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摄影对话 > 卡米洛:我不想生活在父亲的光环下
卡米洛:我不想生活在父亲的光环下
2013/4/26 16:21:56  外滩画报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在切?格瓦拉遇害后的四十多年中,世界各地对于他的纪念从未停止。法国哲学家让?保罗?萨特称许切?格瓦拉是“我们时代最完美的人”。阿根廷雕塑家安德烈斯?泽内利在两年多时间里,收到世界各地1.5万民众捐赠的各种铜制品,并用这些铜铸造了高4米、重3吨的切?格瓦拉像。在切格瓦拉被杀40周年之际,时任古巴领导人的卡斯特罗当天亲自撰写报纸文章,感谢这个“40年前的10月8号倒下的杰出斗士”;在玻利维亚,成千上万的人在切?格瓦拉被杀的村庄附近聚集,参加相关展览、讲话和音乐活动。

   

2004年,古巴前任领导人卡斯特罗下令在首都哈瓦那成立了切?格瓦拉研究中心,阿莱达?马尔奇担任研究中心的主席。卡米洛早年在苏联读书,回到古巴后曾经担任渔业部长,现在则担任切?格瓦拉研究中心的秘书长。

   

2010年10月,由导演特里斯坦?鲍尔导演的纪录片《切?格瓦拉》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放映。纪录片中展示了切?格瓦拉离开古巴时写给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的一封信,信的结尾写着:“为了永恒的胜利。”纪录片还包括切?格瓦拉幼年时期在阿根廷上格拉西亚的一段生活记录和他最后一次与父母相聚时的情形。为了拍摄这部纪录片,导演做了长达12年有关切?格瓦拉的研究。

   

1961年8月7日在Haedo会见乌拉圭总统Victor Haedo(右)时,古巴工业部长切格瓦拉一手拿着茶葫芦,一手和别人做着手势。

   

“听到父亲的声音对我触动非常深,”卡米洛说,“以前很多有关我父亲的文艺作品往往只突出他的一个方面,要么是烘托他传奇的经历,要么把他塑造成一个共产主义战士的形象,这部纪录片应该是对他一生的总结。”

   

在“古巴先锋艺术展”现场,记者打算邀请卡米洛在一件有切?格瓦拉头像的作品前拍照。还未开口,卡米洛便大声对记者说“No”,摇着头走向展厅外。

   

中国之行前,卡米洛便和中方策展人程昕东立下“君子协定”——不能渲染他是切?格瓦拉的儿子。“他很独立,也很注意分寸。他不希望借用父亲的声誉来为自己谋求什么。”程昕东说。

   

在展览和访问的间隙,切?格瓦拉总爱随手拍照。卡米洛整理出六七十张切?格瓦拉的摄影作品,不是别人镜头中的英雄,而是切?格瓦拉眼中的世界。卡米洛告诉《外滩画报》记者,中国筹划切?格瓦拉的摄影作品展,是他此次来中国的主要目的之一。

   

不是政治家,不是英雄,卡米洛展示给大家的是“摄影师”切?格瓦拉。“切?格瓦拉有很多面,我想通过更多的对于他的准确的表述,来让大家更多地了解他。”叼着古巴雪茄的卡米洛说。

   

记者:来中国之前,你对中国的了解多吗?
   

卡米洛?格瓦拉:以前我以为在唐人街见到的就是中国的全部,后来渐渐发现并非如此。我对中国充满好奇,因为我想知道真正的社会主义是怎么样的;在社会主义的体制下,不同层次的人如何实现自己的工作职能。当然,中国人改变现状的各种做法总是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记者:在中国期间,你有哪些工作要完成?
   

卡米洛?格瓦拉:主要是为古巴当代艺术展做宣传,希望更多的中国人能够了解古巴的当代艺术家和他们的作品;50年前的9月28日,中国与古巴建交,我们的中国之行,也是为中国与古巴建交50周年做纪念;同时,我是“切?格瓦拉研究会”的主要成员之一(秘书长),为了在中国举办名为“摄影师切?格瓦拉”的摄影作品展,我要和中国相关机构的负责人会面,进行前期的商讨。

   

记者:“摄影师切?格瓦拉”展具体行程是否已经敲定?
   

卡米洛?格瓦拉:这个展览已经在世界很多国家举办,比如法国、德国、西班牙、意大利和南美洲的众多国家。我父亲曾经有一段时间从事摄影,拍摄并留下了一批作品,我希望大家知道父亲不仅仅是偶像式的人物,也是一名艺术家。我更希望把这个展览带到中国来,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日期,仍在商讨中。

   

记者:你目前从事怎样的工作?
   

卡米洛?格瓦拉:在古巴,切?格瓦拉研究会主要涉及学术研究和宣传这两个方面。学术研究部分主要是对切?格瓦拉的思想、作品以及和外界联系之后产生的印象进行研究,而我的精力主要放在宣传推广方面,希望大家对切?格瓦拉的思想能有更全面更系统的了解。

卡米洛的纪念版莱卡相机上面印着红色的切?格瓦拉头

   

记者:同时,你也是一名摄影师,在切?格瓦拉研究会和摄影之间,你如何分配时间?
   

卡米洛?格瓦拉:在古巴的艺术家中,我可能是一个特例,因为我在切?格瓦拉研究会还有一份工作,需要在这两个工作中寻找一个平衡。要说一半一半是不可能的,应该说我就是为研究会来工作的,摄影是有可能的情况下才去拍摄。

   

记者:你对摄影的兴趣与天赋是从父亲那里继承的吗?
   

卡米洛?格瓦拉:父亲也是一名摄影爱好者。作为切?格瓦拉的儿子,我才有机会访问世界上很多地方,给我的摄影带来便利。但这并不能牵强地说我遗传了父亲在摄影方面的基因,我喜欢做与现实生活紧密相关的工作,我可以用摄影的方式去反映我们所处的时代。

   

记者:父亲去世时,你还不到5岁,你对他还有印象吗?
   

卡米洛?格瓦拉:我对父亲基本上没什么印象,在我很小的时候他就参加了一些斗争,特别是一些地下的斗争,他很少回家,即便回家也是很快就离开了,我对他的印象只是梦中的印象,不知道对不对,也说不上模糊还是清晰。但我还是比其他人更了解切?格瓦拉,因为我妈妈和父亲的朋友们经常会告诉我一些有关父亲的事,我想还原他真实的样子,是切?格瓦拉作为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神的样子。他有很多面,他不仅仅是一个革命者,一个军事家或者一个医生,他还是一个男人,是儿子,丈夫,父亲……他也是一个很有创造力的理想主义者。如果他生活在现在,或许他会有不少新的创作和试验,抑或在另外一个国家,不遗余力地帮助那里的人们。

   

记者:在切?格瓦拉研究中心的工作也让你有更多的机会了解父亲?他的思想对你的日常工作有怎样的影响?
   

卡米洛?格瓦拉:我主要是组织一些有关他思想的专题论坛,做有关他的纪录片,组织材料进行对外宣传,主要目的是让人们能够对切格瓦拉的思想有一个更深的了解,为进一步的研究提供方便。我母亲是研究中心的主任,是父亲的一个战友,同时也是一个游击队员,当时地下工作的战士,也是父亲最亲密的人,她现在的工作也就是要围绕思想学术问题进行研究。除此之外,研究中心还会主持一些带有公益性质的计划,我还开设了一个摄影班,孩子们不但可以学习摄影的技术,还会知道怎样用这些技巧去为社区里的其他人服务。我想推广这些计划,重构古巴的理想。从这个意义上说,也是在延续父亲的思想。

   

记者:切?格瓦拉之子的身份给你带来什么?你怎么看待这个身份?
   

卡米洛?格瓦拉:我为我的父亲感到骄傲,我也是他的崇拜者之一。在西方国家,父亲也有崇拜者,但他们对父亲的宣传都戴着政治的有色眼镜。我生活在古巴,当地的每个人都尊敬他,家家户户都有一块纪念他的场地,这让我更有压力,一定要保存好有关他的记忆。有时候我会很不安,因为很多古巴人把对于我父亲的钦佩和赞美转达到我身上了。我不想生活在父亲的光环下。

 

更多阅读:
5种多重曝光摄影玩法套路 网红大瓷瓶引发吐槽乾隆审美,故宫讲解员:赝品照泛滥所致 京都国际摄影节创始人:为什么要做摄影展? 天津:王树崴《我的童年 你的乡愁》当代艺术展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