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人物 > 刘家良:一个时代的背影
刘家良:一个时代的背影
2013/6/26 12:22:16  凤凰网   
 

刘家良

 

 

刘家良从小就混迹片场。1950年,16岁的刘家良由父亲带入武师行,参演的第一部电影名叫《关东小侠》。

 

编者按:刘家良出身武术世家,父亲刘湛是黄飞鸿的再传弟子,也是早期粤语电影黄飞鸿系列中著名的武师、武术指导、演员。刘家良九岁开始随父亲学武,得其真传。后对中国各门派武术均有钻研,领悟力强,因而武学渊博。

 

1950年,随父进入电影界,开始是从临时演员及龙虎武师做起。自1960年代中的“新派武侠”,以至1970年代的正宗少林拳术和功夫喜剧,他都是处于影响潮流的地位。1974年,他与张彻合作在《方世玉与洪熙官》一片中展开正宗国术的路线。他被公认为,是真正懂得中国武术且影片深具传统武德精神及家族观念的导演。他的去世,更代表香港硬派功夫电影的正式落幕。

 

刘家良是我入行后的第一位采访对象。2009年,那阵子迷恋拳拳到肉的功夫片,甚至到了假装去学拳的地步,所以能够有机会同一代宗师聊几句,心里自然高兴。

 

但说服刘师傅接受访问实属不易,一来他退隐多年,二来太太(演员翁静晶)也在为他立传,当然希望媒体知道的越少越好。几番打电话过去,终于约定在香港尖沙咀的日航酒店,刘师傅见我就说,“你好好运,我都不接受访问的。”四年过去了,也不知那本自传什么时候能与公众见面,但无论内容几何,我相信书中一定都少不了四个字:“南拳正宗。”

 

 

南拳正宗

 

唐佳的武功是北派,刘家良则是南派。这一南一北的两个人,随后从长城一直合作到邵氏,成为香港影坛的一段佳话。

 

刘家良在广州长大,自幼随父亲刘湛习武。刘湛是黄飞鸿的徒孙,因此刘家良也一直以“南拳正宗”自居。

 


1949年,刘湛带全家来到香港并开设武馆。也是那一年,胡鹏把关德兴从新加坡请回了香港,拍摄了可能是香港电影史上的第一部功夫片《黄飞鸿正传》。关于这部戏, 史书上都说是因为《黄飞鸿》小说的流行引发了片商的注意,但刘家良却说是几个武馆的师傅(包括刘湛)凑钱想拍一部祖师爷的传记片,没想到一发而不可收拾。 因为是黄飞鸿的嫡传弟子,刘湛也常在《黄飞鸿》片集里演自己的师傅林世荣,从身形到功夫无一不像。

 

刘家良从小就混迹片场。1950年,16岁的刘家良由父亲带入武师行,参演的第一部电影名叫《关东小侠》。主角羽佳是当时很有名的童星,因为要给他找一个对手,和大人打又不合适,于是也在这部片里参演的刘湛就把儿子拉了进来。

 

武行一做就是很多年,到1963年胡鹏拍《南龙北凤》的时候,刘家良与他多年的黄金搭档唐佳才开始有了武术指导的头衔。唐佳的武功是北派,刘家良则是南派。这一南一北的两个人,随后从长城一直合作到邵氏,成为香港影坛的一段佳话。

 

 

 

刘家良和前妻、狄龙姜大卫、张彻夫妇、唐家夫妇一行人在东南亚

 

张彻御用武指

 

但后来张彻去台湾另组长弓公司,并未兑现让跟随自己的刘家良当导演的许诺,刘家良和张彻之间的恩怨也就此结下。

 

1966 年的《云海玉弓缘》与随后的《独臂刀》、《大醉侠》共同拉开了彩色武侠新世纪的序幕,而《云海玉弓缘》里刘家良与唐佳对威亚的改良也让威亚从此成为武侠片不可缺少的工具。他们从日本电影中吸取经验,又聪明地利用前景树枝起到遮蔽的效果。正是这部戏让刘家良和唐佳一举成名,很快便被邵氏双双挖角,成为了《独臂刀》的武术指导。

 

进入邵氏以后,刘家良、唐佳和当时最红的导演张彻合作了很多片子,《独臂刀》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部。当时,张彻想出来一个概念便问刘家良,一个人残疾能不能打。刘家良答可以。少只手?可以。那少一条腿可不可以?不行,因为不能跳动。于是,《独臂刀》便诞生了。刘家良还在片中创造性的发明了一种兵器叫“金刀锁”,专门用来克制“齐家刀法”。虽然这种兵器并不好使,还需另外配备一把匕首才能伤人,但这种奇门兵器后来也成为武侠片的常备元素,类似血滴子之类的噱头更是层出不穷。

 

在与张彻合作到众多影片当中,刘家良自己最满意的是《刺马》,“我觉得拍这部戏拍的很过瘾,把这个爱与恨展现的淋漓尽致。一个人向他兄弟复仇,最恨一个人怎么杀,一刀杀不行!刀子扎进去还要一扭,多好看啊!”他更赞姜大卫与狄龙演得好。但后来张彻去台湾另组长弓公司,并未兑现让跟随自己的刘家良当导演的许诺,刘家良和张彻之间的恩怨也就此结下。

 

功夫喜剧源头

 

刘家良一生都自视甚高,说起同行也毫不客气。他说程小东袁和平那不是功夫,都是特技,洪金宝是小丑,成龙就是大胆,至于董玮,根本没风格。

 

回港后刘家良拍摄了自己的导演处女作《神打》,不仅成为功夫喜剧的源头,更使自己成为由武指晋升为导演的第一人。当时邵氏公司的大导演很多,刘家良初出茅庐,连拍戏的布景都是别的导演拍完了,再让刘家良去凑合着拍。因此,刘家良说他是在邵氏最赚钱的导演,因为他拍戏成本最低。为了省钱,一套动作甚至都要拆开来拍。

 

因为没卡司,刘家良不仅自己从幕后走到幕前,还起用自己的义弟刘家辉担纲主演。先让他在《洪熙官》等片中饰演配角,到《少林三十六房》时终于扶正。

 

《少林三十六房》现在看来是一部十分大胆的戏,不仅因为起用当时并无名气的刘家辉担纲主角,更因为这是一部和尚片。刘家良一举打破电影一定要有美女的惯例,还让刘家辉剃了光头,爱漂亮的刘家辉当时因为剃这个光头还哭了一场。

 

从《少林三十六房》开始,刘家辉主演了一系列刘家良导演的和尚片,不仅红遍亚洲,更被欧美影迷亲切的称为“光头英雄”,足见影响之广。近年来,刘家辉不仅在好莱坞电影《杀死比尔》等片中亮相,连印度电影《月光集市到中国》都请他出演大反派。

 


当年的“刘家班”除了刘家辉之外,还有小侯、曾志伟、惠英红等人,在香港影坛也算是首屈一指的班底。可惜生不逢时,当金像奖、金马奖开始设立武术指导这个奖项的时候,功夫片已经开始没落了。拍了那么多戏,刘家良也只是凭借《醉拳2》拿过一次金像奖,还是和成龙分享。对此,他似乎有些郁闷,“我拍戏的时候,没有这个奖。假如奖是五十年前的,我拿奖拿到现在我都不要了。”

 

刘家良一生都自视甚高,说起同行也毫不客气。他说程小东袁和平那不是功夫,都是特技,洪金宝是小丑,成龙就是大胆,至于董玮,根本没风格。但无论如何,“洪家班”、“成家班”、“袁家班”却依然活跃在香港电影界,但“刘家班”却在八十年代中期便早早的意外解散了。

 

 

 

刘家良与妻子翁靜晶

 

赴内地拍戏被封杀

 

刘家良是继李翰祥之后第二个赴大陆拍戏的香港非左派导演

 

1982年,香港左派公司与内地合作拍摄的《少林寺》红遍大江南北,令李连杰成为家喻户晓的功夫明星。银都想再接再厉,便找到邵逸夫说:“邵先生,有没有机会我跟你拍一部戏,我们各出一个人,你出刘家良,我出李连杰。”邵逸夫当然说好,便去找刘家良。刘家良起先不肯,因为当时大陆与台湾的关系还很紧张,只要去大陆拍戏便意味着会被台湾封杀。而台湾是当时香港电影的主要输出地之一,甚至是资金的来源渠道,因此香港电影人去大陆拍戏之后,回来便没有片商会再找他拍戏。最著名的一个例子就是梁家辉在拍了《垂帘听政》之后无戏开工,甚至沦为了街头小贩。但邵逸夫却对刘家良说:“家良你放心,台湾我有本事帮你摆平, 没事的。你就帮我在北京亮一亮相。”刘家良被邵逸夫说动了,成为继李翰祥之后第二个赴大陆拍戏的香港非左派导演,但这却成为他和邵逸夫关系恶化的导火索。

 

 

《南北少林》拍了一年,用刘家良的话来说“很苦”,而他更觉得很不值得,因为邵逸夫没有履行他的承诺,帮他摆平台湾。结果,从北京拍完戏回来,刘家良便被台湾封杀了,香港也再没人敢找他拍戏。现在提起邵逸夫,刘家良似乎都依然带有一些怨气,“你说邵逸夫有没有意思,没意思”。说到底,刘家良是江湖人士,而邵逸夫只是一个商人。在刘家良看来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因而迁怒邵老板也是在所难免,连后来方逸华找他拍戏都是一口拒绝。

 

 

没戏可拍的日子过了四年。四年之后,“刘家班”昔日的成员曾志伟找到刘家良说,“大佬啊,我们拼了请你,不卖台湾无所谓”。在做客《志云饭局》时,曾志伟曾经说过,他这辈子最感激的一个人就是刘家良,因为刘家良对他有知遇之恩。而这份感激,到了他在新艺城取得话语权的时候,终于有机会报答刘家良。

 

 

 

在寒冷的天山脚下拍《七剑》的时候,有一场跳进冰水里的戏,当时七个北京的武行没一个敢下水,刘家良就跟徐克说“我下”。这一跳让刘家良病了一两年,一边肺张不开。

 

宗师落幕

 

“我拍戏全都是真功夫,不要来假的。现在观众不爱看真功夫了,那我就不拍了。”

 


刘家良在新艺城拍的第一部戏是《凶猫》,后来又接连拍了《老虎出更》和《最佳拍档》。《最佳拍档》前几部都是走华丽特技路线,成本很高,对此,作为老派导演的刘家良看不过去,便说“我不要拍这么贵,一万两万都NG。我不要这样子,这样很浪费。”他设计出一个偷兵马俑的桥段,为了不损坏国宝,剧中人物不得不放弃当时流行的枪林弹雨,回到刀光剑影的冷兵器时代。他还特意在片中安排了一场中国剑术和西洋剑切磋的场景,以此来强调他国术正宗的地位。但正如那一场比试最后的结果,中国剑术败给了西洋剑,刘家良也没能挽救已经樯橹之末的《最佳拍档》和新艺城,《兵马俑风云》的失败不仅成为导致新艺城解体的原因之一, 更意味着功夫片一个时代的结束。

 


九十年代之后,观众们只能在零星的几部电影里看到刘家良,每一次都让人有一种久违的感觉。而在功夫片越来越依赖特技的当下,刘家良却依然坚持他的硬桥硬马的传统套路,十分固执。虽然他也认为特技可以让电影变得好看,但却始终不肯追赶时代的步伐。他说:“特技有特技的好看,假如你叫年轻人现在回来看真功夫, 他们会说,切!但我拍戏全都是真功夫,不要来假的。现在观众不爱看真功夫了,那我就不拍了。你要看真功夫,那就看我以前的。”

 

 

虽然思想有些守旧,但刘家良的敬业精神和对观众的那份尊重是值得很多导演学习的。做武术指导的时候,他跟很多演员都说,不要用替身,一定要真打出来,打得不好观众会原谅,因为没有欺骗观众。正因为有这种精神,在寒冷的天山脚下拍《七剑》的时候,有一场跳进冰水里的戏,当时七个北京的武行没一个敢下水,刘家良就跟徐克说“我下”。这一跳让刘家良病了一两年,一边肺张不开,后来他在英国做大律师的女儿就不让刘家良再拍戏了。

 


2010年,香港电影金像奖为刘家良授予了终身成就奖,算是对老师傅的一种补偿。只可惜如今功夫片式微,在刘师傅的有生之年,后继依然让人看不到希望。如今一代宗师也彻底的告别了这个江湖,一个真功夫电影的黄金时代也就此落下了帷幕。

 

更多阅读:
刘家良:一个时代的背影 曾梵志:天价艺术品的背后 小野洋子: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刘周安琪:忘忧宫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