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艺术展 > 北京:此时此地,无聊乃至无穷的延误 2013.8.31-9.30
北京:此时此地,无聊乃至无穷的延误 2013.8.31-9.30
2013/8/27 14:10:53  现代摄影网  mincy  


------------------------------------------------------------------------------------------------------------------------------------------------------


展览日期:2013-8-31 至 2013-9-30

主办单位:荔空间


展览地址:北京朝阳区机场辅路草场地艺术区红一号F座


艺  术  家:蔡东东、戴亮、葛磊、刮子、何迟、韩五洲、贾淳、姜波、姜培源、厉槟源、雷本本、梁  硕、胡庆泰、孙妍、石玩玩、夏国、杨健


------------------------------------------------------------------------------------------------------------------------------------------------------


当代的概念看上去是毫无疑问的苍白和空洞,事实上,我们怀疑当代艺术这个概念成为艺术的中心,是因为要寻找何以可能为其不是,而不是一本正经地理论化这一概念。
 
当代艺术只有反映出自身的有效性,我们才能就其意义展开讨论,仅仅凭借其在现时的制作和展示的表征则毫无说服力。因此有了这样的质问:究竟什么是当代艺术以及当代性?当代艺术何以被制作并且展示出来?在我看来,当下是这样的时刻,它既不通向未来,也不返溯过去。自古典的偶像被质问和终结开始,怀疑成为化约一切过往、标准、传统、伦理和美学常例的不二法门。
 
为什么我们对当下、对此时此地有兴趣?当下在成为形而上学的沉思或哲学批判的课题之前,如何从我们的日常经历中体现出来?
 
我们所处的历史时刻恰好就是这样的境况,我们于其中重新考量,不是抛弃,不是反对,我们可以说我们正在经历一个优柔寡断的、延误的时代——一个无聊的时代。当下已经不再是一个过去通往未来的转折点,它反倒成了对于过去和未来的永久性重写,今天,我们仍然被困在现时——它自我复制,但并不引向未来。我们仅仅是失去了我们的时间,这一无限历史视角的丧失产生了一种徒劳无功的、被浪费的多余的时间,借以验证超越生命的纯粹存在。
 
现代性成为一个怀疑的时刻,我们对所有曾经坚固的信仰和价值感到厌倦和犹豫,人类对现代性的规划正在崩塌和沦陷,那些主义、运动、革命、计划甚至经济的持续增长等等一切导致人们付出热情和信仰追逐的东西,必须在消退的余烬中被重估和哀悼!
 
我们正在经历这样一个时代,当我们开始质疑我们的理性,此时此地开始变得重要,我们决定放弃对未来的构划,放弃对历史的恪守,我们变得疑惑、犹豫、不确定、自我异化,我们在去历史化的时间中质疑历史的真实性和现时的存在感,我们甚至对当下和在场产生怀疑,雅克?德里达令人信服地阐明了在场原来是被过去与未来所反复篡改和腐蚀的,包括艺术史在内的历史不能够被理解为在场的接续。
 
此时此地,是一种无聊乃至无穷的延误,是一种过剩的时间,无用的时间,被悬置的时间。当我们试图对当下的艺术境遇进行观照,发现我们已经被迫陷入一种纯粹的重复浪费时间的仪式,并且严肃周密、一本正经。

更多阅读:
10件在艺术界中比天份更重要的事,或许在人生中也是。 千万不要找街头摄影师做男朋友! 培养艺术消费,从艺术走进生活开始 Todd Hido:在摄影中描绘记忆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