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环球获奖 > 第57届荷赛组照获奖作品——自然类
第57届荷赛组照获奖作品——自然类
2014/2/18 17:25:56  现代摄影网   
自然类组照一等奖:美洲狮 Steve Winter


当地时间2014年2月14日,第57届荷赛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揭晓,供职于《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师影师Steve Winter凭借作品《美洲狮》获得荷赛自然类组照一等奖

 

国家公园管理局生物学家杰夫希在为一只打了镇静剂的美洲狮安装合适的GPS项圈。通过安装定位系统来监控其在圣塔莫尼卡山脉的活动范围。

 

研究员正在往美洲狮身上射镇定剂。

 

一个动作感应相机捕捉到一只美洲狮走过在洛杉矶格里菲斯公园。

 

一只美洲狮走在格里菲斯公园,它的身后是世界著名的好莱坞标志。两年前,人们在洛杉矶的格里菲斯公园第一次看到它。无线电项圈使研究者可以追踪它的一举一动,但当地人却很少亲眼见到它。

 

在Wyoming’s Bridger-Teton国家森林,一个动作感应相机捕捉到了一只美洲狮回到麋鹿尸体旁。美洲狮通常会在杀死猎物后拖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来隐藏它。

 

在Wyoming’s Bridger-Teton国家森林,一只四个月大的小美洲狮坐在麋鹿的尸体上。

 

在Wyoming’s Bridger-Teton国家森林,一只雄性美洲狮被镇定剂射击之后,该项目成员收集在搜集美洲狮的血液样本。

 

在Wyoming’s Bridger-Teton国家森林,在镇静剂的作用下美洲狮从树上坠落。

 

在怀俄明州,一头正在进食的美洲狮被动作感应相机的闪光所吸引。美洲狮是非常隐秘的动物,动作感应相机是研究它们生活的最好手段之一。

 

在南达科他州的黑山,猎人肖恩和约翰?富尔顿欣赏动物标本制作者Arlin Stratmeyer的作品。

 

这头被居民射杀的美洲狮,后来被南达科他州的狩猎管理部门没收。为了应对越来越多有关美洲狮使麋鹿和鹿数量减少的抱怨,该州今年批准猎人们射杀了近100头美洲狮――据估计当地的美洲狮数量大约为300头。

 

 

自然类组照二等奖:有毒的美丽 Kacper Kowalski


波兰摄影师Kacper Kowalski拍摄的一组《有毒的美丽》获得荷赛自然类组照二等奖。摄影师从空中拍摄固氮工厂、煤矿和发电厂、垃圾填埋场、有毒废水浸出到地面。

 

人类文明的污渍风景:固氮工厂、煤矿和发电厂、垃圾填埋场、有毒废水浸出到地面。在地面拍摄往往很难把握,无法更全面的展示严重污染和环境恶化,而从空中拍摄却可以看得更清楚。图为2013年9月5日,波兰波尔科维采,KGHM Polska Miedz SA公司的浮选尾矿库,铜矿筛选后剩余的废弃物填满了整个铁桥湖。

 

2013年6月16日,波兰贝乌哈图夫(Belchat?w)发电站,分布在火力发电厂煤炭燃烧后的灰烬。

 

2013年6月16日,波兰贝乌哈图夫(Belchat?w)发电站,分布在火力发电厂煤炭燃烧后的灰烬。

 

2013年6月16日,波兰贝乌哈图夫(Belchat?w)发电站,分布在火力发电厂煤炭燃烧后的灰烬。

 

2013年6月16日,波兰贝乌哈图夫(Belchat?w)发电站,分布在火力发电厂煤炭燃烧后的灰烬。

 

2013年6月16日,波兰贝乌哈图夫(Belchat?w)发电站,分布在火力发电厂煤炭燃烧后的灰烬。

 

2013年7月10日,波兰图雷克的一家火力发电厂的煤炭燃烧后的灰烬。

 

2013年7月10日,波兰图雷克的一家火力发电厂的煤炭燃烧后的灰烬。


 

2013年9月5日,波兰波尔科维采,KGHM Polska Miedz SA公司的浮选尾矿库,铜矿筛选后剩余的废弃物填满了整个铁桥湖。

 

2013年9月10日,波兰Police,SA化工厂是当地主要的化肥生产商,肥料、色素、氨和尿素。

 

2013年9月10日,波兰Police,SA化工厂是当地主要的化肥生产商,肥料、色素、氨和尿素。

 

2013年9月10日,波兰Police,SA化工厂是当地主要的化肥生产商,肥料、色素、氨和尿素。

 

 

自然类组照三等奖:倭黑猩猩 Christian Ziegler

《国家地理》杂志德国摄影师Christian Ziegler拍摄的一组《倭黑猩猩》获得荷赛自然类组照三等奖。

 

2011年1月14日,一只母猩猩在自己搭建的窝中午睡。

 

2011年1月25日,刚果民主共和国Kokolopori倭黑猩猩保护区,一只五岁的倭黑猩猩流露出好奇的眼神。

 

2011年1月26日,刚果民主共和国金沙萨附近,一只勃起了的公倭黑猩猩。据了解,倭黑猩猩通常有着频繁的性行为。

 

2011年2月4日,刚果民主共和国Kokolopori倭黑猩猩保护区,一只木倭黑猩猩。据悉,雌性倭黑猩猩一般在族群中占主导地位。

 

2011年6月1日,刚果民主共和国,一只小倭黑猩猩骑在母亲的背上。

 

2011年6月1日,在刚果民主共和国Salonga国家公园,一只母猩猩在照顾自己的孩子。

 

2011年6月27日,刚果民主共和国Salonga国家公园,母猩猩和孩子在吃水果,而公猩猩(左)在一旁很感兴趣的看但不允许吃。

 

2011年6月27日,刚果民主共和国Salonga国家公园,一只成年雄性猩猩食用刚长出来的树叶。倭黑猩猩饲料几乎完全依靠植物:许多水果、嫩叶和精髓。

 

2011年7月4日,一只年轻的倭黑猩猩在小睡之后伸展自己的双臂。

 

2011年8月1日,宽8公里的刚果河,在一些地区形成了倭黑猩猩和大猩猩之间天然分界线。

 

尽管人类的近亲,但人们对倭黑猩猩知之甚少,他们生活在刚果盆地的偏远地区的野外。倭黑猩猩的生存受到栖息地丧失和野味贸易的威胁。图为2011年6月1日,刚果民主共和国Salonga国家公园,一只年轻的雌性倭黑猩猩进食后午睡。嘴唇上的橙色是它吃未成熟的水果染上的。


 

倭黑猩猩食用的食物。这些食物主要包括水果、植物的嫩芽、茎髓,这些都是动物蛋白的主要来源。另外倭黑猩猩也会吃蜂蜜和大昆虫,如果他们能捉到,小型爬行动物、鸟类和哺乳动物也能成为他们的食物。

 

现代摄影网编辑整理

更多阅读:
第57届荷赛组照获奖作品——自然类 显微摄影:果蔬里有山川河流 谢雨濛《岁月静好》淮海工学院 法国观念摄影大师:贝尔纳-弗孔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