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理论 > 保罗:诗意人文主义摄影
保罗:诗意人文主义摄影
2013/5/6 11:40:50      
 
摄影对玛格南摄影师保罗?佩勒格林而言并不单单是拿起相机拍照这么简单,而是融入了他的生命、融入了他的喜怒哀乐、还有许许多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结。现年47岁的保罗是一位全球著名的纪实摄影记者,用火一般的热情去反映被摄对象们的生活,记录着历史前进的脚步。保罗的作品风格鲜明,通过黑白影调与粗细颗粒的游刃运用,传递了一种独特的氛围。


    1964年,保罗?佩勒格林出生于罗马,是一位享誉全球的纪实摄影师,2000年起与美国《新闻周刊》杂志签约。在职业生涯中累计获得过八次世界新闻摄影奖以及徕卡杰出摄影奖、尤金史密斯奖和罗伯特?卡帕奖等。 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保罗的身影就不断出现在世界各地的战场上,2011年他完成了关于阿拉伯国家变化的报道。

 


    摄影对玛格南摄影师保罗?佩勒格林而言并不单单是拿起相机拍照这么简单,而是融入了他的生命、融入了他的喜怒哀乐、还有许许多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结。现年47岁的保罗是一位全球著名的纪实摄影记者,用火一般的热情去反映被摄对象们的生活,记录着历史前进的脚步。保罗的作品风格鲜明,通过黑白影调与粗细颗粒的游刃运用,传递了一种独特的氛围。“我一位朋友把这种风格称作 诗意人文主义 ”,保罗补充道,“我想做的不过是在我、拍摄对象和公众之间创造一种对话的可能。”


    保罗的双亲都是建筑师,他曾打算追寻他们的道路。“但在罗马学习建筑的第三年,我突然开始怀疑这种选择是否明智。我想我应该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方向,而摄影恰好符合我的某些追求。我确信自己希望从事纪实摄影,我喜欢其中的人文与艺术元素。我将摄影当做一种表现自我的方式,随着我对摄影的兴趣渐长,我的政治与社会敏感度也日益提高。”


    科索沃难民,1999年。“数以千计的难民从科索沃涌向这个阿尔巴尼亚小镇。我使用对角线构图赋予了画面动态感与紧张感。”

 

 

    科索沃难民,1999年。“数以千计的难民从科索沃涌向这个阿尔巴尼亚小镇。我使用对角线构图赋予了画面动态感与紧张感。”


    时间的馈赠


    意大利摄影师Enzo Ragazzini曾是他的导师,给刚刚踏上摄影道路的保罗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Enzo不是一位报道摄影师,但他是一位伟大的暗房实验家。直到今天他依旧很了不起,我们的关系还是那么密切。他的作品有一种强烈的道德感召力,我一直希望自己能从中学到一二。”


    保罗决定踏上摄影道路之后,他转到了一所摄影学校,并在罗马找了一份摄影助理的工作。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早期,他带着自己日益丰厚的摄影作品集去往巴黎,并幸运地被VU图片社接纳,这是他接触的第一家图片社。“我从一开始,就计划成为关注社会的摄影师。当我踏入专业领域之后,愈发觉得这一点的意义重大,特别是对我来说。我觉得,这一点在今天依旧重要。摄影在今天也许无法改变世界,但我愿意活在一个能通过摄影探讨重要社会现实与问题的世界里。”

 

 

    科索沃奥比力克,2000年。“塞尔维亚妇女们为被阿尔巴尼亚人杀死的男子哭泣。奥比力克居住着很多塞尔维亚人,战争结束后成天面对阿尔巴尼亚人的报复袭击。”


    1994年,他完成了第一个为自己赢得国际声望的大型拍摄项目——乌干达的艾滋病状况。他认为这个项目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这是为什么呢?


    “我自筹经费去了好几次乌干达,当时感染艾滋基本就等于被判了死刑。在那些除了病痛一无所有的人面前,我不得不考虑很多复杂的道德问题。我想我能给自己镜头下人们留下的最好的礼物就是时间,于是我花了很多时间去认识他们、倾听他们的故事。换句话说,我试图让站在我面前的每个人感到荣耀。随着近年来我的工作压力加大,我很难再在拍摄对象身上花费这么多时间。”

 

 

    阿尔及利亚马斯卡纳,2001年。“爱国市民与阿尔及利亚反恐怖武装一起夜间巡逻,保护居民不受恐怖袭击侵害。”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完成乌干达拍摄的惊人之举后,保罗愈发勇敢地游走于世界各地,报道了苏丹、阿富汗和前南斯拉夫的战火与纷争。毫无疑问,从这些紧张的体验中得到的也是令人同样心跳加速的厚重作品。


    “战争让一切变得深刻。我刚工作没多久就走向了战场,赶上了波斯尼亚战争的尾巴,那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事儿了。然后这类事情就一直没断过。2000年和《新闻周刊》杂志签了合同以后,反倒是变得更多,继续开始拍摄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我确确实实数次身处险境,但在我娶妻生子以前真没把这当回事儿。”2011年,摄影记者Tim Hetherington和Chris Hondros在利比亚遇难使他感慨颇多。“我和Chris还有Tim的关系都很好,我想这件事开始让我怀疑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尽管如此,我还是去拍摄了阿拉伯之春革命,其中屡次遇险,而且我还打算尽快再去一次利比亚。”

 

 

    加沙地区,2004年。“一位母亲抱着自己儿子的照片。他因被怀疑是恐怖分子而在以色列人的行动中被杀死。”


    准确认识自己


    保罗的言谈让人清晰感受到,他对摄影有着极其深入的了解,这种纯粹的认识令他对摄影的态度非常严苛。谁要是想找他问点光圈快门的设置技巧,那纯粹是自讨苦吃。


    “我的摄影技术功底非常扎实,我上过专门的摄影学校,熟识画幅、布光、闪光等各方面的知识。没错,我确实是科班出身。但对我来说,这是一个了解技术然后慢慢忘记技术的过程。我认为,摄影是一种声音。我从来不觉得这是一种取景拍摄的过程。你每拍摄一张照片,都是在为一种观点、一种见解或一种疑问发出声音。这才是摄影师之所以被称为摄影师的关键。我们改变人,同时也改变问题。对我来说,进行新闻报道拍摄最大的乐趣就是作为见证者观看历史的发展进程。我觉得为这些发生的事,为这些历史留下记录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在我拍摄这些事件时,带上了我作为一个人类、一个父亲和一个丈夫的全部身份。我们都有属于自己的声音,这些声音代表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人,而摄影记录了这些声音。”

 

 

    加沙地区贝特拉希亚,2009年。“哈本一家的房屋在以色列针对哈马斯的铸铅行动中被毁,不得不住在帐篷里。”

简单的后期


    尽管保罗已经是佳能EOS 5D MarkII的忠实用户,但他依旧还是一个胶片死硬派。“事实上我是近些年来最后一批过渡到数码的摄影记者。我热爱胶片,包括它的整个冲洗过程。我一直坚持到了不得不放弃为止,即便如此我也给自己留下了后路。我今天对整个数码后期过程已经胸有成竹,但我依旧怀念胶片那种化学冲洗过程独有的魔力——一张底片可能冲成这样,也可能冲成那样,你没有办法完全控制整个流程。但这种神秘感已经随着数码的到来消失殆尽。但数码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你可以非常轻松地在弱光环境下进行工作。”


    保罗使用RAW格式拍摄,然后将它们转换为黑白,谈到后期时他说:“我的工作大多在Adobe Lightroom中完成, 主要用它进行一些基本的转换调整工作,如曲线、对比等。Photoshop在现代摄影中已经用得太多了,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关注新闻摄影领域出现的后期修片问题。除了拍摄正经肖像照的时候,我从来不摆弄我的拍摄对象,就更别谈修片了。”


    保罗获得过的奖项不胜枚举,单世界新闻摄影奖就得了八次,对拿奖拿到手软的他来说,哪一项奖励是他最骄傲的呢?“尤金.史密斯奖是最棒的,对我来说最具有纪念意义,它真的很不一样。卡帕奖也很有意义,我非常尊重这两位摄影师。”

 

 

    突尼斯的难民营,2011年。“来自突尼斯、埃及和其他国家的人们在利比亚起义军与政府军战争打响后纷纷逃离该国,来到靠近本嘉登地区的拉斯杰迪尔。”


    历史的记录


    保罗的大部分职业生涯都在拍摄战争、饥荒、死亡和破坏。他有没有考虑过拍摄一些别的题材呢?


    “当然,我确实想过也许只拍风光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我的作品并非只是在关注人类社会的痛苦与战争,我也拍摄过许多光鲜的人像和美丽迷人的风光,尤其是各种名人的肖像照。就在几年前,我拍了一组关于奥斯卡奖的大作品。另外,在新闻摄影之余我也会拍摄一些时尚人像作为调剂。拍时尚照片也很不错,但我从来不曾后悔把我的主要精力放在新闻报道摄影和纪实摄影当中去,因为这些并不是我当初选择摄影时希望做的。作为一名新闻摄影师,你的时间非常有限。你必须适应这种生活,我希望让自己的时间花得更有意义。”


    但这位伟大的新闻摄影师是否曾经为自己的选择感到过一丝的疲惫?“当然有,新闻摄影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尽管如此,我也已经干了20年。我每年有260多天都在工作,离开家人的感觉非常不好。但记录历史的使命感、通过自己双眼观察历史的体验,让我从这种不适中恢复了平衡。例如说最近这一次,亲眼见证阿拉伯国家的发展演变,就是一种无上的骄傲。”


    保罗?佩勒格林的摄影包:

    “我有两台佳能EOS 5D MarkII和28mm、35mm、50mm三支镜头。大约80%的时间我都在使用这支35mm镜头。”


    保罗?佩勒格林的小贴士


    保罗告诉你如何成为一个好摄影师。


    1. 丢掉你的变焦镜头。让双脚替你变焦,靠近一些确实能拍得好很多。


    2. 卡帕说如果你拍得不够好,是因为靠得不够近,我觉得同时也因为你对照片的解读不够。你对拍摄对象的了解与兴趣越多,你就越容易拍出好照片。


    3. 无论拍什么,都记得多动动。前后走两步、站起来、趴下去,尽量多尝试不同的拍摄角度。


    影像背后

 


    “反光能让你看到身后的画面,扩宽你的视野,我喜欢这种感觉。”保罗?佩勒格林回忆道:“这幅照片拍摄于2006年以色列炮击黎巴嫩期间。一队又一队车载着难民缓缓通过提尔市,车里的这个小女孩抓住了我的注意力,她脸上的表情吸引了我。她像是望着远方,又像是失去了焦点。总有一些时刻是属于摄影的,既是一种瞬间的记录又反映了更深刻的主题,例如这张照片所表现的因战争造成的流离失所。”这幅照片完全自然光拍摄,他当时用的是佳能EOS 5D和35mm镜头,感光度为ISO 100、光圈f/6.3、快门1/60秒。

 

更多阅读:
10件在艺术界中比天份更重要的事,或许在人生中也是。 千万不要找街头摄影师做男朋友! 培养艺术消费,从艺术走进生活开始 Todd Hido:在摄影中描绘记忆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