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对话 > 山本昌男:我想表达事物本身仅有的坚强
山本昌男:我想表达事物本身仅有的坚强
2013/4/26 16:29:27  外滩画报   吴琦  
我活着,每一天。感受着所有的细节和琐碎,并且尝试将它们位于欣赏的位置。也许这就是我生活的美学并且摄影是我生命基本元素,和吃饭睡觉一样,因此这种美学也作用于我的摄影。尽管我不认为这是任何的某种‘哲学’,通过寻找美,产生了生活里的乐趣。在某种程度上升华为值得向你自己和观众呈现的东西”。 ——山本昌男

   

他的作品和他一样安静,它们的尺寸很小,如同可以随身携带的记忆,有时,越小的东西越能让人感受到生命力。

  

日本人在国际摄影圈里颇有些分量,荒木经惟、森山大道、藤井秀树等人各辟蹊径,以几双东方之眼蜚声国际。在这群人之中,山本昌男并不怎么扎眼。他是个清瘦的中年男人,眼睛很大睫毛很长,1957年出生于日本爱知县,从油画改习摄影,90年代开始频繁做展。

  

山本的作品和为人都远不像荒木那样大胆张狂。他把荒木比作一个外向的愿意和大伙儿混在一起吃饭聊天的人,而自己则是那个坐在角落里低头吃饭、默默不语的家伙。他说人和人不一样,快乐的方式也不一样。

  

上个月,山本在北京三潴画廊举办个展“川”。和往常一样,他在现场测量尺寸,按照新的空间关系编排作品。展览开幕前最后一刻,他还待在空展厅里亲手调整照片上下左右的距离。照片不规则地排列,有的被贴得高高的,踮起脚尖都很难看清。

  

他的大部分作品本来就小得可怜,小到只有半个巴掌甚至指甲盖那么大。远远看去,丁点儿的照片疏疏密密地贴在雪白的墙上,简直像是污点弄脏了墙。这是他从90年代开始使用的装置方式,最初就是因为穷,把小照片密集地贴在墙上可以省下制作画框的费用,又能让自己更多的作品被别人看见。他说:“住在小房子里,就必须想住在小房子里能做的事。”直到后来,他从中发掘出讲故事的秩序和感觉,就以此作为发表作品的个人标志。

  

小尺寸照片是他有意为之的选择,对他来说,照片就好像记忆,如果可以把一张照片握在手掌心,就好像可以随身携带那段记忆。指掌之间、方寸之地,正是一个很亲密的尺寸,和放在钱包里的全家福是一个道理。

  

全家福带在身上,经常看、经常摸就容易折损,但越旧反而越有感情。山本就是追求这种效果。这次展览中,他的小幅照片都旧到发黄、有水渍,边角还翘起来。初看还以为是布展人员太过粗心马虎,其实是山本自己故意做旧。他常常把小照片放在口袋里任它们摩挲,有时还会撕,或是用茶叶水来泡。在东京都摄影美术馆的一次展览上,他还曾把两三百张照片放在小皮革包里,让观众可以用手触摸。

  

尽管他并不喜欢过多的人工干预,但实在是执迷于在照片中留住时间的痕迹,他说:“我不得不把它们变老。”

  

老派的技术、保守的气质、逢人鞠躬的习惯,山本昌男找到了一种很日本的表达方式。小津安二郎把摄影机降下来,和生活的高度平齐,而他则把相机对准静物、风景和一切自然与生活的细节,关注些微的琐屑,“向普通的石头与食物致敬”。一群飞鸟,水边的绵羊,一只向天空抛球的手,丛林里的一排蘑菇,雪山下的一棵树,各种扭曲的枝杈,变幻的云朵、山势、流水和樱花。他的构图空阔,角度孤单,只取黑白两色,本来无奇的物体在他独特的取景中流露出细腻的情感。

  

他曾把自己的小幅作品比作日语中的“促音”,那是两个发音之间的短暂休整。山本每次回答问题之前也都要停顿一会儿,甚至闭着眼睛想一想,好像需要一点时间来听听中间的那声呼吸。

  

他本人就居住在远离城市的林间,待在清新的空气里远离主流世界,喜欢在富士山下遛狗散步。当他走出“世外桃源”,带着作品各处展览时,也能得到东西方观众的理解。尽管程度有深浅,但他作品中的诗意与禅味却似乎并不难理解。有人夸他是诗人,有人说他代表了“虚”与“空”的东方美学,他都含蓄一笑,好像怎么说他都很高兴。

更多阅读:
5种多重曝光摄影玩法套路 网红大瓷瓶引发吐槽乾隆审美,故宫讲解员:赝品照泛滥所致 京都国际摄影节创始人:为什么要做摄影展? 天津:王树崴《我的童年 你的乡愁》当代艺术展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