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纪实 > 邵毓挺《无梦徽州》
邵毓挺《无梦徽州》
2013/4/27 14:48:58  现代摄影网  邵毓挺  
 

徽州的魅力在于它的深邃,淡泊而精心,让人无法释怀。我可以做的只有留下他们的影象,纪录下可爱的徽州人家,未消失和即将消失的一些。无法不留下眷恋,无法不再去探寻,无法不继续。。。。。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安徽 黟县 西递

老来有伴是徽州人家最平淡的祈福,这样的不离不弃也是最令人动容的,古稀的生命在相依中依然亮丽

 

从平坦的柏油路拐上土路起已经开了二十分钟了,是山间的土路,在不算低的山间上上下下,盘旋着前进,两边是枯燥而重复的景色,是满眼被扬尘包围的绿色,根本没有任何人类的痕迹,哪怕是一小畦菜地,一片破败的樵屋甚至是一点给人信心的垃圾,是这条路吗?卫星导航的信号已无,表示车子的红色箭头在屏幕里象迷失在大洋中的一叶孤舟。在大路上问得路人都是一概地轻松的一指:在上面.会是那么远吗?不会走错吧?又翻过一座山头,车行到峡谷中,土路也消失了,变成了更加恶劣的嶙峋碎石路夹杂着高高的野草和泥浆,这还是路吗。下意识的看了手机,没有了信号,又是对信心的一次打击!停车,考量着汽油,天色,爆胎,水和食物的关系,看看车边向前的溪流和挂在树上二、三米高的红绿的塑料袋,似乎在告诉我,前面就是我要去的神奇之地,长溪村。突然同行惊呼,有房子。是吗,是的是的,在溪流的拐角处,峡谷变得宽松起来,在尽头是房子,一大片的房子,是白墙黑瓦的马头墙,是我梦里的徽州。

 

江西 婺源 汪口

村则有祠是徽州传统礼教的象征,初生的孩子也在那深深老宅里和祖宗牌位前浸润着.

 


爱上徽州是一年前的那个午夜,对摄影狂热的我初次踏上了徽州的土地,那是宏村。那月色中的月沼,那低垂的漫天繁星,那神秘班驳的高高白墙,使我深深被她震撼。无法形容五个小时前离开办公室的嘈杂和现在的恬静之间的反差,无法形容高架桥上蜿蜒的车流、高楼霓虹和现在的寂寂之间的距离,这该是梦里的地方。想用心去感受她,用相机去描绘徽州的那些故事和人们。

 

安徽 黟县 西递

老人看着<西游记>,寂寞地笑着,他屋外的巷子里的蓝光是一定是悟空的化身

 

徽州是一个古老而消失的地理概念,她包括安徽的绩溪、休宁、黟县、祁门和江西的婺源。在这块群山环绕的地方,孕育了如此独特的徽州文化。由于交通闭塞而免于战火,保留下那么多美丽的乡村古建筑,正如先人描绘:乡村如星列棋布,凡五里、十里,遥见粉墙矗矗,鸳瓦鳞鳞,棹楔峥嵘,鸱吻耸拔,宛如城郭。。。。。。

 

江西 婺源 长溪

大山里的徽州村落,人们依然坚强而淡泊地生活着,没有欲念就没有烦恼.对于很多年长者来讲,他们的世界只有到县城的范围

 

长溪是第三次徽州行的第一个目的地,是位于江西婺源赋春的一个山村,在群山包围中有二百多户人家的村子。眼前那一块平地,是村口也是桥头,是进村唯一的路。老老少少在那里无所事事的发呆或闲聊,好奇地打量着我这个与他们格格不入的外乡客,我仿佛来到了与世隔绝的桃花源,一个可以逃避现实的地方。上前攀谈,他们告诉我:村里给他五十元,他不要,要只要他该得的十四元;他们告诉我:县上来通知,吃了三鹿奶粉的孩子可以去医院检查,检查撒啊,都没吃过奶粉;他们告诉我:现在生活差了,清代的时候村里一周杀三头猪,现在一周杀一头猪还卖不掉。他们告诉我:孩子中考去县上,三、四点就要打着火把结伴赶路。这是和我们生活在同一时代的人们啊。看他们家长里短的谈着孩子,欢喜的看着孩子,心中升起感动阵阵。他们客厅中贴着孩子们的各种奖状,那是他们唯一的财富。无心再去采辑迷人的秋色,要把他们放入我的镜头,普通而神奇的徽州人家。

 

江西 婺源 长溪

夕阳西下,没有华灯初上,但有母亲在灶台上弄出的饭菜香飘得很远,召唤在村口河边的孩子

 


宏村,西递,南屏,关麓,晓起,汪口,渔梁,棠越。。。。。。一地一地,一村一村,越走越爱,越走越是不舍离去。爱上了徽州的高墙深宅,爱上刻在门楣窗棂上的故事,爱上博大坦荡的徽州文化,爱上那风雨牌坊和幽幽祠堂。看那在夜色中发亮的石板路,是清朝初年用黟县黑大理石铺就,那黑白灰的鳞次栉比是用历史的年轮小心做旧,那随处可见中堂的工笔国画和左瓶右镜不经意展示曾经主人的底蕴。在小巷中游走,就如走在时光隧道中无二。小心的探询着、想象着过去在这里发生的故事。在婺源延村,一处被旅游套票圈为景点的老宅,在偏房里的古稀老人漠然地看着来自天南地北的游客,不屑地听着他们留下了好笑的各种版本的评论,在归于沉寂后老人发现我还在,知道是今天唯一可以攀谈的对象,兴冲冲对我的如数家珍:这是德国的老玻璃,那是预备给小姐留的闺房。。。。。。他是房子的主人,这大宅里唯一的人,那中厅,那木雕都诉说着这房子过去的辉煌。他也是长工,是原来老爷的长工,老爷无后,视如己出,故世前将房子托付给了他。那是怎样的承诺?又是怎样的信守一生,老人未娶,也临终老,在高墙挤出的小天井中守了几十年,他一定觉得可以告慰老爷的在天之灵,不辱所托,也一定忧郁着这将没有主人的老宅的未来。我突然明白,原来是这样的承诺,他在用生命来定义。

 

江西 婺源 晓起

当文革破坏的痕迹也成为一种历史财富时,被铜臭包围的他们不知将什么传给子孙后代又怎么面对祖先

 


徽州的文化精髓是耕读文化,讲的是耕作劳乐,忠孝节义,崇尚读书。向往着中华文明的传统礼教下的知书达理。那副副的对联,没有是对五谷丰登的期盼和歌舞升平的歌颂,有的只是道理和作者的人生感悟,是写给自己也是传给子孙,能有这样的提炼和境界我想过去的他们即便是缺金少银,也是富足的。那样的礼教和文化孕育出了一代代徽商,他们娶妻留后即外出经商,数载数十载不归,一定要等到赚得满钵的钱财才回来光宗耀祖,砌起比邻家更高的墙,才使自己的半辈劳碌有了安全感的回报。徽州的女人只有在节烈礼教和家法宗规的压抑下,扭曲地生活,深深地埋藏自己的欲望。现在的徽商已没落,早被浙商、晋商取代,现在的徽州满是旅游开发的无序和无智慧的生意经,敲开百多年的糯米墙,摆上圆台面;精心陈设的没一件是真文物的骗局,也许是他们是想给旅游购物者一个惊喜,可以在老房子的角落可以觅到值钱的宝贝。徽州在被侵蚀,明清的老宅在不断的倒塌,那些在猪圈旁的牌坊,学校后的祠堂也免不了被破坏、渐渐消亡。

 

江西 婺源 长溪

小学是村里唯一的公共设施,孩子中考去县上,三、四点就要打着火把结伴赶路

 


 徽州的魅力在于它的深邃,淡泊而精心,让人无法释怀。我可以做的只有留下他们的影象,纪录下可爱的徽州人家,未消失和即将消失的一些。


无法不留下眷恋,无法不再去探寻,无法不继续。。。。。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江西 婺源 长溪

孩子们眼中的家一定是美的,再破再旧也一定是最安全的所在

 

江西 婺源 思溪

家乡对于快长大的徽州孩子来说是禁锢,要飞翔就先要走出这高墙铁窗

 

安徽 黟县 西递

在祠堂前玩橡皮筋的女孩她们长大后也许也不会明白过去徽州的女人在节烈礼教和家法宗规下的压抑

 

江西 婺源 汪口

两口子商量着,盘算着怎么骑上致富的快马

 

安徽 宏村 斜里

村口的大妈是观察哨也是警卫员,是大广播也是小喇叭

 

安徽 黟县 西递

那在夜色中发亮的石板路,是清朝初年用黟县黑大理石铺就,那随处可见中堂的工笔国画和左瓶右镜不经意展示曾经主人的底蕴

 

江西 婺源 思溪

长工为故去的老主人守了一辈子的老宅,是用生命来定义一生的诺言

更多阅读:
邵毓挺《无梦徽州》 《国家地理》摄影大赛参赛作品选登—生物类 X射线下的花卉摄影 约翰-汤姆森珍藏的中国老照片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