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对话 > 张晓:他们有魔法
张晓:他们有魔法
2014/3/7 12:05:12  佳友在线   

 

细数近年来中国涌现的年轻摄影师,张晓是其中炙手可热的一位。在连续摘得侯登科摄影奖、三影堂摄影奖后,张晓的作品逐渐为世界所知。这段访谈来自于悉尼Campbelltown艺术中心策展人Pedro de Almeida与张晓的对话,原文发布于ASX上,内容涉及张晓的作品《他们》《海岸线》及不久前在成都纵目摄影节上展出的《信封》,同时也谈及了假杂志为张晓出版的画册《他们》。


Pedro de Almeida:从你的作品《他们》开始吧,通过这个标题,我的第一感觉是,你似乎将作为艺术家的自己与其他人区分开了,是否因为你觉得,你与那些你拍摄的人之间有距离?


张晓:不,我非常不希望在我和“他们”之间做出区分。尽管他们只是路人,但我一点都不陌生,因为我们活在同一个时代,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我自己,那一直存在于我生命中。我认为“他们”在这里是一个广义的称呼。

 

 

《他们》系列之一 张晓 作品


Pedro de Almeida:这些照片大多是在06-08年间所拍?


张晓:是的,超过90%吧。这个系列是在2006年开始的——我在刚开始在重庆生活工作的那会,那时我在重庆的一家媒体工作。不过直到2008年我才将这些照片变为一个系列,之前只把那个当每日一图,发到博客论坛之类的。反正每天拍几张,我一直带着两台相机:一台工作用,一台为自己拍照片。过了一年多,我才觉得可以让它们组成一个系列,应该很有意思。


Pedro de Almeida:当初是什么让你选择来了重庆,你有当摄影记者和艺术家的不同经历,说说它们的区别吧。


张晓:是重庆选择了我,我毕业后,只遇到一家需要摄影记者的媒体。于是就坐火车来参加考试面试等等,最后幸运的留下了。我是建筑专业毕业的,但我喜欢摄影,上大二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做个摄影师。我觉得摄影记者是为别人工作,艺术家为自己工作。

 

 

《他们》系列之一 张晓 作品


pedro de Almeida:你的起步阶段是怎样的?在大学前就对摄影感兴趣了?


张晓:在高中毕业后的暑假,那时我正在家里等录取通知书,后来发现一台相机,那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就开始自学摄影。几年后,我决定不做与建筑专业相关的工作,成了摄影记者。当时我很高兴,因为现实与梦想所差无几,开始一两年我十分开心,可以每天拍照。后来我觉得这样日复一日,拍着类似的照片,让我难以走出重庆去拍自己的东西。在中国,做媒体是和政治挂钩的,当然也有一些老领导实在是接受不了这些拍的不像他们的风格的照片。有时我觉得我拍的最好的照片不会被发表。所以在2009年,我就辞职了。

 

 

《他们》系列之一 张晓 作品


Pedro de Almeida:看你的作品,你用的是Holga或是一种廉价的塑料相机?


张晓:是的,中画幅的塑料机器。今年3月我在香港Blindspot Gallery办个展,位于香港的Holga公司还送了我一台相机作为礼物。


Pedro de Almeida:是黄金打造的吗?


张晓:不不,只值200块。

 

 

《他们》系列之一 张晓 作品


Pedro de Almeida:说说你拍《他们》的过程吧。你如何有意识地选择你的拍摄对象?我看有些是在城市中拍的,有些则是在河边,在更远的地方,比如长江边,嘉陵江边。这是因为你在那里有拍摄任务?还是你瞅准了那个环境会出片?抑或是偶然为之?


张晓:实际上,我平时拍照只是在城里随便走走,或者是去采访的路上,在那些照片里,也有些照片是采访的时候拍的,那些照片本身就是一个新闻事件,但这种很少。也许你看到照片的时候,会觉得它们不真实,有些戏剧性又超现实。但这的确是在描绘重庆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场景。我不喜欢摆拍,只是观察他们最自然的姿态,用最快的速度拍下来。

 

 

《他们》系列之一 张晓 作品


Pedro de Almeida:我第一次看到你的照片时,有些很幽默很荒谬的场景引起了我的兴趣。比如说,一些人穿着傻兮兮的衣服,做着奇怪的事,仿佛在自演哑剧。然而,在另一方面,他们似乎十分悲伤,有种无可名状的孤独。这种感觉不只体现在拍摄对象上,我觉得也存在镜头后,包含在摄影师的气质里。这个观点你赞同么?你怎么看待你作品中的情绪?


张晓:我同意,是有些悲伤。近年来,中国的经济快速增长,而我的心理成长则跟不上人们赚钱的速度,国家经济与集体精神健康有着差异。我想这是这种悲伤的原因。在英国办展时,有人问我上哪儿找来那么多有趣的模特?(笑)
      

Pedro de Almeida:我曾假设,你的照片中没有预先导演,因为我觉得镜头前这些人物都不像是刻意摆拍的,尽管场景多么戏剧化。然而,看过一些主体与长江有关的作品后,我惊讶地发现,这种荒谬的的确确存在于重庆的日常生活中的,而且如此广泛。


张晓:当然。

 

 

《他们》系列之一 张晓 作品


Pedro de Almeida:你认为这和重庆的独特背景和地位有关么?这种相同的气氛和感觉会存在于其他城市么?比如临近的成都?


张晓:可能我会在成都拍出相同类型的意象,因为对我来说,《他们》的核心是中国人。但照片的形式感应该会不一样,因为在中国,重庆是个很独特的城市,它有着独特的地理位置,还有一种……怎么说呢……魔力吧。(笑)


Pedro de Almeida:在我在重庆待的这短短的日子里,我觉得你照片中的很多景象都似曾相识。比如在嘉陵江边有个几已废弃的游乐园,里面有着各样的设施,碰碰车、射击场、旋转木马,那地方在磁器口南边。磁器口在嘉陵江边,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与成百上千的中国游客一道在这窄窄的小巷里感觉很不错。旱季来临时,河床暴露在太阳底下,大伞、塑料椅四处堆置,人们抽着烟,看着这奇特的景观……


张晓:啊,对,我知道这个地方,你在《他们》中看到的不在那个地方,不过也离得不远。在嘉陵江和长江边上有很多地方和那差不多。


Pedro de Almeida:你把照片摆到网上,有没有照片里的人认出过自己?


张晓:只有一次。一个年轻姑娘在酒吧椅子上休息的那张照片,这个姑娘曾写信给我,问我能不能送她一本《他们》的画册。我当然是非常高兴的答应了,她现在住在北京。Pedro de Almeida:《海岸线》是你第一组获得国际关注的系列么?


张晓:不,实际上是《他们》。这组作品摘得了2010三影堂摄影奖。


Pedro de Almeida:那时获奖有没有感到惊讶。


张晓:非常的。(笑)

更多阅读:
2017北京国际摄影周|国内专题展单元作品选 西安:《对面》2017西安摄影展 2017年10月21日-24日 只有艺术摄影才配参与摄影展?Wolfgang Tilmanns不这么认为 没有闪光灯的几种人像拍摄方法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