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对话 > 李楠:没有问题的摄影师,不是好摄影师
李楠:没有问题的摄影师,不是好摄影师
2013/10/18 12:20:05  现代摄影网  李楠  
 

《影响——中国当代摄影精神交往录》,一本近年来不多见的叫好又叫座的摄影理论书。在该书第二次印刷出版之际,新浪图片主编翟红刚,与作者李楠进行了一次深度访谈,关于这本书、这本书中的摄影师和书外的摄影界。

 
翟红刚:《影响》自出版以后,社会反响不错。出版才三个月就第二次印刷,一本摄影理论书籍如此畅销,实属不多见。你对自己的第一本摄影书,有什么期许?

 
李楠
:我自己的想法,是不想写一本仅仅提供话题和故事的书。我希望呈现出来的是在时间沉淀中得出的观点和思想,而且这些观点和思想有从个体意义转变为公共意义的价值与可能。否则,把这个摄影家写得再怎么传奇,再怎么了不得,那也仅仅是他个人的经验与经历,对别的摄影师,或对别的人,有什么可以触动与借鉴之处呢?所以,这里出现的摄影家,都在谈他们的问题,他们的困惑,他们为之付出的痛苦求索过程,甚至反复徘徊的怀疑和迷茫。正是这些困惑与痛苦,获得了很多人的共鸣。这些一步步在实践中推进的思索,反而是最有意义的。

 

张新民作品

 
翟红刚:你在书中访谈了21位摄影师,这些摄影师的拍摄风格和社会知名度差异很大,你是如何选择这些摄影师的?

 
李楠
:其实我在后记里谈到了这个问题。我选择摄影师,不是看资历,也不是看名气,比如他现在红不红这些外在的标准。而是看他是否经历过时间的考验,他的艺术生命是否经历过高峰低谷的错落与回旋。同时,这些摄影师可以作为某种类型摄影师的代表。比如张新民,以影像对农民工进城这一内涵丰富的问题做了系统性的社会学观察——可以作为纪实摄影的一个范本;再比如区志航,以一己之力、以符号化的“俯卧撑”实现对社会公共事件的对接和干预——他就是网络时代、公民社会里产生的非常具备当代性的艺术家;再比如马良,开始他的造梦时,无人理睬,完全靠自己的坚持和大众的支持最终获得了艺术和市场的认可。他曾被认为是一个新锐,但他在前年拒绝了某个新锐评选的邀请,理由是:如果我还是新锐,那么现在那些披坚执锐奋勇前行的摄影师们又算什么呢?——他可以作为观念摄影家的代表。再比如宁舟浩,他是一个税务干部,工作和摄影毫不搭界,摄影师只能是他的精神身份——他就可以作为这一类摄影师的典型个案。最终这些摄影师合起来是一个群像,能大致呈现目前中国摄影生态的一些面貌。

 
翟红刚:经常看你的摄影评论和随笔,获益良多。作为摄影评论家,请谈谈你的写作风格?

 
李楠
:我是什么风格,可能还是由别人来评说比较合适哈。不过我听到的比较多一个说法是,我的人和我的文章反差比较大——文章很理性,很冷静,甚至很犀利,像男人写的,而且还是老男人写的!人嘛,尚与性别相符。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我还是比较喜欢这种为文之道。有人说很喜欢我的文章,也有人说看不懂。呵呵,我希望我的文字给读者提供一个有质感的阅读体验,也希望它能更多地指向公共空间。假如读者在读了我的文章后,不觉得浪费了时间和金钱,还有一点点收获,于我,就是很大的满足了。

 

 

区志航摄影作品

 
解决问题,摄影不是方法,而是路径

 
翟红刚:你在书的自序里提到,摄影的问题,不仅是如何面对世界,更是如何回归自身,“摄影,最终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这个说法对我很有启迪。能否进一步阐述下你的观点。

 
李楠
:如果一个摄影家说自己从来都没遇到过什么问题,我对他的话是持怀疑态度的。可以说,没有问题的摄影师不是好摄影师。摄影对一个严肃的摄影家而言,不是谋生的工具,或是获取荣誉的手段,而是解决自己的问题,精神上的问题,灵魂深处的问题。因为,只有当你诚实地无从回避你的问题时,你才能够在这种内省中与自我格斗,进入到你以前未曾身临的境界。我听到不少年轻的摄影师说他们喜欢孙京涛的那一篇。孙京涛的摄影经历一波三折,他不断对自己的摄影提出质疑,从早期人文关怀式的纪实摄影,到观念摄影,又回到自我内心与个人体验。有意思的是,孙京涛的个人摄影经历几乎与中国当代摄影的几个阶段相对应。所以,个人的问题,其实脱离不了时代与社会的背景,而且,会折射出时代与社会的问题。解决问题,摄影不是方法,而是一条路径,尽管道阻且长,但只能义无反顾。

 
翟红刚:摄影真是一场苦旅,像罗兰-巴特所言,摄影的乐趣在摄影爱好者那里?

 
李楠
:廉价的快乐,还是高贵的痛苦?你可以自己选择。

 
翟红刚:任何艺术创作行为,都离不开直觉和理性。摄影师对自身所遭遇问题的反思属于理性层面,那么在摄影创作时,是直觉重要,还是理性重要?

 
李楠
:安迪-沃霍尔说,当我要思考时,就会变得很糟糕。直觉对艺术家无疑很重要。但如何利用好直觉,可能又需要理性。人的行为和活动,受制于一个复杂的心理、生理系统,很难说其中哪个更重要。只能说,直觉多为天赋,极其重要,但仅仅依赖直觉,可能行之不远。同理,理性强大是个优点,但只有理性,也挺可怕的。从艺术的角度讲,无论是直觉还是理性,能做到极致,都是了不起的;最怕的是,哪边都不到位。

更多阅读:
看与被看——关于中国当代摄影探讨研究 轻松Get√油画风格人像 纪实性国外婚纱摄影写真 玉村康三郎:百年前的日本
网友评论
作者:[一·舟]学·习· 2013/10/20 19:52:52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