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现代派 > 杨元昌:观念摄影的先驱
杨元昌:观念摄影的先驱
2013/4/24 2:31:27  现代摄影网  杨元昌  

杨元昌出自书香门第,父母亲都是知识分子,良好的家庭环境使得他从小就热爱艺术,从小就学习画画,并且在“文革”中到处都是领袖画像的社会实践中,锻炼了自己的动手能力和创作能力,因此,他能够在摄影创作中如此有感觉,得益于他美术的功底和造型能力。整个1980年代,杨元昌在摄影创作上频出成果。1983年,法国艺术界到上海来挑选作品,杨元昌的《画家与笔》等六幅作品入选当时的法国国际沙龙影展,是当时国内入选幅数最多的摄影家。他的摄影曾经连续四届入选全国摄影艺术展览,在当时的摄影界可谓风头十足。他是整个1980年代,作品入选国家级摄影展最多的上海摄影家。但是,他并没有沉迷于参加展览和比赛,而是抓紧一切机会充电学习。当年,油画雕塑院是上海条件最好的艺术单位,有大量进口的艺术类的书籍,其中就有大量的摄影画册、画报。发现了这个秘密之后,杨元昌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到当时还在巨鹿路的油画雕塑院去几次,如饥似渴阅读着油雕院的藏书。整整两年,几乎是每个星期,都有几个半天泡在油画雕塑院的资料室。如果说以前对摄影还是爱好,还是靠天赋拍出了成名作。但是经历了长时间如饥似渴的阅读,眼界、境界、学识和修养都有了质的飞跃。杨元昌“我的大学”就是在油画雕塑院的资料室里完成的。1989年,因为杨元昌杰出的表现,上海摄影家协会举办了《杨元昌现代摄影艺术研讨会》,这是建国以来上海摄影家协会首次举办一个摄影家的学术研讨会。来自文化艺术界的近百位专家、学者、画家、摄影家,对他的富于探索性的现代摄影艺术作品给于高度的评介和充分的肯定,并毫不掩饰地将他称为上海当代摄影的“领头羊”。当时正在上海讲学的奥地利摄影艺术家费林格-瓦特尓在研讨会上发言,他认为杨元昌的摄影艺术水准与国际上有成就的当代摄影家相比,也毫不逊色。








    说杨元昌是中国最早的当代摄影家之一,恐怕没有多少异议。但是,如果说他还是中国最早的观念摄影家之一,恐怕有人不服气。没有关系,请跟我一起阅读杨元昌的观念摄影。什么是观念摄影?观念摄影的准确定义是什么。观念摄影是直接从观念艺术中“引渡”而来。观念艺术是当代艺术中最活跃、最前卫的艺术方式,首先艺术不表达主题,艺术超现实、艺术介入政治、道德、公共事务等等都成为观念艺术的领域。观念摄影,就是非具象、超现实摄影,摄影阐述一种新的生命价值观念,新的社会政治、道德、公共事务观念的一种摄影趋向。观念摄影(包括影象),更多的都是通过“摆拍”,来完成,摄影家不仅担任摄影,还担任导演、剧本、演员的角色。通过不同于现实生活的超现实的创造,来表达摄影家的生命观念、道德、政治和社会观念。凡是以主观创意为主导的、非再现现实的摄影作品,都可以称为观念摄影。产生于88年底89年初那个冬季的《自白》系列摄影作品,无疑是杨元昌最有说服力的观念摄影作品。 关于《自白》系列作品,杨元昌一直谦虚地认为是和我的合作作品。当时,杨元昌在拍摄上海艺术家人物系列作品,我是他的拍摄对象。而我那时除了写诗,还正在创作现代幻像画系列作品。现代幻像画的基本风格就是超现实,就是观念性艺术。我的绘画作品他很喜欢,很对他的“胃口”。因此,我们合作拍摄时,就决定用表演的方式,“自编自导”,摆拍了一组超现实作品。我们一起选择道具、背景,拟定构图、造型,我担任模特,他现场即兴拍摄。地点是在我母亲当时家的小阁楼上,我曾经写过《小阁楼的沉思》诗歌的地方。作品完成后,由于当时这类摄影作品无论是观念、手法都是很前卫的,因此,一直没有机会以系列的方式展览和发表。在他后来展出、发表的艺术家肖像系列作品中,也只是用了一张相对写实的(看书)那张,(其中头上方有表的那张发表在1990年的《现代摄影》上)其余的几乎都没有发表的机会。这个系列拍了几十张,可惜,由于岁月久远,大部分都遗失了,只剩下这四张作品。20年后的今天,我们来阅读这组摄影作品,如果不说的话,我相信没有人会知道,画面中的模特是诗人、画家许德民。显然,我扮演的不是我本人,而是一个观念的人,是一个超现实的人。他的“自白”表白了什么呢?画面上,我们看见悬挂着的表、剪刀、手套和灯,这些意象符号都代表着一种隐喻,一种象征。而画面上的形象,试图自残,试图用剪刀在剪自己的手指,试图从封闭的屋顶上逃生,反应了一种人格分离和生命矛盾。1980年代末,杨元昌以一组名为《人生?自我?忏悔》的观念摄影作品达到他摄影艺术创作的高潮。当时,杨元昌应邀在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的担任摄影专业教师,带领学生搞室内摄影创作。上课结束后,杨元昌找来一些道具,布置场景,导演模特摆出各种造型,拍出了著名的《人生?自我?忏悔》。参加由日本美能达公司、美国柯达公司、香港《摄影艺术》联合举办的国际“88’/89’新意作品年赛”,一举夺魁获得年赛总评冠军奖。名至实归。当朋友都为他感到高兴的时候,他却很平静,因为在得知获奖之前,他就有预感,这次送去的作品可能夺魁。是什么给了他如此自信,尽然能够预测千里之外,一个意识形态完全不同、审美价值观念和中国大陆还有很大区别的香港摄影界的评判标准。当时香港还没有回归,在摄影观念上和大陆还有很大的差距。杨元昌之所以有如此的自信,是因为保持着当年研究世界摄影动向的习惯,经常研究他们的杂志,洞察和国际接轨的香港摄影界的审美趣味,所以才如此自信能够获奖。由于1980年代“观念摄影”这个观念还没有发生,杨元昌的具有观念摄影典型特征的作品,只是作为一种个性化的现代摄影作品被接受和认识。






    1990年代,面壁十年,为了积蓄更加强大的实力,来重新审视当代摄影带给我们生命的思考和创新。这十年中,杨元昌依然关注着中国摄影界的发展和状况,在此期间,他的创作并没有停止,他用另一种方式来延续他的观念摄影创作。他主编的《海派摄影漫谈》1991年出版,它是中国第一本以海派命名的摄影理论书,将整个1980年代的关于海派的摄影理论和创作心得文本,都收集在内,为80年代崛起的上海当代摄影,为具有中国地方特色的海派摄影,建立了一座里程碑。在后来的很多时候,担任上海艺术摄影协会副主席和上海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的杨元昌一直是上海摄影界新人们最信任的兄长和老师,他常常以各种方式,关心和支持青年人的创作。他为人处世低调,生活上与人为善,工作中敬业精业。出于对他的人品和艺术素养的信任,2002年,上海摄影家协会盛情邀请他出任《上海摄影》的艺术总监和副主编,主持编辑工作。按常规来说,功成名就的杨元昌不必再接受如此繁重、辛苦的编辑工作,完全可以悠闲地做一些轻松的事情。但是,多年的职业素养和对摄影艺术的爱使得他放弃了休息时间,而象上下班一样,到离家很远的《上海摄影》编辑部上班。早出晚归,乐此不彼。一开始,很多人都怀疑淡出摄影前沿队列已经多年的他,眼光和水准是否还能够适应新时代人的摄影观念和审美思潮。整整八年,四十八期《上海摄影》,他不仅经受得了中国最苛刻的摄影人群的挑剔,赢得了大家一致的尊敬,而且获得了中国摄影界同仁的高度评介。连续几年,上海国际摄影大赛都邀请他作为艺术评委,各类摄影大赛也纷纷希望他来把关。因为他的出色的艺术眼光和专业素质,因为他的国际化的艺术观念。而他更热衷的是对自由来稿的重视。如今摄影艺术无论观念还是形式,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何适应这些变化并且让自己的艺术眼光紧跟时代,是杨元昌经常思考的问题。他除了阅览各类国际摄影类、美术类杂志外,还特别关注网络上的摄影信息和世界动态,关注最新的观念摄影趋势。对新人,尤其关注。人的价值有两个轨迹,一个是自己创造价值,然后为他人造福;一个是直接为他人创造价值,为大家造福。杨元昌不仅创造了自己的价值,而且还同时创造了别人的价值,双管齐下,我们有理由相信,在未来的一天,杨元昌又出人意料地举办一个他最新作品的展览,因为,只要有机会,他手中的照相机和快门,都会悄悄地选择一个独特的角度,勤奋地拍摄着。那将又是一个值得期待的探索和辉煌。






更多阅读:
杨元昌:观念摄影的先驱 An Le:L’Officiel时尚视觉 李函洁《汉服》西安理工大学 2014年度普利策奖获奖作品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