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讲说 > 韩磊:在真实和虚幻之间
韩磊:在真实和虚幻之间
2013/5/6 11:02:15  现代摄影网   
 
相对于虚幻,真实似乎更容易被理解也更容易被获得。尤其摄影术发明以来,照片更成为我们捕获真实的有力证据。其实我们从来无法精确地定义所谓的“真实”——就像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韩磊并没有在追求真实和虚幻的精确划分,他试图在这两者之间搭建起独特的世界,亦真亦幻。

 


    相对于虚幻,真实似乎更容易被理解也更容易被获得。尤其摄影术发明以来,照片更成为我们捕获真实的有力证据。其实我们从来无法精确地定义所谓的“真实”——就像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韩磊并没有在追求真实和虚幻的精确划分,他试图在这两者之间搭建起独特的世界,亦真亦幻。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韩磊奔走于中国的各个城市,寻找并记录下建筑、雕塑、图像、文字等等这些过去的年代遗留在当下的痕迹。他拍摄的关于城市生活或城市景物的作品都与记忆有关,更确切地说,是与时间或历史的沉淀有关。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们已经对这些甚至从他们出生起就已经存在的景物习以为常。由于历史和社会的变迁而逐渐丧失了功能性的这些景物只是被当作了一种习惯性的存在,我们只知道它们来自过去,却没有追根溯源的兴趣,更不会关心它们的未来,我们只是在按照此时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面对或处理与这些旧物之间的关系——或者置之不理,或者添枝加叶,又或者古义今用。韩磊在拍摄这些实际存在的景物时有意地抽离了人的存在,宽幅的构图中这些被镜头刻意突出的旧物孤独地存在于我们生活的当下社会,它们穿越时间与这个时代造就的景物同处在一个空间中,彼此孤立,生硬地被并置在一起。失去了原有的功能或者原有的人文思想体系的支撑,这些旧物如同一个个孤魂野鬼般游荡在现实社会的图景中,加之没有了熙熙攘攘的人群背景的衬托,使得韩磊镜头里的世界尽管真实却具有虚幻的诗意。然而这种诗意却给人一种错位的感觉,是一种时空的倒错,一种被时间调和的不和谐的和谐。

 

 

铁路与人 韩磊摄


    在这种层面上,韩磊的早期摄影与中国早期的“纪实摄影”拉开了距离。这种距离来自于他的创作方法论与早期受卡蒂尔?布列松等人倡导的摄影的“决定性瞬间”的戏剧性的本质不同。他几乎放弃了对于通过镜头捕捉真实世界的企图,放弃了通过图片陈述观点的表现欲,只是路过,并且随意地取得图像。然而那些看似平凡无奇的事物却在照片上显现出精心布置才有的秩序,这种秩序不是来自于艺术家的妙手,而是来自于时间,经由一代代人按照自己的心意铺排,增补删减。韩磊放弃了自己组织安排的快感和欲望,却获得了经由历史浑然天成的宏观世界。需要指出的是,这需要足够的敏感和思考,就像一直以来描述艺术家地位的那句话:“拿起镰刀,看见麦田”——只有手里握着镰刀的人才能意识到脚下的是麦田而不是荒草地。帮助韩磊打开这扇宏观世界之门钥匙的是他个人的敏感和思考,这构成了个人微观世界和宏观历史的对话,构成了现世的真实和远古的虚幻之间的对话。


    从早期中国“纪实摄影”的风潮开始,韩磊似乎一直与当代中国摄影的主流(由西方视角和艺术商业体系推动的主流)保持着距离,这种清醒来自于他完整并一贯坚持的创作体系。当观念摄影的概念逐渐被大众接受的时候,韩磊的摄影冷静地提示出观念有时也是一柄双刃剑,它在成为艺术作品赖以生根发芽生生不息的同时,也无意中成为艺术家完善生发创作体系的障碍,甚至有时候成为艺术家的依赖——当代艺术中的“符号化”倾向便是明证。


    所以当面对《肖像系列》的时候,我们甚至无法去确切地定义这些照片的归属。各种戏剧演员本人和扮相都源自真实,戏剧中的人物和单色的幕布却指向虚幻。生活在现时的演员本人,不用想也只知道他们有着和我们一样的平凡生活,脸谱所象征的意义来自于历史——真是发生的历史以及戏剧的历史,脸谱又同时代表着剧中人物的性格特征,忠奸善恶不一而足。层层叠加在演员身上的象征意义构成了一个巨大谜团,只有跟随记忆才能找到与之匹配的片断。这些性格特征明确到用脸谱规定的人像原型,代表了历史和社会中林林总总的人物群像。尽管可以为每张脸谱做精确的精神学分析,但我们却无法找出造成这些特征的渊源。面对这些经历了漫长的历史保留下来的面孔,我们力所能及的也只是,根据现有的经历尽力理解。单色的幕布是韩磊的一个预谋,突出人物的同时也抹去了时空对人们理解力的辅佐,他们只是伫立在这里,也许来自过去,也许就在现在,也许同样会长留于未来。亲历寻找、布置、拍摄过程的韩磊的感受也许更能帮助我们理解:“我不会去赋予我的照片中那些小人物以雕塑般的意思,他们司空见惯比比皆是……这正象我当时漫不经心按下快门的状态一样,这些照片作为一种连贯也会呈现漫不经心的面目……但他们之于我的重要性在于,在十多年后,在这些照片里,我不仅被释放了时间的忧郁,我更被那些曾经与我擦肩而过然而却永远定格在我的胶片上的面孔所感动,似曾相识却感到陌生。他们来自生活中最隐秘的层面。”


    记忆对于韩磊来说,是拍摄作品的出发点,同时也构成了他创作体系的最重要因素。造成记忆的时间的魔力和威严使韩磊谦恭地隐匿在镜头之后,隐匿自己的观念,放弃自己的表现欲,只为最大限度地显现事物自身留存的印迹。这种放弃,其实更有理由被视为是一种坚持甚至是固执——在真实和虚幻之间固执地寻找只属于自己的感官世界。

更多阅读:
10件在艺术界中比天份更重要的事,或许在人生中也是。 千万不要找街头摄影师做男朋友! 培养艺术消费,从艺术走进生活开始 Todd Hido:在摄影中描绘记忆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