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艺术家 > 李默然:人民艺术家,商业广告第一人
李默然:人民艺术家,商业广告第一人
2013/6/7 11:06:42  中国文艺网   

 

生平简介

  

李默然,原名李绍诚,1927年12月21日出生在东北黑龙江。18岁时,他在当时邮政局的一个业余话剧团的演出中,首次上台扮演了一个仆人,这是他表演生涯的第一个角色,第一句台词是:“老爷,您回来了。”2007年,中国话剧百年,李默然被授予白玉兰戏剧艺术奖终生成就奖。他一生演了七部电影,六部电视剧,六十多部话剧,电影《甲午风云》中的邓世昌,是李默然最被观众熟悉和铭记的角色,他是唯一一位在纪念中国话剧百年和中国电影百年时都受到表彰的艺术家。

 

出道经历
  

一部《甲午风云》让李默然蜚声全国,他把民族英雄邓世昌的风骨鲜明生动地呈现上了银幕并永远地留在了观众的心中,成为中国银幕上别具一格的“硬汉”标本。少年时期的江河破碎的凝重感以及自身对侵略者狰狞面目的仇视使得李默然演起民族英雄顺手拈来,爱国主义情怀、民族主义情怀自然流露其间。“我年幼的时候,日本警察对我的凌辱和欺负在我幼小的心灵里边埋下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仇恨,决定我演邓世昌的时候,我觉得我靠近他非常容易,切入到这个人物里边好像我用不着到处寻找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仇恨应该怎么表现,他的内心是什么样子的,好像我跟这个人物很通。”
  

其实,最初进入《甲午风云》剧组是服从组织的安排,革命红砖一块,哪里需要哪里搬。什么都没问连演什么角色都不知道就进了剧组,开始导演有意让李默然演李鸿章,最后改为邓世昌,李默然都有点匪夷所思,他戏称“邓世昌是我捡来的”,一个满脸疙瘩的人怎么能演民族英雄,导演说的一句话很经典“脸上没有疙瘩的人才不是英雄”。
  

第一次拍电影一点也不紧张,李默然说:“我完全被这个人物的乐趣感情和行为震慑了,用咱们北京人艺的演技学派来讲,一个演员塑造一个人物的形象在我心中已经形成了,这个人物应该是什么样的,对待某些人是什么样的,我这个脑子里头就像演电影似的一幕一幕的都有了,所以我塑造的邓世昌这个形象,我一直是这么认为,如果说我没努力,但是它所以获得广大人民群众的认可,有很重要的观点,就是民族气节在邓世昌身上有集中的表现,跟中华民族不畏强暴的精神吻合。”
  

《甲午风云》的成功带给李默然雪片般飞来的信件的同时也给他带来了当年的电影百花奖,因为文化大革命的原因,当年的奖被取消。《艺术人生》现场,热心观众送上的鲜花了却了老人一生的夙愿,热心的观众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就是主持人朱军的岳母,为了这场录像专程从西安赶来。

 

 

《甲午风云》剧照

  

演艺生涯
  

从艺逾60年,李默然共演出话剧60多部。先后在话剧《尤利乌斯.伏契克》、《第一次打击》、《智取威虎山》、《市委书记》、《报春花》中担任主要角色。此外,还在8部影片中担任过主角。1962年在影片《甲午风云》中成功地创造了爱国将领“邓世昌”的形象,赢得广泛声誉。后又在影片《兵临城下》中饰演东北民主联军姜部长。“文化大革命” 后参加拍摄《检察官》等影片,并曾主演电视剧《乔厂长上任记》。 演出影片:1962:《甲午风云》; 1964:《兵临城下》; 1977:《熊迹》; 1978:《走在战争前面》; 1983:《检察官》; 1984:《花园街五号》。 1945-1950年李默然登上舞台初期,表演带有很强的自发性和随意性。
  

1951-1952年,他经过对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理论的学习和训练,理论水平显著提高。在《曙光照耀莫斯科》一剧中扮演党委书记库列宾,获东北地区话剧汇演优秀表演奖。1953年以后,他创造了数十个舞台形象,其中较有影响的有1954年在《尤利乌斯?伏契克》中扮演的伏契克,1956年在《日出》中扮演的李石清、在《李闯王》[10]中扮演的李岩,1960年在《第一次打击》中扮演的季米特洛夫,1962年在《第二个春天》中扮演的冯涛,1979年在《报春花》中扮演的李键(该剧参加国庆30周年演出获表演一等奖)等。1990年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上,李默然担任节目演出裁判,还客串了当中的多个节目,令观众印象深刻。
  

李默然的表演富于激情,演出气度恢宏,凛然有正气,感情真挚而充沛,并善于抓住关键时刻,在一连串的情感爆发中,展示出人物的内心世界。他着力追求的是塑造有感情、有个性的活人。他重视技巧的掌握,重视对人物基调的整体把握和处理,同时选取最能表现人物内心生活的动作细节,使人物个性鲜明。在他的表演中,本色与性格化、生活与夸张等艺术上的辩证对立因素被较好地统一起来。
  

当代邓世昌扮演者、我国著名表演艺术家李默然来到民族英雄邓世昌纪念馆参观,向邓世昌塑像敬献鲜花,并为邓世昌故居内的大树培土。

 

 

李默然剧照

 

商业广告第一人
  

中国传媒大学广告学院广告主研究所副所长杨懿直言“广告界也该向李默然老先生致敬”。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李默然为了帮助低谷中的中国戏剧,为国家戏剧节募款,为“三九胃泰”做广告,并且只向厂家提出两个条件:一是资助戏剧家协会20万元钱办国家戏剧节,二是必须加上一句台词——制造假冒伪劣产品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应该遭到全社会的谴责。
  

李默然因为这一则广告备受非议,被推到风口浪尖,大家对李默然已经不是谴责而是上升到斥责的高度了。就这样,李默然成为了内地第一个做广告的影视界名人,也是第一个发誓不再做广告的人。 
  

把最尴尬的事放到节目中来澄清,是李默然很不愿意的事情,但是老人认为回避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他说,为货真价实的商品作广告不应该受到责难,而且当年的广告是为了戏剧家协会的戏剧节拉赞助,自己说是一分钱没要,其实也是有所得,一个价值700元的随身听。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已经是一个公众人物,“在广大观众心目当中形成了一个形象,这个形象他们不愿意破坏,这个广告伤了他们的心,我就悟到了一个道理,我什么权利都有,我就是没有权利伤害广大观众群众。我就从那下定决心,今后广告一次不谈。”
  

之后,再有人找老人作广告,老人一概拒绝,天津有一个服装商场,来找说穿上我的西装,拍一个大照片,允许我们挂在门窗上,100万。老人说,“实在对不起,就是1000万,这件事情李默然这一生再也不谈了。”
  

对于做不做广告,老伴和孙女意见不一,老伴是一辈子的老革命,一味地责怪老头子不听劝告造成了惨重的后果,孙女是时尚的年轻人,用自己的劳动换取相应的经济收入她认为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没什么可耻。
  

不知道老人现在是什么想法,时代在变,观念在变,现在的我们对于明星演员作广告已经习以为常,没有反对而言。现场大家举手一致通过愿意李默然老师再做广告,所以我们可以告诉老人不管做不做,心里都不要再那么自责。

 

 

获得“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终身成就奖”

 

艺术成就  

 

1986年被中国戏剧家协会授予“话剧表演艺术家”称号和“话剧终身荣誉奖”的殊荣;
1956年获全国话剧会演二等奖;
1960年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
  

1995年 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
1996年,辽宁省政府授予“人民表演艺术家”称号;
2007年获得国家人事部、文化部授予的“有突出贡献话剧艺术家”荣誉称号;
  

2007年4月23日第十七届白玉兰戏剧艺术奖“终身成就奖”。著有《从“初恋”到年届花甲—表演艺术探索》一书。
  

戏剧表演艺术终身成就奖,上海白玉兰戏剧奖组委会宣布,在中国话剧百年诞辰之际,著名话剧表演艺术家李默然被授予本届白玉兰终身成就奖桂冠。李默然也将成为终身成就奖设立以来第二位获此殊荣的人。李默然是我国著名影、视、剧表演艺术家,在其50多年的话剧、影视艺术生涯中,曾先后在五十余台话剧、七部电影和四十余部(集)电视剧中成功塑造了众多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如《甲午海战》中的邓世昌等,影响了几代人的成长。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终身成就奖从上届开始设立,旨在表彰国内戏剧界德高望重、成就卓著的老一辈表演艺术家,引导后辈演员争当德艺双馨的优秀艺术工作者。
  

2006年正值越剧百年诞辰,组委会曾授予袁雪芬这一奖项。自1990年创办以来,上海白玉兰戏剧奖已连续举办了16届,已有近300位中国各地、各剧种以及国外戏剧演员先后获得本奖所属各个奖项。

 

默然语录  

 

1、回忆童年卖烟卷的日子:“我像是一个流窜犯,在日本人的眼皮底下赚取可怜的差价是以生命为代价的。”
  

2、年轻的对演员的认识:“其实我并不知道当演员是个什么样的?身上有什么任务?要经过什么努力?我一概不知。”  
  

3、当把“效率”读成了“效帅”引起哄堂大笑后,李默然说:“我这个文化程度在文艺团体是呆不下去的,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改变这种状况。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叫博览群书。”
  

4、“邓世昌是我捡来的。”最初进入《甲午风云》剧组,李默然完全是服从组织安排,他连演什么角色都不知道。
  

5、第一次拍电影《甲午风云》的李默然一点都不紧张:“我完全被这个人物的感情和行为震慑了,用北京人艺的演技学派来讲,一个演员塑造一个人物的形象在我心中已经形成了,这个人物应该是什么样的,对待某些人是什么样的,我这个脑子里头就像演电影似的一幕一幕的都有了。”   

6、“在广大观众心目当中形成了一个形象,这个形象他们不愿意破坏,这个广告伤了他们的心,我就悟到了一个道理,我什么权利都有,我就是没有权利伤害广大观众群众。我就从那下定决心,今后广告一次不谈。”
  

7、“我是一个戏剧人。”
  

8、“如果说话剧舞台与影视还有一争,那就是话剧演出与观众互动、共同创造,这一优势,影视是不具备的。”
  

9、“现在演影视剧的话剧演员很多,但长期脱离舞台,缺乏表演方式和艺术技巧上的训练,即使再回到舞台,也很难以艺术魅力来吸引观众,只能靠名气来玩票。”
  

10、“中国话剧百年的发展史说明话剧不能脱离时代,目前话剧不景气有客观原因,但话剧人也应反省自身,不是观众抛弃了我们,而是我们脱离了群众。”

 

人物特写  

 

闪回1 卖烟卷之余戏园蹭戏
  

李默然的童年是在白色恐怖中度过的,生活中除了家灾还有国难。他的父亲有兄弟八人,母亲又生了八个孩子。一场名叫白喉的传染病夺去了大院里38个人的性命,也差点让7岁的李默然丧生。 10岁的时候李默然才踏进学校大门,4年的学生生涯中他每年都考前三名,然而生活所迫,14岁的李默然不得不辍学挑起养家糊口的重担。他卖过烟卷、打过小工、也当过邮差,最后到了牡丹江邮政管理局当了一名最底层的办事员。
  

李默然后来回忆那段卖烟卷的日子说:“我像是一个流窜犯,在日本人的眼皮底下赚取可怜的差价是以生命为代价的。”每天早上他穿上母亲缝制的棉袄到日本人的商店排队买烟,一个人一次只能买两盒,排了一个早上转上无数个轮回,把棉袄里面的兜全装满了再开始往外卖。一盒烟能挣一分钱,一天也就挣两三毛钱。但这区区几毛钱也会给拮据的生活带来很大改观。倒卖烟卷被日本人定为经济犯的范畴之内,李默然一次不幸被发现,遭到日本人痛打,两颗牙被打掉。为了记住仇恨,李默然始终没有镶过牙。 颠沛流离的生活中李默然也有意外收获。卖烟卷之余他常去戏园子里蹭戏看。耳濡目染,每一个戏种,每一出、每一场都熟记在心,《狸猫换太子》、《铁公鸡》、《水浒》、《三国》、《五家坡》等至今记忆犹新,为他以后的艺术生涯打下根基。 那时候当一名演员对年轻的李默然来说是一件挺好玩的事情,有哭有笑,有打有闹。“其实我并不知道当演员是个什么样的?身上有什么任务?要经过什么努力?我一概不知。”
  

闪回2 因念别字苦读六年
  

初生牛犊不怕虎,1947年10月,李默然抱着好玩的心理报考哈尔滨文艺家协会文工团。李默然先考的是自己最不擅长的音乐,考官拉的每一个音调他都唱成“5”,无奈的老师只好劝他去另考戏剧。因为看了《兄妹开荒》和《白毛女》,李默然就唱了四句杨白劳的唱段,结果却意外地一次考中了。 进文工团不久,李默然就遇到一件令他十分尴尬的事:每天早上文工团员们轮流读报纸。这一天轮到李默然,他正读着,突然听到有的同志在笑,原来他把“效率”读成了“效帅”。 战友们的哄堂大笑给年轻李默然带来不小的打击,也令他深受震动。“我这个文化程度在文艺团体是呆不下去的,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改变这种状况。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叫博览群书。”李默然一头扎进了图书馆。从1947年到1953年,整整6年时间,李默然不间断地阅读了大量书籍,他读书读得很杂,文学的,戏剧理论的,全都看。用熟记的台词对小说中的生字,对于只上过4年小学的李默然来说竟成了认字的捷径。 今天李默然简历上有着一连串头衔:话剧院院长、中国话剧研究会会长、戏剧家协会主席、文联名誉主席等等,它们昭示了一个自学成才的典范,而背后的艰辛只有经历的人才能体味。   
  

闪回3 “没有疙瘩才不是英雄”
  

1960年,李默然第一次拍电影,也就是这部《甲午风云》,让李默然一炮走红。在片中李默然把民族英雄邓世昌的风骨鲜明生动地呈现上银幕,并永远地留在了观众的心中,成为中国银幕上别具一格的“硬汉”标本。“邓世昌是我捡来的。”最初进入《甲午风云》剧组,李默然完全是服从组织安排,他连演什么角色都不知道就上了火车。到了长影,李默然看到两个人。一个是《甲午风云》的林导演,另一个是著名摄影师王起民。王起民一看到李默然就向林导演大喊道:“你还找什么邓世昌啊,这不就是吗!”。开始导演有意让李默然演李鸿章,最后改为邓世昌。这令李默然感觉有点匪夷所思。“一个满脸疙瘩的人怎么能演民族英雄?”李默然问导演,导演回答得也很经典:“脸上没有疙瘩的人才不是英雄。”
  

《甲午风云》一拍就是两年时间。在当时条件下,关于邓世昌的资料,无论是形象上、文字上或者是传说中的均很少。第一次拍电影的李默然一点都不紧张:“我完全被这个人物的感情和行为震慑了,用北京人艺的演技学派来讲,一个演员塑造一个人物的形象在我心中已经形成了,这个人物应该是什么样的,对待某些人是什么样的,我这个脑子里头就像演电影似的一幕一幕的都有了。”李默然说,他塑造的“邓大人”形象之所以获得广大观众的认可,不是因为他的表演有什么独特的功力,有什么了不起的创作,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民族气节在邓世昌身上有集中表现,跟中华民族不畏强暴的精神吻合,这些打动了观众。
   

闪回4 一个广告悟到一个道理
  

记得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作为老艺术家的李默然曾率先为国内一家知名企业产品在银幕上做了一次胃药药品的商品广告,立即在社会上引起一片哗然。 李默然本以为为货真价实的商品做广告不应该受到责难,更何况他做广告只是想为戏剧家协会的戏剧节拉赞助,他自己只得了一个价值700元的随身听。没想到观众反应如此强烈,“在广大观众心目当中形成了一个形象,这个形象他们不愿意破坏,这个广告伤了他们的心,我就悟到了一个道理,我什么权利都有,我就是没有权利伤害广大观众群众。我就从那下定决心,今后广告一次不谈。”后来天津有一个服装商场,找到李默然,请他拍一幅西装的宣传广告照片,并许诺给他100万酬劳。李默然说:“实在对不起,就是1000万,做广告这件事情我这一生再也不谈了。”

更多阅读:
李默然:人民艺术家,商业广告第一人 “创世纪”—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摄影作品展 征稿破40万,华为新影像大赛成全球最红手机影赛 《时代周刊》评2017年度25件年度最佳发明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