,就又把带子看了一遍,就看到了我,说这个女孩子长得不好看,那么黑还穿了一件红西装,但是状态特别好,是在那说新闻,所以我就幸运地成了替补。


采访:一开始你做的这档气象节目好像后来也一直被人提起。


朱丹:当时一起进来3个人,台里也跟我谈话了,另外两个是聘用,你不行,不能聘用。然后我就一年辛辛苦苦撑了一档节目,周一到周五日播,撑下来,每天15分钟。你要去采访,自己出口播,衣服也自己准备,有时候化妆也要自己化,全部要背稿子,风雨无阻,我感冒也要上,我还跟观众说,我感冒了,是因为这个天气引起的,你们应该多注意。没有任何人代班,量很大,上午去采访,下午回来等他们做片子的时候我在配音,傍晚再录,当天播出,片尾我们要弄一首流行音乐,写个温馨小提示,连那些歌都是我找的。能做的都做了。


采访:这种苦与累,现在很多人都受不了。


朱丹:其实压力特别大。没有工资,最多就是节目好给你一些补贴。我工作了大概8个月之后,台里说我欠他们8000块钱,那时候是个天文数字,太可怕了!怎么回事呢?原来是制片人对我特别好,我家里真的没什么钱,妹妹也在上大学,租房子的钱都是借的,然后制片人每个月给我1000块钱,我以为是稿费呢,结果他是私人通过栏目组借给我的。8个月之后这个栏目有可能要散伙,所以这笔钱你要补上。我整个人就晕掉了,我工作了8个月,还欠了好多钱。但是我撑下来了。

更多阅读:
日本 2012 数码相机市场分析报告 专访朱丹:从小镇姑娘到当红主持人 11月世贸商城 2014上海艺博会有手“好牌” 珍惜,是一种境界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