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对话 > 许熙正:享受当下 我和摄影谈恋爱
许熙正:享受当下 我和摄影谈恋爱
2013/12/31 14:58:08  腾讯  图 许熙正  


摄影就像是修行,有天分自然无招胜有招


记得倚天屠龙记里,张三丰教张无忌天极掌法,要他学会之后忘记一些口诀心法才可迎战,这种无据可循的招数才能出奇制胜。摄影也像是修行太极,许熙正老师告诉我们,摄影就像是一种修行,有天分的人可以把所有技巧学会再丢掉,无招胜有招,仅凭着一份对生活得感悟,反而能拍出与众不同的奇迹。


问:咱们一直跟大家说你的经验,包括昨天拍的莫文尉,最初是什么冲动让你拿起相机用镜头来记录人、事、各种物的?


许熙正:我是家学,因为我爸也是摄影师,他到现在也在拍,我们家的男人都是摄影师,我哥哥和我弟弟都是。


问:刚开始学摄影有什么困难吗?


许熙正:没有。


问:还是天分?那时候多大?


许熙正:比如我刚开始做摄影助理的时候,大概24岁,我那时候学了五个月就觉得OK。我们公司里面会有一些评比或者考试之类的,你得拍一些作品出来,我觉得那时候的作品已经可以看得出天分来了,这些东西出来,以那个年纪或者以我那时候的资力来讲。


问:你现在拍的也是越来越好,你父亲对你之前有没有规划?


许熙正:他是那种很传统型的摄影师,所谓得传统,比如有时看照片的时候,我听他在讲一些别人拍的照片,这个鼻子的影子不可以这么处理,这个不行那个不对,这个应该怎么处理。但是对我来讲是任何东西都可以的,就是没有不可以,所以我们是一定有落差的。

 


问:这个我可以理解成是传统摄影和创意摄影的区别吗?


许熙正:应该也不是,它有点像修行人,摄影对我来讲是这样,我觉得比较好的方式是一开始学摄影的时候你是很多技术一直学进来的,但是技术可能只是一个总和,假设技术是一百分,你把一百分全部学进来以后,你要记得把它全部都放掉。我爸是技术进来了,就放在那里面不动的那种人,但是我是进来以后可以把它全部都丢掉的那一种。


问:这就是你目前最想达到的一个状态?


许熙正:我的解读是这样的,其实它有一点点像武侠小说里面的那种内功,就是你里面的内功已经很强大了,人家一拳过去了,你根本连想都不想一个手回过去,对方可能就已经倒在地上了,有一点点像这样,而不是我在那边练半天再跟你对打,不是那种样子。


人物摄影,需要一双发现美丽的眼睛和一颗互相理解的心


在这么多年的人物拍摄过程中,许熙正老师接触过很多明星,无论是拍摄追求完美的女明星,还是充满个性的文人学者,他的专业态度和职业操守都为他赢得了赞誉。他觉得每一个人都有不一样的美,要善于看见别人得优点,同时理解万岁,要学会尊重对方的创作意愿。


问:你拍了那么多明星,尤其是女明星,她们都是在乎自己美不美,好不好看,抓拍出最好的一面,最理想的一面,你跟她们如何去沟通,让她们能快速理解你的意思?


许熙正:以前我的拍照方式跟现在不太一样,以前可能是去达到目的,比如拍照之前的沟通,我们今天拍照要达成什么样子,这是个目标。但是我现在把这个省掉,因为我现在拍照越来越随性了,不是一般看到的样子,也许我想拍的东西或许连我自己都没看过也不一定。但是这要有个磨合期,尤其是拍艺人,东西拍出来,他们会觉得为什么跟他的想象也不一样,他根本没有办法理解你要什么东西,对他们来讲那些不需要。比如我不喜欢人对着镜头扭啊、摆啊,我喜欢人是在接近他自己真实的那个状态,但是以艺人来讲,他们每天面对镜头,已经是职业性的,需要我把这些想法放掉,其实也还可以,我试过了几个都还不错。

 


问:最近我看到你拍的韩寒,我觉得你拍的韩寒的那个感觉,让我感觉真的是把我理想中的韩寒给拍出来了,你当时跟他是怎么沟通的,因为他毕竟现在是一个颇有争议的作家吗,你怎么用镜头来看他?


许熙正:韩寒基本上不需要沟通,他的性格非常好,不需要你去跟他沟通。他不知道的时候可能会问你你想怎么做,他会问你想做的动机是他要怎么配合你,他是性格极好的那种,因为他自己也是一个做创作的,他知道怎么去尊重人。比如像拍这样的东西,一直到我快要拍的前半个小时,我根本不知道我要拍这样的东西出来,我现在喜欢这样拍,我们先去他们的场子里面晃一圈,有感觉了,我就想把一张桌子放到马路的正中间,他可能在上面写书或者吃饭,因为他有两个角色,一个是赛车手,再一个他是一个文人,我觉得他基本上是接地气的,所以我们看他的脚也是没有穿鞋子的,这种都是很即兴得。我觉得来找我拍的人都是欣赏我的风格的,因此沟通上应该很容易。


问:其实拍得很棒,这一组。


许熙正:我也挺喜欢的。


问:合作的这么多艺人中,让你感觉有哪些艺人不太好相处或者不好拍?


许熙正:不好拍我倒是不介意,每一个人有不一样的美,不要用一种标准去看人家,态度的问题我才会比较在意。


问:现在咱们经过这么多的了解之后,我觉得许老师是跟着生活走的这样一个人,今年是2012年,你有没有想到它灭亡或者它真的是要结束了?


许熙正:没有,完全没感觉,我觉得来了,死了就死了,我觉得死也没什么,我会比较care我在死之前怎么过日子,这对我来讲比较重要,迟早要死的,但是我死之前是不是满足很重要。


问:明年大概有什么样的规划,接下来的工作行程是什么?


许熙正:没有,就像我刚刚讲的好好地去过生活,去学习,其实我这一年来的学习状态超级好,包括在生活上,看人上面,包括在摄影上面的学习都超级多的。我的吸收能力很强,或者我的学习心很强。

更多阅读:
艺术家系列工作坊 | 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 2018全球最佳婚纱照拍摄地名单公布 12个拍摄获奖摄影作品的秘诀 影像窥见生活,2018华为新影像大赛带来的思考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