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对话 > 杨洋:浮尘
杨洋:浮尘
2014/2/13 14:04:44  迦沐梓   
 


用影像记录小生命体失去生命特征后的状态,引发观者对生命存在意义的思考


采访:浮尘如尘芥,听起来微乎其微,却似乎带点禅宗的深刻意味,《浮尘》的创作动机来自哪里?


杨洋:静谧的画面会让人有这样的感觉,能从中体会到一些东西,与观者在情感上有某种交流,这使我感到很欣慰。这个系列的第一张照片是一只干死在水泥地上的小蟾蜍,造型特别有意思,你能感受到它死前的挣扎,后来我就有意识的去收集这些我们常见又容易忽略的小生命体,用影像来记录他们失去生命特征后的状态,也许能有以小见大的作用,引发观者对生命存在意义的思考。


采访:在作品中里我看到了一丝忧伤和落寞,这种氛围和调性,或者说是拍摄手法与风格是你刻意营造的么?你期望观者感知的是什么,包含了怎样的考量?


杨洋:这个效果是我刻意营造的,我是在创造影像,它带有我很强的主观意识,我必须掌控整体的效果而不是坐等效果的出现。氛围的营造来自于我的美术经验,过去的作品中也常这么做,我认为既然是艺术创作就应该传达某种情绪,在情绪上与观者产生交流。

 


黑白影像是一种纯粹的光影关系,让情感也变得纯粹起来


采访:是因为黑白影像更为纯粹,所以你才特意选择的么?


杨洋:是的,黑白影像是你做了就容易上瘾的影调,是一种纯粹的光影关系,过滤掉不必要的细节,让情感也变得纯粹起来。这组作品我重拍过三四次,一开始就确定用黑白的效果,也拍过彩色的,我必须跳出生态物种身份像的特征,几次效果都似乎差那么一点,最后决定还是口味重点,低调、凝重、有力量感,带点文艺气息。


采访:这些被摄体寻找起来有没有难度,你一共拍摄了多少种生物,有数过么?你觉得创作中最难的部分是什么?


杨洋:我还真没统计过,如果不重复的话大概有四十多张片子,投稿时东减西减选了24张,每一张都像自己的娃一样,当时没搞清楚投多少合适,其实再减到10来张合适了,能抓住眼球的几张就够了,多了没意义。寻找这些物种确实花了不少时间和心思,要获得造型有点意思的更难,我发微信征集"尸体",响应者不多,可能是对我拍的东西不理解,一般人都说某某地方的风景很漂亮之类的,没人理解你会拍这些东西。也有热心的同事给我送"尸体",但因为造型普通大多用不上,主要还是靠自己慢慢收集,这是创作中相当困难的部分,我对技术层面上的要求都比较低。

 


根据自身的生存环境来发现问题


采访:从《标本室里的肖像》到《浮尘》,你似乎更多的将拍摄视角关注在动物身上,藉由此探讨人与动物间的议题,为什么这类题材是你特别关注的,作品完成度上而言你会分成几个系列?


杨洋:去年参与无忌新锐评选的作品《生活在这里》在无忌网站得到推广,同时受到其他不少媒体的关注,以及后来在国展上获奖的作品《不明之爱》都是跟动物有关的题材,这是我现阶段创作的方向,这个题材有很多可挖掘的影像,并试图去探讨一些问题。在创作过程中会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好像是相同的议题却产生了不同的可能。我没有给自己限定一个计划去推进这整个系列作品的完成,现在正在着手拍摄一个新的系列,我打算把自己的想法榨干为止,还会有各种末知系列诞生,目的在于探讨这一题材的各种可能。

 


采访:对于同一类题材,如何找到不同的切入点深入进去?


杨洋:观念摄影的益处在于它不限定你的创作手段,可以运用各种手段来实现你的想象力,找到合适的表达方式。勤于思考,对现实生活的仔心观察,大量阅读获取有价值的信息,有助于寻找到合适切入点。认真考虑操作的可行性,复杂程度等问题,拍摄过程中及时调整,逐步推进,这一切都要建立在实践的基础上,空想是无意义的。

 


采访:我之前看到过有拍摄误闯高速公路被碾压的动物,探讨的也是人与动物的生存议题。你觉得你创作的作品,其异质性,即独特之处在哪?


杨洋:我看过你说的作品和其他不同的表达方式的同类题材作品,对于同类题材我想每位作者都是根据自身的生存环境来发现问题,并从各自的角度,运用不同的语言来切入主题。我的独特之处在于我的作品切入点比较新颖,观念性更强,语言更含蓄,观察更细微,把人们视而不见的物体拍得很有仪式感,引发人们对这些微小生命的重新审视,并产生更多的联想。

更多阅读:
“默化 —— 古籍里的传统医学文化与当代生活艺术的潜移”6.22-8.1 百年国漫大展Y-COMIC-X?破次元壁登陆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 厦门:廖泽楷个展——入山2019年7月14日—8月14日 摄影师,你的三脚架用对了吗?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