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访谈 > 专访《了不起的盖茨比》戏服设计者凯瑟琳.马丁
专访《了不起的盖茨比》戏服设计者凯瑟琳.马丁
2013/9/10 16:28:34  外滩画报   


凯瑟琳.马丁出生在澳大利亚的林德菲尔德(Lindfield),对自己的澳大利亚人身份,她很是骄傲。一方面,澳大利亚是一个混合着多种文化的移民地区,英国人、中欧人、中国人、印度人混杂居住在一起,各种各样的文化相互渗透,培养了凯瑟琳开明的文化观念。另一方面,澳大利亚人开疆拓土、征服自然的冒险家精神也保留在她骨子里。“我从不畏惧在艺术上做出新鲜的突破性尝试。”她说。

她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度过了青年时期。和多数青年人一样,她对艺术的热爱首先源于音乐。“我是在摇滚乐、迪斯科的时代中长大的,”她语调轻快地回忆道,“跟《周末夜狂热》里的约翰.特拉沃尔塔没什么两样。”

后来,她对音乐的兴趣渐渐过渡到电影。1939 年的电影《乱世佳人》和一系列好莱坞默片启发了她对电影舞美设计的兴趣。“我还爱着意大利电影,是费里尼的忠实粉丝。”凯瑟琳说,“《查理与巧克力工厂》的美术设计则是我近年来最喜欢的。”

在澳大利亚国立戏剧艺术学院学习时,她的作品出现在学生联展上。毕业不久,刚在戏剧界崭露头角的师兄巴兹.鲁赫曼回母校参加展览,看到了她的作品,便力邀她参与自己的制作团队中。早期,他们合作了一系列舞台剧,诸如《狂人日记》、《一个波西米亚人》和《仲夏夜之梦》,均获得不俗反响。



今年 6 月,凯瑟琳与 Prada 为《了不起的盖茨比》联袂设计的戏服在东京展出。



《了不起的盖茨比》片中,黛西佩戴的珠宝由凯瑟琳和 Tiffany 合作设计。


“阅读菲茨杰拉德的作品时,你会感觉到文字背后藏着一个渴求新意的作者。”凯瑟琳.马丁说,“20 世纪的历史就是一部用战争颠覆旧世界秩序的历史。人类学会了使用机器、枪械,现代科技与现代文明撼动了原来的权力体系。所以,这部电影是与当下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这是巴兹、缪西娅和我在共同创作时达成的共识。”

此外,三人的共识还包括:飞机、桥梁和摩天大厦,用更具现代性的纽约为故事背景,代替 1920 年代的纽约,故事中的人物是年轻、有活力的现代人,而不是老派古板的“绅士淑女”。

所以,在观看本片的过程中,观众或许会产生时空错乱、当代事物“乱入”的迷思。“但我希望让观众接受挑战,”凯瑟琳说,“也希望他们能理解我们的用意。”



B   = 《外滩画报》

C.M =  凯瑟琳.马丁

B:你认为《了不起的盖茨比》是最能代表 1920 年代的故事吗?


C.M:不如说是 1920 年代的一个绝佳故事范本。其实,这个故事在现代社会也是成立的,你知道,我们每个人都在经历这样的挣扎,我常常觉得现在的人们正在重蹈“美国梦”。比如,什么才是道德正确?金钱和财富是不是泡沫?爱情和浪漫主义之梦是不是仍然具有价值?我想,盖茨比这个角色之所以引起共鸣,原因在于他是英雄主义浪漫梦的化身。他为了财富可以不择手段,但追逐财富的唯一目的又是为了得到纯粹的爱情。菲茨杰拉德的故事是具有现实意义的。


B:你在当代文化中为《了不起的盖茨比》找了参照物吗?

C.M:没有,我从另一头走进去。我的意思是,从历史资料里找出有现代性的点,然后重新解读。1920 年代确实是一个涌现了大量现代时装的时代,人们去掉裙撑、放低腰线,甚至穿单肩和短裙。当你在一百年前的古老资料里找到这些现代元素时,会倍感惊讶。



B:越来越多的时装设计师参与影视和舞台剧的戏服设计中,这是一股趋势吗?

CM:戏服设计师和时装设计师的交流始终存在,这是非常合理的。时装设计更关注设计本身,而戏服设计更需要考虑人物性格。我希望这样的合作能带给双方滋养,碰撞出创意的火花。


B:你最想成为哪部影片的美术指导?

CM:1963 年维斯康蒂(Luchino Visconti)执导的意大利电影《豹》,美极了。



B:今天, 我们应该如何将 1920 年代元素融入日常衣着中?


CM:戴头巾是最好的选择,也很方便,1920 年代的女人都戴着头巾。近几季,PRADA、J.Crew 等品牌都出了许多头巾款式。其次是低腰线连身裙,还有钉珠或亮片等元素的运用。


查看全文:http://www.bundpic.com/2013/09/23367.shtml


更多阅读:
专访《了不起的盖茨比》戏服设计者凯瑟琳.马丁 第十届“耐司杯”中国摄影在线网上摄影大赛揭晓 《舌尖2》被指抄袭BBC《人类星球》 《武汉印象2013—摄影卷》读书会开讲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