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纪实 > 生命肖像:当死神渐渐走近
生命肖像:当死神渐渐走近
2013/4/27 12:15:49  中国网   瓦尔特  
 记录下死者最后的面容,这就是《生命的肖像》的主题。

《生命的肖像》是由一组在欧洲引起轰动的“生命肖像系列”图片和采访文字编辑而成的作品,它记录了人的生命和死亡。他们中有科学家、官员、警察、作家、银行家、医生,甚至刚出生的婴儿。不管他们的身份、地位和年龄有何差异,摄影师对他们的记录无一例外地是两张照片:一张记录他们活着时的状态,另外一张则是他们死亡后的表情。在这些人的脸上,你会看到满足、平静、满怀希望,还有绝望、放弃、哭泣、害怕,以及深深的哀伤……

在这组图片中瓦尔特使用对比手法、表现人类在濒临死亡时的精神状态。编辑成册的图书在欧洲展出销售时,一销而空,接连再版,也引发了广泛的争议。但是这组作品却获得了包括ADC金奖和荷赛银奖等纪实摄影方面最高奖项,瓦尔特也被评为德国年度肖像摄影家。

 

Edelgard Clavey, 67岁

第一次拍摄:2003年12月5日

Edelgard在八十年代初就离婚了,从此一直独自生活。她没孩子,从很小的时候起,她就积极参加新教的活动。距离去世还有一年的时候,她得了癌症,此后一直卧床不起。当病入膏肓,她感到自己是社会的负担,真心希望死去。

 


第二次拍摄:2004年1月4日

“死亡是对一个人的考验。每个人都不得不独自经历整个过程。我非常想死。我想变成光明世界的一部分。但是,经历死亡却是困难的。死亡是一个我无能为力的过程,我影响不了它。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我的生命是别人给予的,我不得不过完我的一生。现在,我要把生命交回去了。”

 


第一次拍摄时间:2004年1月16日

Beate接受乳腺癌治疗已经四年了,但是我们见到她的时候,最后的化学疗法也已经没有作用了。她知道自己快死了,甚至还亲自去看了墓地。

 


第二次拍摄:2004年3月10日

Beate感到,如果死亡时丈夫和孩子们在场,她根本做不到撒手而去。当她死时,她是完完全全一个人——她的丈夫在厨房里煮咖啡。他后来对我说,他很失望那时不在她身旁,握着她的手。但是他知道这是她一直在说的,独自死亡对她更容易。

 

第一次拍摄:2003年12月5日

Maria说:“死亡一点都不可怕。我拥抱死亡,它并不是永恒。死后当我们见到上帝,我们都会变得美丽。我们只是听从召唤回归尘土。”

 

第二次拍摄:2004年2月15日

 

Maria对死亡的看法,深受宗教的影响。她深信她已经在冥想中看到了死后的生活。她希望,当她死时,灵魂和肉体能够完全分离。死前的大部分时间,她都在脑海中不断准备这个过程。

 

 

第一拍摄:2004年2月17日

在罹患癌症之前,Rita已经离婚17年了。但是一旦她明白自己将要死亡,她立刻就知道要做什么:她要再见到他。那场婚姻已经过去很久了,他们的关系完全破裂:她不许他看孩子,两人如同陌路。

 

第二次拍摄:2004年5月10日

她打电话给他,告诉他她快死了。他们上一次说话,是将近20年前的事情了,但是这一次,他说他马上就会过来。“我真不应该需要这么久,才学会宽容和遗忘。尽管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仍然喜欢他。”此前的几个星期,她一心等死,但是现在她说:“我多想能够再一次地开始生活啊……”

 

 

第一次拍摄:2003年1月5日

Gerda不能相信,癌症将她好不容易积攒的退休金一扫而光。她告诉我:“我的整个人生就是工作、工作、再工作,没有其他任何东西。”她在一家肥皂厂的装配流水线上工作,独自将孩子拉扯大。她啜泣着说:“这难道是注定的吗?难道死亡不能等一等吗?”

 


第二次拍摄:2003年1月14日

在一次探望中,Gerda说,“没多少时间了。”她很惊慌。她的女儿试图安慰她,说:“妈妈,有一天我们还会团聚的。”Gerda回答说:“那是不可能的。你死后不是被虫子吃掉,就是烧成灰。”女儿央求道:“你还有灵魂呢?”母亲用一种谴责的语气说:“别跟我谈灵魂。现在上帝又在什么地方呢?”

 


第一次拍摄:2004年2月6日

 

Klara Behrens知道她活不长了。她说:“有时我确实希望情况能好转,但是一旦病痛发作,我就不想努力活下去了。”

 

第二次拍摄:2004年3月3日

“我想知道有没有来生,我觉得是没有的。我不害怕死亡,我只是沙漠中无数沙粒中的一粒……”

更多阅读:
生命肖像:当死神渐渐走近 托斯卡尼:“出售苦难”的广告摄影师 悼念|记录中国的德国摄影师迈克尔.沃夫去世 王福春:火车上的中国人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