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对话 > 张巍:人工剧团——领导者
张巍:人工剧团——领导者
2014/2/24 12:07:54     迦沐梓 董小米  
 

 

政治文化在这种并置中消解,更多的表现为,对个体身份和价值的追问


采访:将不同的脸上局部拼凑起一个个名人肖像,你的这些图像在视觉上呈现出更多的是精致、荒谬和突兀感,却并非只在乎个体情绪,你的思考显然更宏观,这些“伪现实”的作品,所包含的深意是什么?


张巍:这些虚拟肖像是《人工剧团》其中的一部分,是《临时演员》延续,作品开始于2007年我收集拍摄了300多个中国普通人的素材用电脑将这些人物的五官拆分成小部件,然后再把这些五官随机互换,制造出一张虚拟的面孔,来表现和展示着这个社会中各个阶层、各种职业人群的一种的生存状态。


每一个人在社会中都在扮演着各自的角色,演技高超的人可以扮演很多角色,而且可以扮演的很好。在这种温文尔雅貌似平静的真实背后,深深的隐藏着一种从古至今的“生存智慧”,很显然,它是病态的,这病态并非在现实中能够轻易发掘,它隐藏于我们之间的精神深处。《人工剧团》是我把《临时演员》中,人的五官用电脑虚拟的手法来还原一个具体的形象,我对这些我虚拟合成的人并没有意识形态的评价,因为他们只是被构建的符号。政治文化意味着已经在这种并置中消解了,更多的表现为,对个体身份和价值的追问。


采访:摄影有“伪造现实”的可能性,似幻还真,这种被篡改和处理后的景观化的肖像,是否与社会处境、文化氛围、时代范畴等不无联系?


张巍:现实是每个人对真实世界的一种感性的反馈。没有唯一的、标准的真实,只有多样的、丰富的“感触和体验”。


就“体验而言”,摄影师无法在一副图片作品中对“感性”的体验做出“快速的、有效的反应”——即无法直达现实的本质;但它却可以通过摄影作品对现实做出一种高度的概括、提炼和补救。


就我拍摄《临时演员Temporary Performers》而言,面对的是一些现实中的人,但直接想要获得的影像结果却来自于我对这个世界、这个社会的真实感受。当时,我的下意识里就觉得应该通过电脑去“处理一下”,然后影像中的人物表现出来的精神状态,才是我想要的“一种我所认为的真实”。


互联网时代改变了我们对现实的认知,互联网它在加深和印证着现实世界的无聊和荒谬,也许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若说互联网和现实的关系,那它应该就是“个体对待现实世界的一种有力的印证和补充”。


采访:创作难度更多的来源于?


张巍:更多源于思想观念上的突破,观念上的突破需要长时间的生存体验和知识积累。


采访:《人工剧团》分几个系列。现在做了政治人物,娱乐明星、经典名画...其它的有什么考量?


张巍:《人工剧团》共5个部分,现在完成了3个部分,正在进行的第4部分叫《未命名的习作》这个是根据世界美术史里的一些关于宗教题材的绘画来进行分解处理,将一些局部放大使其更加具象化,具象化的图像有种变异的效果,这个系列我想试图来探索神,人,动物之前的微妙关系。

 


人工剧团--未命名的习作Artificial Theater ---The unnamed exercises 2013 200x100cm


第5个部分将探索是关于暴力图像一些研究,目前还在收集素材。

更多阅读:
影像窥见生活,2018华为新影像大赛带来的思考 《历史.家园——影像大水泊》摄影展暨同名画册首发式 平遥大展评论| 叶明文:国外摄影与中国摄影的比较 二〇一八新锐摄影奖特展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