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现代派 > 沈晶茹:上海很近,上海很远
沈晶茹:上海很近,上海很远
2013/9/30 10:52:42  现代摄影网  沈晶茹  

 

起点


她的起点不是学校,而是上海南站的门口。
她穿着艳红的衣服立在上海面前,即将面临庞大的车流四处飞窜,冲撞眼球的巨幅海报,傲然行走的高跟鞋,满城冶艳的灯。
她和其他“新上海人”,都会以这座城池设定的时速往各个方向衍射。
那么,究竟是上海抉择他们去做什么,或是他们去选择上海是什么样的。

 

夜女郎


空洞的长街,妖媚的眼角,转角的黑猫,神秘的男士,轻咬的下唇,扯掉的领带,踮起的高跟鞋,眯起的眼眸,手中的纸钞,红唇的开启,悄然怒放的玫瑰纹身……褪去黑色的兜帽和斗篷,梦魇中扬起腥红的裙摆,与鬼魅整夜共舞弗朗明戈。
她们圣洁地嫁于黑夜。拥有一半哥特一半媚骨的信仰。
这个夜空,给了那些虚无的人涂鸦。
极端的自由,使之张开嘴,就能感受风袭着血腥玛丽的芳香在舌尖上狂舞。
一朵暗红色流云,从黑色高楼间的空隙中迂缓经过。
黑色高楼之上,匍匐在城市上空的云层浩瀚移行,似一场庞大静默的朝圣。
爱,比死更冷。

 

工人


来自地心引力的疲惫。
工厂看起来像被荒弃的古城。
古老而有力。
阴沉的空中忽然传来婴儿的哭声。
她机械的动作莫名地停顿了一下。
活在充斥着张力的块面,和嚣张的浓烈色彩中,所以把自己嵌进这座几何图形,所以心变成拥有四个直角的完美的正方形。绝对的棱角,便意味着毫无棱角。
银色的扳手叩击着同样泛着金属光泽的月亮,发出吊诡的声音留给野狗咆哮。
滚落在一边的红色油漆桶。

 

白领


上班的人们泛泛入雾去,他们漠然走过一座一座寂冷高大的楼宇,穿梭于斑马线交织而成的都市森林里,分别走入自己所祀奉伏阙的那幢“庙宇”中去。
空旷溟濛的城楼上空,只有无尽延伸的地铁呼啸声响彻回旋。
无数大厦的半腰之上,雾霭像片灰色的大海,舒卷涌动。
沉湎在海浪里影绰恍惚的上海背后,一道锐利日光突然破雾而出洒满上海。
那一刻,梦和星光,全落下。

 

老板


地面上,被天光映亮的那标志规矩着这城市的动能。
若是说上海显得冰冷,是因为她的火焰是永恒的,燃烧的建筑烘烤着思想。
一旦准备好了万劫不复,她便会赠予一个意喻不明的眼神,然后似笑非笑地离开。也许明天世界就准备去记住她的名字,也许这名字将不会再出现。
毕竟上海滩跳动的心脏,是一个会倒出梦幻来的器皿。
如果你流动的血液里向来带有引擎的轰鸣声,那么可以相信,你有资格沦落在这靡丽的幻境中,支离破碎,无法自拔。

 

营业员


节奏,醉氧,拉菲。霓虹灯,黑色火焰。红灯转为绿灯,路牌指向各个方向,我不记得。木偶,口红效应,拼图的一块,波普。沉湎,游浮,耳语,声呐。电子鼓声,空无一车的高架。柔软的表,指针,停摆……
她们从原始的艳丽的桃红渐渐演化成了酒红,银灰,深褐……也学会了戴上各种各样合适的面具,了然即便想摘下面具,也先要学会戴上。但是等到自己有能力摘下面具的那天,却发觉自己并不那么想面对真实的自己了。套着或冰冷,或谄媚,或骄傲,或无辜的面具行走在醒眼怪诞的奢侈品广告之下,穿过奔腾不息的光河与网络间,和无数人照面并奉上精心描画的表情……从火车站门口向外跨出去,多年后再见,谁还会是原来的自己。
谁会记得,森林深处,大风吹。

 

餐厅服务员


花就是那么一路诡异地绽放,通往圆得死寂的月亮。都市里白色面具如同一片静谧的马尾藻海。黎明时分,卡地亚大厦前有赤色花瓣纷纷坠落,连凝冻的高架下也散漫着彼岸花的芬芳。


她面向彼岸的满城灯火回忆海洋。
以及奔跑。
在城市的最中央,恍然听见七年前的月光。
她疲倦地笑,看见了么,蝴蝶在朝太阳飞。

 

 

 现代摄影网首发作品 转载请注明出处

更多阅读:
沈晶茹:上海很近,上海很远 Emer Gillespie:拍你,拍我? 鬼才时尚摄影师Bela Borsodi Kim Kyung Soo摄影作品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