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对话 > 欧阳世忠:新地带—新江南水乡
欧阳世忠:新地带—新江南水乡
2014/2/11 11:47:02     迦沐梓  

 

2013新锐摄影师欧阳世忠


这些影像的形态和符号给我们提供了一种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的相互关系


采访:有人说照片是有体温的,这种温度和摄影师本身的经历以及内心的情感有很大的关系,在《新江南水乡》中,你表达了对故土的复杂交织的情感。这组作品拍摄于什么时候,怎么想到这个主题和影像表达方式?


欧阳世忠:这几年一直在拍摄家乡的题材,作为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温州人,对这里的每一片土地充满了无限的留恋。随着城市经济快速发展,那些土地本身的形态呈现出人类对它们的伤害。对异化中水乡的迷惘、不解、复杂的情感交织中越发强烈,于是我想用冷面美学的方式,使画面远离那些夸大、感伤且主观的意念。单一视角所看不见的面向,能留给观者更多的想象空间。这些影像的形态和符号给我们提供了一种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的相互关系。拍摄这些题材与我的性格内向也有关,所以喜欢没有棱角、安静的风格,来呈现建筑与空间、自然产生共鸣的美感、纪念碑式建筑、人类生存状态的题材。

 


这组系列在前几年就有拍摄,当时只想拍一组宗祠系列,但主题还没不是很明确,起初拍摄建筑物的地面都是稻田,后来给南方周末李楠老师看了,她给我很多建议和指导,表现水乡应该要和水有关系。后来想到利用“镜像”倒影的方法使建筑物看上去有“悬浮感”,这种悬浮倒影既反应了现实江南水乡,又有些荒诞,无论是视觉外观还是意义内涵都会产生明确而深入的反讽。这些造型奇特,色彩班驳,张牙舞爪的建筑物,仿佛一个个与蕴藉深厚的历史文化传统切断了脐带的怪胎……。混杂错乱的建筑视觉不仅直接展示着人们生活的物理空间,也毫无遮掩地折射着他们的精神空间。


采访:从作品里,我们能窥见你对自身、对土地、对生存的审察和思考,没有过分的矫情,而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立场用主观思想去切入和呈现,客观而冷静。


欧阳世忠:人类入侵改造自然界,如此纯粹而简单,产生时空错乱的瞬间,因而对国人的思想、情感、精神、文化审美进行洗脑与更新。今天的人们正充满了惶感“人工神话”与东西方残垣断壁都在我们的周遭森然矗立。摄影人常会忽略或视而不见的物件与空间,我们看到的只是时间的痕迹与划痕,在画面中隐藏着种种可能逐渐毁坏的视觉空间,在精神空虚崩坏的场所中寻找人们忽视的东西。应此我只想用平面的视角,不带个人情绪,让画面更纯粹无暇真实感,呈现人在照相机与当代社会所展现的沉着稳重,希望观者在观看我的作品时思索什么。

 


把作品交给读者来编读,让观众更靠近你的画面去解读


采访:摄影讲究图片叙事,在这些看似差异性不明显的作品中,你是如何把握图片的叙述张力的?


欧阳世忠:影像如同一面镜子,直接间接表现作者内在情与意,因此不要把自己显得那么重要,把作品交给读者来编读,让观众更靠近你的画面去解读,作品与作者之间才会产生“穿透力”,这种“穿透力”会蕴藏着深刻探究和多重意义,内观与反省。


异变水乡中的图像“变态感”让我着迷,我喜欢背离常规的东西,充满暗示,且引人联想,应此用一种讽刺戏虐的视觉叙述方式,来呈现生活中看似巧合却充满矛盾的瞬间画面。这些平淡无奇、乏味的视觉元素让它不断的重复,构成了一幅幅抽象而超现实感的画面。这些横平竖直、沉重冷静的画面进入虚假的自然,而这些作用就像针上的一根线,能将我们最细微的感情缝在一起,当这根针触到其目标时,我们会感到非常痛苦。


这种超常扭曲恰好是这个时代的印象,是人对欲望和痛苦,乃至扭曲的关注和体验


采访:创作手法上,这是一组略带拙气和仪式感的片子,这种特殊处理对你的影像表达有哪些帮助?


欧阳世忠:其实我是故意用无聊老套的“镜像”手法,形式是为内容服务的。“镜像”之后画面这种随意涂抹的五颜六色,任意嫁接的楼阁屋舍,混杂错乱的建筑物,不是更加反讽与悲哀吗?在这组系列中背景是统一“白”色,活性的“白”浓缩了物相的面貌,在相对清洁,纯粹的状态中以把复杂的思绪变为一种单纯的表现,这种“干净”令人不安的完美“江南水乡”就比蝉蜕下的壳一样形成了真实与荒诞的某种关。这种超常扭曲恰好是这个时代的印象,是人对欲望和痛苦,乃至扭曲的关注和体验,呈现了实体感与空壳之间,真实与荒诞的某种关系。

 


我试图展示时间的真实,思考永恒。而思考永恒时会思考到物质变化,用显微镜使扫描式去观看一幅作品,可能看去极为简单,但你仔细放时,了解它能代表含义和能表达的思想时,你的观点可能会改变,能带给观众一种新的观点和所看待世界的方法。


采访:近年来比较流行“景观摄影”,对于这样的一个范本,已经有很多摄影师在做,而且成功的先例也不少,但不能规避万一题材过于雷同或者表现手法过于陈旧和传统,很难出彩的现象。在此情境下,你拍摄这组作品是“蓄谋已久”的“冒险”么?


欧阳世忠:条条大路通罗马,其实什么题材大家都创作过,那得看谁把这口井挖的深,坚持住。应此一切皆有可能,就看你怎么做了。我觉得任何事情,只要投入了大量时间在上面都会对你的生活产生重大影响,你不仅要持续地创作,同时也更不断地对这行的理解、思考你在做什么,和为何在做。你得一直学习,一直进补。


我的作品大致萌生于生活中的经历,新江南水乡其实是新地带—江南水乡(新地带系列包括新地带—海涂系列、新地带—后工业系列、新地带—1号系列、新地带—潜伏系列)。


采访:你最早接触摄影是什么时候,为什么选择摄影作为创作的主要媒介,它给你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欧阳世忠:接触摄影最早应该是在读浙江美校时就学习过,美校里有摄影课程,当时只是为绘画拍素材而已。真正创作时间应该在2007年,美校毕业后一直在做平面广告设计,平时喜欢油画、书法、现代刻字、收藏、杂而不精。这么多年一直在做平面广告设计是为了养家糊口,所以要满足客户的要求,因此在设计上都不太主观,只有在摄影上才能释放自我。
随着时代的变化,改变着我们的想象、冲动、焦虑和喜悦,然而谁又知道呢,也许今天的摄影对你和我来说会变成同一样子、一片诗意的海滩、一个反省的避难所、一个矛盾情绪开放的空间,然后最终是一个无与伦比的能量载体却在无限的空间中延伸,真希望自己能从中悟到生命的意义。

更多阅读:
Woody Lau和他的清新日系风摄影 南方也能大雪纷飞,ps帮你全搞定 上海: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中国首展 第12届上海双年展主题: 禹步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