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新景观 > 周明:似是而非
周明:似是而非
2013/11/26 11:39:20  现代摄影网  周明  

拍照犹如戴着眼镜端详周遭的事物,既受制于或长或方的框框,又局限于特定透视的观感,然而摄影者却甘愿用这副“眼镜”蒙蔽自己,乐此不疲地描画和裁切纷纭的世界,虽断章取义而不自觉。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只有一种“眼镜”:那是3∶2的长方形画幅,结果同肉眼所见相比拍照通常是在摄取局部,如果想更全面些,必须环顾左右一拍再拍,以便让多几格的底片拼凑出完整的画面。

 

 


  

终于有一天,我换了另一副“眼镜”,自己的眼界豁然开朗,视觉的陈述变得舒畅放纵。每一回拍摄,仿佛置身在陌生的现场,城市的多面性显而易见,生活的质感引人注目,一切都更鲜活有趣。尽管这样的观察有截头去脚的嫌疑,但我看到的却是生活的中段,最有肉头的那部分,用这样的“眼镜”看景瞧人确实不同凡响,感觉不要太好哦!
  

这里的照片就是怀着这般轻松的心情对生活的观望,是好奇更是惊喜,但肯定还有一些别的什么。

 

 

 

 

 

 

 

 

附:顾铮与周明的摄影问答

 

顾铮:你是怎么走上摄影道路的?
  

周明:在我读中学的时候,家里花23块钱买了一个相机,海鸥203。当时照相机算是贵重物品,我母亲总是担心我的手汗会腐蚀铝制的机壳,这多多少少增加了我拍照时的精神负担,何况这相机使用起来的确也太麻烦,所以几乎没用它拍过象样的照片,后来逛公园的时候就丢了。读大学的时候,有了傻瓜相机,开始拍昂贵的彩照,照片得送到香港去冲印,即使是对待每一张留念照都要仔细盘算,一个胶卷最好能拍足39张,于是认真地看书,学了不少摄影的常识,也开始进行自以为是的创作,其实和大多数爱好者差不多,也就是拍点儿童和花卉之类的东西。1990年,一个美国朋友借我一台日本尼康牌F3相机,乖乖,这可是当时我所知道的最顶级的自动相机,背着这个简直有点神圣的专业机器,我已经别无选择了,必须干点严肃的事才行。想了很长时间,决定干点正事儿,拍拍老百姓和他们的生活吧,辛辛苦苦拍了一年,自行车换过三条外胎,穿坏了一双旅游鞋,耗费了一百多个胶卷,结果终于在圣诞节的时候办成了一次摄影展览,名字就叫《90上海,纪实的目光》,总算对得起相机顶盖磨损了的那块漆皮。听到了一些赞扬,发表了几张照片,认识了无数的朋友,找到了做摄影人的感觉,于是趁热打铁,顺水推舟,开始了万里“长征”。

 

 

 《都市形而下》系列 周明

 

 

顾铮:在你摄影的过程中,对你影响最大的摄影家是谁?


 

周明:在我拿起相机之前最崇拜的是布列松,因为年轻时在当时媒体上能看到的国外的摄影作品并不太多,而偶尔见到的老布的照片会让我感到国内摄影的幼稚和单纯。记得大概是90年代初期,布列松的一两百张照片曾经在上海市少年宫办过一个影展,我自己去了两次,然后还花44元的高价买了他的一本画册回家仔细研究。所以早期的创作只是在努力地向他学习。慢慢地我意识到“决定性的瞬间”不足以笼罩摄影的天下,开始对约瑟夫?寇德卡和罗伯特?法兰克情有独钟,其实更看中的是他们的个性和生活方式,所以一度也曾辞去公职,想靠摄影谋生。现在嘛,也许是很少用小型相机拍照的原因,也许是经常考虑纪实摄影多样性的问题,对过去的几位靠大底照片建功立业的摄影家更感兴趣了,比如:给老巴黎编撰档案的尤金?阿杰特、致力于为德国人造像的奥古斯特?桑德、热衷于搜集主流社会弃儿形象的戴安娜?阿巴丝。随着我阅历的增加,喜欢的摄影家自然不会是一个两个,他们是一批人,我要定期地调整他们的座次,与他们的作品进行对话。

 

 《都市形而下》系列 周明

 

 

顾铮:请你介绍一下摄影对你的重要性
  

周明:小的时候,我有丰富多彩的生活经历,因为父母是军医,生活在部队的大院里,曾经在陕西、江苏、吉林、北京这几个地方生活过,这期间坐过无数次的火车,夏天去水塘里扑腾,果园里偷果子吃,冬天在球场上奔跑,在滑冰场上消磨时光。学校里跳级和留级的记录起码有五六回。那时是文革期间,书读得不多,但学工、学农、学军、学商这类的开门办学却一个接着一个,特别带劲。可是15岁以后来到上海,定居下来,生活方式就简洁起来,简直到了贫乏的地步。除了做学生,就是当老师,连续的十几年里,典型的生活差不多就是从家门到校门,然后再从校门回到家门。评良心讲,做教师我挺卖力的,也相当称职,但经常性地确实又是缺少激情的,因为我总觉得象我这样子的老师在学校里实在是比比皆是,这让我有点沮丧,很难自豪起来。还好,我结识了摄影,与摄影的勾搭重新开辟了我内心无比向往的自由天地,我体验和享受到曾经渴望的那种自在的生活。摄影给了我新的身份,我凭着拍照这个借口,游手好闲,走南闯北,我可以理直气壮地用镜头比划生活,堂而皇之地用取景器审视社会,大胆地凑近我感兴趣的人和事,将他们的表情统统收进我的相机。有时连我自己都很纳闷儿:我不知道自己是在拍照的时候戴上了轻松自在的假面具呢还是在不拍照的时候戴着一本正经的假面具。从事摄影十多年后,看着我长大的人都告诉我这样一个事实:我比过去年轻了,开朗了,感性了,健康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摄影还是我的美容术和健身法。当然摄影的意义远远不止这些了,摄影现在是我最最重要的生活方式,假如有人剥夺了我拍照的权利,无异于是把我关进了拘留营。同摄影相比,我的正当职业有时反倒象是业余爱好似的。摄影常常帮我检索自己的思想,提升自己的能力,摄影给我的生活烙上了既令人期待又不可预知的印记。不可能成就摄影的什么,但摄影一定可以,或许已经成全了我。

 


 

《海市蜃楼》系列之卢森堡 周明

 

 

顾铮:你目前正在拍些什么?想过今后的发展吗?
  

周明:两年前,我出了一本个人画册,那是我摄影经历上的一个转折点,从那以后我就主动放弃了过去的拍摄方法。目前正在用比135大一号的相机拍摄城市里的社会性风景。我有一种预感,自己的摄影方式会越来越单纯,越来越理性,越来越背离纪实。其实就是在以前我所拍摄的那些东西和一些本地土生土长的摄影家们就不十分合拍,感性的成分少,暧昧的倾向轻,我认为是有那么一点另类的,肯定不是上海代表性的影像的风格味道,当然啦,这决不是什么坏事。现在想要改变一下自己,并不是要融入某种地域的特色之中,只是想挑战挑战自我罢了,所以不再用小相机扫街了,过去走哪儿都带着相机的,现在只有需要拍照时才会那样做,现在也很少抓拍和偷拍,虽然我还是相当擅长这些的,我想让摄影更加成为思考的结果,而不是行动的结果。是个体性的观察,而不是潮流化的眼光。是出自于兴趣,而不是被功利左右。不过想归想,做起来还是挺不容易的,但也许正是不那么容易所以才更加有意思。

 

《海市蜃楼》系列之 西班牙

 

 

现代摄影网专稿 转载请注明出处

更多阅读:
周明:似是而非 百年前的上海 杜明星《枯》南京视觉艺术职业学院 王应超:失联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