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现代派 > 张宪勇的观念摄影
张宪勇的观念摄影
2013/4/29 1:36:38     张宪勇  

 照片里的男人,都是一张脸,这个人,便是摄影师本人。摄影师叫张宪勇,本市某广告公司创意总监。他和他的自己们,在虚幻的空间里演出了一幕幕充满黑色幽默气息的活剧。他问自己,我们生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我们生活的世界,便是他和自己联袂表演的一切。

 

《晚餐》系列:

(解放军版)

 

(民工版)

 

 

(足球版)

 

 

 

《代价》系列:

 

 

 

 

 

 

 

《天下太平》系列:

滑板

 

 

抖空竹

 

 

放风筝

 

 

城市骑士

 

 

创意总监Photoshop里无数个自己

 

  照片里的男人,都是一张脸,这个人,便是摄影师本人。摄影师叫张宪勇,本市某广告公司创意总监。他和他的自己们,在虚幻的空间里演出了一幕幕充满黑色幽默气息的活剧。他问自己,我们生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我们生活的世界,便是他和自己联袂表演的一切。


  他只是想在工作之外,做点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东西。于是他在自家的浴室里化好妆,又在自家的客厅里把无数个自己拍下来,再用Photoshop把自己们组合在一起。

 

从小爱模仿

 

  张宪勇小时候是个很规矩的好孩子。惟一的精怪之处在于他喜欢模仿。在弄堂里,他会模仿邻居吃东西;在公园里,他会模仿老太太走路;看电影时,他会模仿坏人的表情,因为坏人的脸部表情总是很多变,而英雄却永远是一张白板脸。


  他能模仿得维妙维肖,所以日后他的照片里虽然全是自己的脸,却把每个角色的表情都丰富到极致。你也可以对着镜子试试看挑战自己的脸部肌肉,通常未必能做到张宪勇的水平。

 

在客厅里拍自己

 

  张宪勇开始做这些作品,不过是07年初。而他的相机,也不过是一台万多元的佳能350D。只加一块反光板,几乎不用外置闪光灯。他家的客厅不算宽敞,但阳光灿烂的周末下午,关上通往阳台的两扇落地窗,背后就形成了一个天然大灯箱。他把相机架在窗前,自己搬开沙发前的茶几,就对着镜头开始拗造型,摆表情。


  从一开始,他就决定拍自己的脸。因为这样最省事,协调好自己便一切OK。到后来才发觉,他自己的脸已经成为作品的符号,也成为行家最赏识的一点。因为8年的美院功底,他甚至不用画草图,似乎完稿已经在脑海里,他只需要照着一一把自己拍下来即可。


  总是在一个人的情况下拍这些照片,因为在别人面前做这样的事,不免会尴尬。《晚餐(民工版)》是他早期的作品,他从母亲那里搞来了百年不穿的旧衣服,又到外面的小店指名要买挂在门口被风吹日晒得褪色的旧夹克,还从长辈那里搜刮了大量搪瓷饭盆。正在家里拍得欢呢,老婆推门进来,吓得以为老公发了疯。

 

一张照片PS十几个钟头

 

  拗完造型,一切便是到Photoshop里完成的事了。他把无数个自己一一抠下来,贴上车、坦克、土地等网上找到的素材图片。而照片里那些上海的建筑,则是他自己在街头拍下来。大朵的云,就是上海的云,把颜色调整得更饱满即可。而在题图《WeLoveThisShow》中,所有的乐器都是后期制作上去的,但他就是有本事把自己的手型、嘴型拗得天衣无缝。


  PS一张图,至少要十几个钟头。但是他不太喜欢别人关注这些技巧上的东西。


  梦游系列每个人都要长大,而我们儿时总有许多关于幸福的梦想,比如吃冰淇淋。只有在梦境里,才能回到从前,然而那些穿着睡衣的自己,却只能在照片边缘徘徊,再也触不到从前。


  晚餐系列看出来了吗,那是名画《最后的晚餐》的张宪勇版。


  现实生活中也永远有人被出卖,而画面里出卖主角的那个人,总是拿着不同的道具。“民工版”里好像是有一个包工头被骗了,而他左边第二个人正在吃蛋糕,餐桌就是他家的餐桌,房门与对讲机都被保留下来。


  “球队版”则有可能是一名俱乐部经理遇到了麻烦,而他左边第二个人正在吃香蕉。这次,餐桌不变,而背景则被张宪勇替换了。

 

更多阅读:
张宪勇的观念摄影 时尚的BABY 时装和美食也要同色系 我们都爱小圆眼镜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