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艺术家 > 罗中立:定格一个时代
罗中立:定格一个时代
2013/4/24 12:04:55  现代摄影网   

 

 

罗中立的名字属于一个时代。1981年,他因油画作品《父亲》获得了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一等奖。而这幅油画,也成了一个时代的象征。
 
  

面对当年的画作,罗中立感慨万千,那些栩栩如生的画面属于他自己的青春年华,也属于那个跌宕的时代。
 
  

伤痕美术
 
  

从没有人用如此逼真的再现方法,描绘一个普通劳动者的沧桑。在经历了“高大全、红光亮”的创作年代之后,《父亲》的出现,不仅震撼了美术界,更感动了整整一代人。如今,谈起当年的创作,罗中立认为,《父亲》的成功只属于那个时代,从技法角度讲,今天的画家都可以画出那样的画,但如果没有那个时代的烙印和背景,这件作品就失去了它的意义。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经历了“文革”的洗礼之后,知识分子的彷徨从那些深沉的具有反思性的创作题材中反映出来。《父亲》这幅画之所以成为一个时代的符号,是因为它所包含的内在情感和社会意义,闪耀着那个时代才有的光辉。
 
  

罗中立在这幅画的创作方法上虽然借鉴了西方超级写实主义(又称照相写实主义),但他并非冰冷地再现一个人的面孔,而是饱含深情地讲述着一个时代中一个平凡人的故事。
 
  

画面中那位头裹围巾的老农,岁月留下了刀刻般皱纹,饱含沧桑的脸,破旧的饭碗……真实的细节,让这幅画充满了强烈的悲剧情感和人性关怀。这样的劳动人民的真实形象以及它所反应的社会现实,震撼了一代人的心灵。
 
  

罗中立回忆,创作这批具有伤痕色彩的作品还是在他的学生时期。在大学三年级时,他前往大巴山进行创作。在大巴山,他连续几个月与农民吃住在一起。那个时候的很多作品甚至都是在油灯下完成的。
 
  

在文学领域“伤痕文学”风靡的同时,美术创作也常常流露出伤感的情绪,作品主题往往是对知青生活的回忆,对困苦生活的挣扎和反抗,以及对历史的深刻反思。罗中立的作品《彭德怀》、《广安难民》、《苍天》便是那个时期的产物。

更多阅读:
罗中立:定格一个时代 董子健:青春就是各种不完整 纪念人类登月40周年 达明-赫斯特:金钱不是做艺术的动机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