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纪实 > 台湾摄影师张才:老上海影集
台湾摄影师张才:老上海影集
2013/12/19 11:20:28  现代摄影网  文/食砚无田 摄/张才  

文/食砚无田 摄/张才

 

  

 

开场白:张才,1916年出生于台湾大稻埕。1934-1936年间,赴日本学习摄影。1936年自日返台,在台北太原路创办“影心写场”(营业照相馆),买下生平第一台相机德国莱卡135相机,开始他的摄影人生。本专辑取自张才于1942-1946年在上海拍摄的《上海写真》。图1:台湾摄影师张才先生(1916-1994);

  

跑马厅,1943年。这张照片的机位在跑马总会大楼的窗口上。照片左侧的窗帘布占据了三分之一画面,具有强烈的视觉张力,张才将此照片作为《上海写真》的首张,预示上海历史大剧即将展演。

  

中法大药房,1942-1946,静安寺路。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虞洽卿路(今西藏中路)口西望。老照片左侧为跑马厅边缘,右侧近处为中法大药房(今新世界百货商店处),中远处为国际饭店。

  

先施公司,1943。照片中先施公司占据画面的右半部,左侧建筑是与之对街而立的永安公司,远景中高耸塔楼的建筑是新新公司。如今,街道和建筑基本没变,唯独不见新新公司的塔楼。

  

跑马厅的钟,1942-1946。这张照片的机位在当时“远东第一大厦”国际饭店,在饭店楼上可以俯瞰跑马场地区,右侧近处还可见大光明影院的招牌。

  

街头卖开水的老妇,1943。这张照片的机位在乍浦路桥北桥堍南望光陆大戏院,后改名曙光剧场、外贸会堂。作为老上海街拍者,张才在“扫街”时富有同情心,很注意民生状况,镜头不乏对着底层的民众,给上海留下不少这样的宝贵瞬间。

  

上海邮政总局大楼,北苏州河276号,1942-1946。这张照片已成经典,其周边的景致大致未变。但张才编辑图集时误记成“外滩的海关大楼”。

 

  

电车交叉道,1942-1946。这张照片的机位在江西中路181号建设大厦(中国建设银公司大楼)楼上俯瞰江西中路180号新城饭店(原名都城饭店)门前的车来人往。

  

鸟瞰电车道,1942-1946。张才在图集中没标示路名,图中又没有可辨识的建筑物,只能按图片编辑顺序,估计是在福州路周边大楼上俯瞰某个路口。

  

通惠地产公司,1943。地点不详,网上有人标示静安寺路。这幢大楼中央刻有八卦图,还有一家国芳女子服装公司。
 

  

黄包车与电车,1944,南京路外滩。张才先生当时拍这张街景时,可能也遇上了雾天,汇中饭店(今和平饭店南楼)被笼罩在雾气中。电车上“拜耳健身素”广告却清晰可见。

 

人力车和大客车,1942-1946,位于外滩近南京路口。当年外滩大楼前就像一个停车场,轿车、大客车和卡车一路排开。人力车夫也在车后稍作休息。
 

  

白俄罗斯社区代配钥匙招牌,1943,位于虹口霍山路舟山路犹太人居住区。这张老照片与编号33为同一条马路,只是镜头往上一点,让人看到了建筑顶部样式,由此确认机位在舟山路上。

  

白俄罗斯人,1943,位于虹口霍山路舟山路犹太人居住区。图集中误记为法租界区。

  

白俄罗斯人卖布,1942-1946,地点不详,估计在虹口白俄犹太人集居的一带。
 

  

(白俄罗斯)人卖旧衣,1942-1946,地点不详,估计在虹口白俄犹太人集居的一带。这张照片是张才连续跟拍的一景。片中白俄摊主正在与顾客谈斤头,人说犹太人很会做生意,张才不惜胶卷记录了下来。

  

圣尼古拉教堂(俄国东正教教堂),1942-1946,位于亨利路(今新乐路)55号劳尔东路(今襄阳北路)口。图集中误记为杜美路。

 


  

礼和洋行(德资),1942-1946,位于江西中路255号近九江路口,20世纪40年代曾为中华储蓄银行,是当时洋行中最大的建筑。当年张才拍照的机位是在洋行对面的圣三一教堂的雨棚下。图集中没标示建筑名。

 

 

万国公墓,1942-1946,位于虹桥路1290号。初名薤露园,清宣统元年(1909年)十月,浙江上虞人经润山在上海西乡(今虹桥路、沪杭铁路西侧)购地20余亩(1.33万平方米)筹建,至民国3年(1914年)建成。不久,经润山病故,该园渐被沪杭甬铁路占用。民国6年,经润山之妻汪国贞在虹桥路南、张虹桥购地55.6亩(3.71万平方米),将园西移至此,更名为“薤露园万国公墓”,万国公墓,指不受国籍、种族、姓氏等限制,中西人士皆可安葬的公共墓地。民国23年9月,由上海市政府卫生局接办,改为公营。

  

水上叫花子,上海黄浦江,1942-1946。天无绝人之路,水上照样乞讨。估计张才在游览浦江的船上见到此景,随手抓拍的。

  

告地状,1942-1946,观察地状的书法及文采,告状人貌似落魄丧家的文人。张才在《上海写真》中有不少这样的老照片,可见他非常关注底层劳苦大众的生活状况。

  

人行道上的流浪人,1942-1946,地点不详。行走的洋女人回头望了呆坐在竹篱笆旁的流浪男孩。细看近处,还有蜘蛛网。

 


 

老人,1942-1946,地点不详。看行头,老人不像乞讨者,估摸是苦行者。

  

山东乞丐与狗,1942-1946,地点不详。左侧的建筑眼熟,疑似外滩法租界公馆马路2号法国总领事馆。张才为啥确定是山东乞丐?凭他的装束打扮?

 

 

男孩与狗,1943,地点不详。看对面的街面建筑,疑似金陵东路。男孩蹲在角落,干啥?看身边的“装备”,像是擦皮鞋的。角落还有一块租界的路基石牌。

  

流浪者,1942-1946,地点仁记路(今滇池路)外滩口,背景是中央银行(今中银大楼)。石墩旁(巴夏礼塑像的底座),男人地当床,女人坐着打瞌睡。
 

  

中药铺外的乞丐与游民,1942-1946,
 

 

:

合众事务所门前的流浪汉,1943,地点不详。

  

惠罗洋货公司橱窗前的流浪者,1942-1946,地点南京东路四川中路口。


  

裕大酱园外,1942-1946,地点不详。墙上“酱园拆兑”四个大字很是醒目,难道这家酱园遇到了的资金困境,拆兑酱园?

 

 

酱园,1943,地点不详。这家是酒酱园,此号还兼营绍兴老酒。与當铺的“當”字一样,一个大大的“酱”字,老远就看到了。

 

 

11
更多阅读:
台湾摄影师张才:老上海影集 刘铮:国人 Nick Brandt:野生动物摄影 动物摄影:一只特立独行的狗
网友评论
作者:[管理员]你好,我马上加上去,因为网络转载的时候没有看到作者编辑,请谅解。 2013/12/19 14:30:27
作者:[无田]这是食砚无田编辑的专辑(文字),转载请注明出处为好。 2013/12/19 13:34:09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