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对话 > 蔡萌: 全媒体时代的观念摄影
蔡萌: 全媒体时代的观念摄影
2013/5/6 21:54:30      
 

 贝尔纳?弗孔作品 第13间爱之屋  Sally Mann(勒宏伟供图)

 


  6月,北京草场地艺术区刚刚结束了“摄影季”的艺术活动。名家、新锐的观念摄影作品构成了一场热闹非凡的聚会。草场地的热闹,差不多就是近年来国内外各种如火如荼观念摄影展的缩影,那么,国内观念摄影作品的水准究竟如何?高水平观念摄影作品到底又遵循怎样的艺术规则呢?本刊特别采访了摄影学博士蔡萌。


  观念摄影也是摄影


  《收藏?趋势》:内地观念摄影潮流是怎样形成的呢?

 


  蔡萌:当代艺术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出现了一个“小井喷”,摄影媒介是其中“媒介热”的热点。像当时画画的、搞行为艺术的,很多都以摄影的方式来呈现。比方说,在那时候,行为艺术是不允许在公开场合表演的,而只能选择在私密空间进行,用摄影方式记录,最终展现出来就是一张照片,如《为无名山增高一米》《为水塘增高一米》《跟驴子结婚》,还有荣荣在圆明园拍得《东村》等。

 

  《收藏?趋势》:那怎么会定名为“观念摄影”呢?

 

  蔡萌:在初始时叫法很多,如“观念图片”“先锋摄影”“概念摄影”“新摄影”等等,后来大家渐渐习惯于称为“观念摄影”,其实,它的意思基本就是当代艺术的摄影。

 

  《收藏?趋势》:当时的观念摄影主要受到哪些方面的影响?

 

  蔡萌:90年代,台湾的阮义东出了一本书《当代摄影新锐——17位影像新生代》,里面有一些西方先锋摄影杜安?麦可斯、克里斯丁?俄克等大师的推荐,它对当代艺术的影响很大。后来深圳李梅主编的《现代摄影》,主要介绍这本书中的一些东西,主要包括亚当斯、布勒松、马克o吕布、萨尔加多、尤金o史密斯等几个西方摄影家。1993年,徐冰、艾未未等主编的《黑皮书》《白皮书》和《灰皮书》,以手抄本形式发行,主要介绍国外的当代艺术先锋,有点像当代艺术的启蒙读本,对当代摄影的影响也很大。再有就是零零散散的杂志上的介绍。1996年,荣荣做了《新摄影》,主要是对当代摄影从1985年到1996年做了阶段性总结,尤其偏重于后5年的情况。当时并没有意识到80年代中期的萌芽状态其实也很重要。

 

  80年代中期,温普林的“中国行动”“裂变群体”“现代摄影沙龙”等艺术群体出现了,中央美术学院(微博)画画的陈淑霞、刘庆和等人在《摄影报》上发表摄影主张,和裂变团体有些紧密的关联。从事摄影的大部分人都是从当代艺术里分出去的,也就是说用摄影这个媒介做艺术,这跟西方有很大不同。西方大多数是从摄影这个专业出来的,大多数人从摄影本体语言出发来做摄影,而我们更多的是把它当做手段、材料、媒介来看。

 

  《收藏?趋势》:那您认为这种跨界从事摄影的艺术水准怎样

 

  蔡萌:艺术标准不同,认识也不同。不可否认,跨界会跨出一些新东西来。也许你会认为,纯粹摄影的人没有艺术家的天分,但中国观念摄影家们由于摄影技术的欠缺,最终的摄影作品所呈现出来的感觉是缺少摄影属性。西方摄影除了当代那些观念外,还有极强的影调节奏、微妙反差、精致的构图、高超甚至极具个人风格的制作工艺,这使得摄影语言保持高度纯化,我们缺这个。

 

  《收藏?趋势》:有观念,而无摄影?

 

  蔡萌:对,你看中国的观念摄影和西方观念摄影几乎同时起步,但发展却不一样。他们有强大的传统在背后做支撑,每一个艺术时代转型的时候,必然是对上一个时代的反动,但如果将我们的两张现代和当代作品放在一起,你会发现,它们没有那么截然相反。

 

  中国摄影界一直在淡化对摄影语言,尤其是媒材语言的探索与建构,因此,现代主义摄影运动的变革并不彻底,而90年代以来的观念摄影运动和纪实摄影运动,也没有对摄影语言的缺失有所反省。

 

  中国摄影的当代艺术运动更多强调了主体意识、社会责任、人道关怀、批判精神,以及执着于某种艺术观念、思想方法和文化判断,但对摄影属性本身的探索仍然差得很远。我认为中国观念摄影缺乏对摄影语言的认识,根源就是没有积累。正是这个缺陷导致了他们江郎才尽,做不下去了。西方的现代艺术家,他们一直在做影像实验,不断推出新的作品,这对摄影语言的积累,起了很大的作用。

 

 

 

  《收藏?趋势》:您对中国观念摄影涌现的新锐怎么看?

 

  蔡萌:他们已经与他们的上一代不同,甚至可以说跟前边的观念摄影没有太多关系了。从阵势看,他们很强大,像骆丹、周庆辉、张巍、魏壁、朱丹阳、严怿波、塔可(微博)等都是新锐摄影家。不过,任何一个时代,新锐都是未来的装备团,99.9%的人都会被淘汰掉,最后只剩下一两个人站在那里,成为标志性的人物。

 

  海外高人高在哪里

 

  《收藏?趋势》:现在国内正在展出法国和日本观念摄影大师的作品,怎么评价他们?

 

  蔡萌:先谈弗孔。他从90年代被介绍到中国来以后,对中国观念摄影的方法起到一定的引导作用。我认为他是一个不需要被过多解释的人,他是在解释我们的人,是我们的师傅。有些人看到弗孔的原作,指出他的作品有些地方有些模糊,发虚,其实这是“转染”工艺的问题。这种工艺也许有缺陷,但这也正是它的魅力所在——那种说不清的、暧昧的、迷蒙的、让你心动的,有点神秘的感觉,正是原作所带给我们的。看图片或相册是没有这种感觉的,这也就是我为什么提倡看原作,它所带给你的感知,是画册所不能替代的。

 

  《收藏?趋势》:“转染”工艺是他独有的吗?

 

  蔡萌:法国有一个弗雷松家族,他们用纯天然的矿物颜料来做转染,完全手工,像做版画似的,非常复杂。它是一种在法国受到垄断的彩印工艺,只此一家。他们会挑选世界上他们认可的摄影家为其服务。至今,也没有几位摄影家能被选上,弗孔是他们认可的一位。被选中,意味着摄影师的水平已经达到顶尖。

 

  《收藏?趋势》:“转染”对弗孔的摄影作品是一种后期的提升吗?

 

  蔡萌:这位摄影师的才华正需要这样一种后期的提升,才能将作品的内涵得到进一步的升华。

 

  《收藏?趋势》:顾铮说他是从“照相”到“造像”的第一人。

 

  蔡萌:他是一个对中国观念摄影影响特别大的人,主要是从方法上来说,如人物表演、摆造型,模拟某个场景进行摆拍等。

 

  《收藏?趋势》:那日本的杉本博斯,其作品又是怎样的呢?

 

  蔡萌:杉本博斯受过专业的系统的摄影训练,科班出身。弗孔不是科班出身,他更多的是一位诗人、小说家,对于摄影有很高的悟性。杉本博斯摄影作品的影像节奏,和画面所呈现出语言方式和语调节奏,有点倾向于商业摄影。他的趣味偏向于商业的味道,但和纯粹的商业派又不完全一样。

 

  《收藏?趋势》:和中国的观念摄影家能够比较吗?

 

  蔡萌:杉本博斯对摄影语言的认识虽然没有像西方现代主义大师那么高的层次,但已经够了。他在控制和驾驭摄影语言方面,远远高于我们的观念摄影师。

 

更多阅读:
纪实性国外婚纱摄影写真 玉村康三郎:百年前的日本 祖宇:自我鉴定报告——有关“自拍” 最新WPPI全球婚礼摄影大赛获奖作品公布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