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艺术家 > 柴科夫斯基:伟大的浪漫主义音乐家
柴科夫斯基:伟大的浪漫主义音乐家
2013/5/27 16:30:18  西洋古典音乐厅的博客   

容易心碎的“玻璃男孩”

 

彼得.伊利奇.柴科夫斯基(Pyotr Tchaikovsky)于1840 年5 月7 日生在俄国维亚特卡省边境的沃钦斯克矿区小镇。父亲是矿上的总督察;母亲是法国人,喜欢音乐并弹得一手好钢琴,在他的心目中,妈妈等于音乐,音乐等于妈妈。童年的柴可夫斯基充满幻想,喜好朗诵诗和作文,选的大都是圣经或爱国性题材。首次记录柴科夫斯基涉足音乐的是1844年的一封信其中提到他帮助母亲创作了一首歌《妈妈在彼得堡》。由于他自幼便已显示出非凡的音乐才能,所以,父母在他5岁时就开始让他学习钢琴,有一天,父亲在家中放歌剧《唐璜》的唱片,他的情绪随着音乐起伏,当听到忧伤处时竟然放声大哭。因此家庭教师送了他一个外号“玻璃男孩”,以后家人总怕伤了他易碎的心。不过,就是如此,家里的人也从来没有想到他将来会成为一个职业的音乐家。
  

 

走上音乐之路

 

10岁时,柴科夫斯基顺从父母的安排去彼得堡法律学校学习学法律,整整用了10年的时间。这期间,他并没有中断音乐的学习。在校期间,他在由盖利.罗玛科执导的合唱团帮忙,师从鲁道尔夫.肯蒂居学钢琴,并向肯蒂居的哥哥学习和声。他早期写过一部民族味十足的歌剧,名叫《长宫》。公演的那天,他亲自担任指挥。但有趣的是,人们说演出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乐队根本没有看他指挥,大家非常熟悉乐谱,不用指挥也行。
   

 

1859年法律学校毕业后,柴科夫斯基在司法部任书记员。他常常去观赏歌剧、音乐会,仍然是尤其喜爱莫扎特的作品,同时,他偶尔也试着写些音乐。柴科夫斯基越来越无心从事他的法律工作,索性于1863年考入新建的彼德堡音乐学院。入校后,柴可夫斯基师从院长、著名作曲家安东?鲁宾斯坦。在校期间,柴科夫斯基努力钻研,学习音乐,1865年12月毕业时,以一曲根据席勒的作品改编的清唱剧而荣获银质奖章。其时,院长鲁宾斯坦的弟弟尼古拉?鲁宾斯坦正筹建莫斯科音乐学院,柴可夫斯基于是应聘前往执教。嗣后,他边教学,边创作,任教13年中,写出了包括舞剧《天鹅湖》、《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在内的大量重要作品。
   

首次个人音乐会

 

1871年,柴科夫斯基举行了首次个人音乐会,邀请到各界名流出席,也包括作家屠格涅夫。屠格涅夫起初不想来,他一向讨厌作曲家,认为20年后谁也记不起这些人的作品。由于柴科夫斯基的好朋友著名音乐家鲁宾斯坦的再三劝说,屠格涅夫才来了,为了摆架子,故意迟到了一会儿,所以没有听到弦乐四重奏《如歌的行板》那一段,但柴可夫斯基的其它作品,给他留下良好的印象。他还与民族主义作曲家的“强力五人集团”(尤其是跟其中的巴拉基列夫和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建立了密切联系。批评家弗拉基米尔.斯塔索夫称柴科夫斯基为“强力集团里的第六号成员”。柴科夫斯基则更具世界性与国际性(也因此而遭到他们的攻击),专家们说柴科夫斯基的作品显示出受到意大利歌剧、法国芭蓄、德国交响曲与歌曲的影响(他曾在意大利和巴黎生活,在美国旅行并演出)。那时的俄罗斯文化就是受到法国和德国影响的混合体,音乐研究家们说柴科夫斯基只是比极端民族主义者里姆斯基一科萨科夫、鲍罗丁及穆索尔斯基吸收了更多这种影响。与他们不同的是,他面对俄国之外的影响并没有刻意地回避。
   

 

俄罗斯风情

 

柴可夫斯基非常热爱自己民族的深厚音乐传统。1869年中的一天,他正在乡间写作,忽然听到一阵歌声。旋律沉郁委婉,令柴科夫斯基不胜神往。临窗一看,才知道是一位泥水工正在工作中自得其乐地唱歌。第二天,他向这位工人记下了这首民歌,后来,把它用在了《第一弦乐四重奏》的第二乐章《如歌的行板》中。几年之后,伟大的俄罗斯作家托尔斯泰听到这首乐曲时,激动得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他说:“我已经接触到忍受苦难的人民的灵魂深处了”。柴科夫斯基在一封写给与他长期通信的笔友梅克夫人的信中描绘了他对俄罗斯的热爱之情:
   

 

为什么这朴素的俄罗斯风景,夏天的夜晚在俄罗斯的田野、森林或大草原上的一次漫步是如此地震撼我,使我躺在地上直到麻木,对大自然的爱的热浪将我吞没,那难以形容的甜蜜和醉人的空气,从森林、草原、小河、遥远的村庄、简朴的小教堂散发出来,在我的上空飘荡—所有那些组成贫穷俄罗斯的风景占据了我。
   

 

柴科夫斯基是一位热情的爱国者,他热爱俄罗斯的一切,他的所有作品都充满了爱国主义的思想和感情。柴科夫斯基在给梅克夫人的信中写道:“……我还没有碰到一个人比我更爱罗斯母亲,特别是爱她的俄罗斯了。我狂热地爱俄罗斯的人、俄罗斯的语言、俄罗斯的智慧、俄罗斯人的美、俄罗斯的风俗.”“我酷爱以各种各样形式表现出来的俄罗斯的因素,一句话,我是俄罗斯这个词的全部涵义所能表达的俄罗斯人……”
   

 

 对祖国、对俄罗斯人民的热烈的爱促使柴科夫斯基去研究俄罗斯的民歌,给自己的作品选择爱国主义内容的题材。柴科夫斯基在《1812年》序曲中所用的主题材料同样取源于人民,和人民息息相联。在今天仍然极受大众欢迎,虽然它并不为评论家所赞赏(作曲家本人对它也没有很高的评价,他说他的心灵不在其中)。这首作品的确有些花俏的感伤,但罗斯托波维奇指挥国家交响乐团,在7月4日举行的露天演出效果很好,从50个州赶来的30万名夏季旅游者,站在国会大厦和华盛顿纪念碑之间观看了这场演出。许多人鼓掌,一些人尖叫喝彩,同时每年还有全国各地成千上万的观众在电视机前观看。
   

1875 年,柴科夫斯基应约为一家杂志每月写一首与该月分有关的钢琴曲,他每月按时完成,一共写了12首,后来以《四季》的名称合集出版。其中《六月?船歌》、《十月?秋之歌》和《十一月?在雪橇上》尤为驰名,已成为脍炙人口的小品佳作。柴科夫斯基在这段时间内还曾尝试担任指挥,不想自己的素质与指挥相去甚远,一上台,“就有人头落地的感觉”。他甚至用左手支住下腭,以免人头当真下落,但仍然头晕目眩,心慌意乱,只好恨恨作罢。
   

生活的重大转折

 

1877年,柴科夫斯基的生活发生了重大的转折。他当年结婚,快速分离。这是他一生中精神最为痛苦的一年,他患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症。此后,在1885年以前,他主要住在乡下或到国外,多半在瑞士或意大利。这个期间,通过鲁宾斯坦的介绍,他得到一位非常热爱音乐和十分慷慨的富孀——梅克夫人的赏识和资助,使他有可能就此专心从事音乐创作。梅克夫人长柴科夫斯基9岁,她十分喜爱这位作曲家的音乐。为了使柴科夫斯基解除谋生的辛苦全力投入创作,她答应对柴科夫斯基提供资助,条件是两个人永远不能见面。于是,柴可夫斯基辞去了莫斯科音乐学院的教席,全身心地致力于创作之中。柴科夫斯基与梅克夫人交往14年。在这期间,他们恪守诺言,从未会过面。他们的深厚情谊,全都靠鱼雁往来反映在大量的信件中。柴可夫斯基的《第四交响曲》,被他们在信中称为“我们的交响曲”,这部作品,曾是他们信中的主要话题。
   

 

1877年5月13日,柴科夫斯基写信给梅克夫人:“我正忙于写《第四交响曲》,我想把它献给你,因为我知道你想在它里面找到你内心的感情和思想的回声。”梅克夫人第二天回信说:“你说要把你的交响曲题献给我,说实在的,只有你才有这种权利。”事隔20 多天后,梅克夫人又在信中说她从来没有接受过别人题献,这是一次意外。她接着说:“你愿意把我看作你的朋友吗?如果你回答一个‘是’字,我会非常高兴。你可以把你的交响曲,题献给一个‘朋友’,不必写明姓名。”柴科夫斯基作了肯定的回答,接受了梅克夫人的题词要求。梅克夫人答谢说:“我诚恳地感谢你的美意,你的交响曲,将永远是我生命中的光辉”。

更多阅读:
柴科夫斯基:伟大的浪漫主义音乐家 摄影师专属戒指 靳海军:存在 高上:冬季的超现实幻想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