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人物 > 郭台铭:代工之王的那些事儿
郭台铭:代工之王的那些事儿
2013/7/12 11:50:51  现代摄影网   

  

 

代工之王——这是坊间“献”给鸿海的称号。稍加玩味,似乎就能在这个称号里,看见充满荣耀的“王”者之冠,也看见写满曲折的“代工”之路;看见意气风发的前进步伐,也看见不忍卒睹的残忍血汗;看见天使熠熠生辉的翅膀,也看见魔鬼狰狞不详的面庞。有媒体称,这一称号一如鸿海董事长郭台铭给人的双重印象,道德上近乎洁癖,作风上永远霸道。亦有网友精确评价道:“既宽容又严苛,既温和又暴躁,既慷慨又节俭,既单纯又狡诈。”

  

深沉的策略家

  

不得不承认,鸿海的成功与郭台铭本身的远见密不可分。在上世纪80年代,重视知识产权的台湾企业家寥寥可数,郭台铭位列其一。这似乎并不符合人们的刻板印象:代工业远非高科技行业。事实上,2004年,鸿海以1180件专利,成为台湾专利数最多的公司。正是对科技创新的重视,帮助郭台铭赢得了许多大额订单,也使鸿海成为诺基亚、摩托罗拉、惠普和苹果等大型IT企业的“模范供应商”。难怪有人说,郭台铭的客户和合伙人名单看上去就像一份科技界的名人录。此言不虚。这除了得归功于郭台铭重视技术创新这一“远见”外,也与郭永远霸道的“虎口夺食”竞争策略有关。

  

有着“IT产业布局最深沉的策略家”之称的郭台铭曾经把与客户的合作分成三种境界,分别是维护客户、吸引客户与超越客户。从永远按时达到客户的所有要求,到努力推陈出新吸引新客户,再到超越自己的同时超越客户的期望值,显然,郭对鸿海的定位是第三种境界。对于重视精益其精、深谙品质之道的郭台铭而言,只有最好的客户,才是值得超越的客户。而要寻找最好的客户,就要比别人更敢下险棋,然后在持续不断的谈判、冲突、妥协的过程中化险为夷,由此开疆辟土。鸿海进入手机代工市场的表现,简直就是郭台铭对第三种境界的完美阐释。

  

新世纪之初,在互联网泡沫的冲击下,IT行业开始流行将边缘业务外包,以期专注于核心业务。鸿海以极快的决策速度看中了手机代工市场这一当时的蓝海。行动速度有过之而无不及,鸿海在一年内便拿到了当时最大的手机企业诺基亚的订单,第二年拿下摩托罗拉的订单。太快的成长,让鸿海面临着如潮而来的质疑之声。正此之时,郭台铭果断地当了一回演员,在高盛科技论坛上从口袋里掏出富士康制造的摩托罗拉最薄款手机,重重地在地上连摔3次,随后招呼在座好友思科中国总裁杜家滨给他拨电话。手机铃声响起,郭台铭微微一笑,俨然打了一场胜仗。
 

 

这正是鸿海帝国的版图徐徐展开之时,2002年左右,“中国制造”一词也同时被启动了,几乎是须臾之间,“中国制造”及其背后的代工模式吸引了世界的目光。

  

不少目光聚焦于代工企业让人倍感神伤的本质:位于附加值最低的产业链下游,劳动密集,还注定要承担市场全球化的汇率风险。这样的代工企业在有着广阔廉价劳动力市场的中国大陆遍地开花,其中,鸿海被认为是全世界高科技外企中“力用中国”(大前研一语)最成功的,它在全大陆四个直辖市、十余个省市都开拓了生产基地。这个故事的开始,还得往前推至十几年前。

  

1985年,在中国大陆对外开放形势仍不明朗,外界投资普遍谨慎的前提下,郭台铭在邓小平画下的那个圈里,也画下了一个圈。他来到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对着陪同官员说:“眼前看到的这一片地,我全要了。”这一片地,就是后来的龙华科技园。“开放的移民城市有着无限的活力”,郭自己如此解释选址的缘由。这片土地显然并未辜负他的期望。至2010年举厂内迁那一年,全厂逾40万工人的规模,被媒体称为“紫禁城”。这一称喻因着连环跳事件而若隐若现地漂浮着不详的、末日的气息。

  

2010年,对富士康的外部声誉来说,绝对是不堪回首的一年。至少12个年轻人相继跳楼自杀,舆论在媒体连续追踪报道中不断发酵,其焦点不断转移,但很难离开这一个重心:即血汗工厂对年轻人生命力的压榨。《南方周末》称他们几乎被机器劫持了,像碎片一样孤立地活着,“他们每天上班,下班,睡觉,上班,下班,睡觉。像钟表一样的生活……”

  

类似的指责,早在这些年轻的生命随风而逝前,就出现过。2006年6月14日,英国《星期日邮报》报道称,生产iPod的中国女工,每月收入仅50美元,每天工时却长达15小时。一石激起千层浪,国内外的报道随即跟进,一时之间,似乎全世界都关注着,在那个郭台铭意气风发画下的圈里,有多少年轻女工,年年月月日日,悲惨以度。尽管两个月后,苹果在官方网站发布富士康工厂劳工调查报告,为富士康澄清不存在“血汗工厂”的事实,然而,对郭台铭是“压榨员工的资本家”、富士康是“血汗工厂”的刻画,自此深入人心。连环跳事件,不过是又一次聚焦了大众的目光。股东会外头甚至聚焦了劳工团体举白布条、烧冥纸以抗议,他们同时大声向全世界呐喊:“我们不要刽子手总裁!我们不要血汗工厂!”这样一出相当台式的“立法院”闹剧,足以让他们所为之呼吁的人们瞠目结舌。

而素以慷慨、慈善之名显达的郭台铭,一挥手,人均加薪逾千元。作为其时有着80万员工的代工企业而言,此举所费不菲。大气的手笔,似乎掩盖了郭台铭的手足无措,也不免让人忽略了他对员工管理、劳工制度更真实的想法。

  

傲慢的企业家

  

没错,任何一个优秀的企业家都唯贤是问,郭台铭也不例外。他自己解释富士康就是“聚才乃壮,富士则康”之意,再加上一直以来对核心技术的坚持,他也不可能忽视优秀人才的重要性。然而,他强调的是独裁为公,认为民主是最没有效率的管理,“民主是种气氛,让大家都能沟通,但是在成长迅速的企业里,领袖应该带着霸气”。郭台铭本人的行事风格与价值观念,对富士康一度被人横眉冷对的“军团文化”的形成,有着不言而喻的重要影响。

  

在一个军团中,整体的重要性远远大于个体。过去,在郭台铭心中,个人是最不重要的,不过是劳动力的一个具体数据。例如在深圳龙华,每年都有用之不竭的劳动力,他们廉价、好用、极少抱怨。他自豪于一个一个不起眼的小螺丝钉,组建起了全球规模最大的代工机器。那时的他,常挂在嘴上的一个故事是:全世界的公鸡每天早上都会起床啼叫一番,每只公鸡都以为太阳的升起是自己的功劳,可是事实上就算没有公鸡啼叫,太阳还是一样会每天升起。显然,每只公鸡指称每一个员工,太阳指称富士康,个中含义,不言自明。正因此,他不喜欢主动要求加薪的员工,也不怎么主动给员工加薪。

  

《经济观察报》2010年的报道称,鸿海在过去的20年扩张速度惊人,但它给多数一线员工的薪资,20年来却没有进步,仍然只发中国各省市规定的最低工资。鸿海招募到的农民工,想要获得在城市生活的基本物质保障,追上年年上扬的物价,只有长时间加班这一条路。

  

连环跳事件,不得不使郭台铭在重新审视企业的转型之路,也重新审视他对员工的看法。然而,媒体希冀他拨开云雾,看见“每天在生产线要举起3000次手臂、常常被保安无理叱喝、住在拥挤宿舍中的一个个员工,也是别人的儿子,也是别人的女儿”,倒未免显得温情有余,且要求的“level太高”。假以这样温情的目光看待这个世界,这样的“血汗工厂”、这样的流水线作业方式、这样扼杀人类生命热情的生存模式根本就不应该存在。然而,真正悖谬之处在于,这样的存在,的确养活了很大一批人。对他们而言,这也许是一个糟糕而不值得期待的时代;对郭台铭而言,确实是他们的悲惨度日使他更直观地看到了代工的困局。

郭台铭始终在思考转型。鸿海这样的代工企业几乎承担了所有风险,却把最大的利润留给了上游的品牌大厂。有数据显示,苹果公司毛利率40%,鸿海却不到10%。随着廉价劳力发挥到极致,成本已经被压到最低,代工行业的阻力也开始累积,郭台铭过去曾引以为豪的“在别人认为没有利润的地方,做出盈利,且不是小数目”不会是通向永恒的一马平川。在上个月26日举行的鸿海股东大会上,作风向来强硬的郭台铭不得不因股价的下跌向股东深深鞠躬示歉。自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来,鸿海已大跌逾六成。

  

当企业被逼到墙角,要么坐以待毙,要么主动转型。郭台铭是有魄力的。在2013“关键年”,郭闭关两月,筹划公司的“世纪转型”:舰队分拆、大小通吃、布局最后一里将成为主轴,或许布局还包括向他素来厌恶的三星看齐:建立自有品牌。

  

那个时候,鸿海也许可以脱掉“代工之王”的“桂冠”,再一把摘下另一个满缀目光与谈资的光环,历史或将郭台铭定格成雄才大略、为事业贡献毕生的优秀企业家形象。至于那一大批曾经被代工企业养活、为代工企业添上悲剧情愫的人,那个时候,他们将在人生的下一个转角遇见天使抑或是魔鬼,不再会是郭台铭所关心的。毕竟,除了工作狂、企业家,郭还有别的身份。他以别的身份所关心的事情,也更容易招致街谈巷议。

  

一方面,郭对因病去逝的前妻林淑如的情谊似乎光可鉴人,令不少民众相当感动;另一方面,郭台铭绯闻之多令人咋舌,先后与包括刘嘉玲、林志玲等在内的众多大牌女星传出绯闻,甚至林淑如在生之时,郭便已传出过外遇对象。但他并未对此遮遮盖盖,反而挠着头回应,“做生意逢场作戏在所难免,这绝非推托之词。”同时直问在场男人,“你们哪一个没有逢场作戏过的,请举手”。结果有两人举手,郭台铭说:“哇!有两个!我钦佩你们。”好一派天然纯真状。

  

2008年,前妻去世三年后,郭台铭迎娶了小其24岁的舞蹈老师曾馨莹。郭的风流韵史也自此告一段落。有媒体以“打败林志玲”为标题,细数曾馨莹值得被郭看中之处;狗仔们紧跟他们的一举一动,去吃个关东煮啦、看个电影啦等等,均稳占花边一角。郭台铭对外这样形容娇妻:“我在她身上闻不到铜臭味,只看到真善美!”

  

真情或假意,当局者迷,旁观者也未必清;深沉或傲慢,那不过是一些零碎标签。作为企业家,他具有远见、敢想敢做,行事霸道而又不会羞于承认错误,从很多方面看,他都是单纯的乐观主义者,永远努力奋斗,永远享受生活。郭所拥有的,对他而言,无疑是最好的时代。然而,生活在为他的霸道价值观念所塑造的“紫禁城”中的一个个个体呢?他们永远努力奋斗,却永远不在享受生活的状态。对他们而言,这即便不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远说不上一个好时代。

更多阅读:
郭台铭:代工之王的那些事儿 摄影师何藩最新摄影作品集《何藩:香港回忆录》即将出版 严明:用黑白胶片记录中国故事 庄学本:中国影像人类学的先驱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