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艺术家 > 杨丽萍:深山里走出的“巫女”
杨丽萍:深山里走出的“巫女”
2013/4/16 16:41:39  中文传媒    
 白族舞蹈艺术家杨丽萍近日获由凤凰卫视联合海内外十余家知名华文媒体和机构共同评选的“影响世界华人大奖”提名。

   

她的表演堪称“完美无瑕”,她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你带入一个由她编织的仙境里,无论你有多么理性,无论你对舞蹈多么陌生,你都有一种感觉,仿佛自己就身处于她的那个世界里;她身上有一种深不可测的魔力,一举一动,哪怕是一个休止符,都有如微风从一泓止水上空掠过,寂静的身体里,从此便有了细浪追逐的声音;她的舞很纯很纯,好像离现实的炊烟很远很远,但又离我们心灵所渴求的东西很近很近。她是一位真正的“舞蹈诗人”。她就是舞在云之南的杨丽萍。

 

 

杨丽萍与她灵动的手

   

从深山里走出的“巫女”
   

在舞蹈界,有一个人尽皆知的定律,跳舞的人都是吃青春饭的。但是,杨丽萍却用自己的方式,写下了一段舞蹈传奇。从13岁被选入西双版纳州歌舞团开始,杨丽萍在舞台上已经跳了几十年,她用梦幻般的双手传神地演绎了孔雀高傲而孤冷的美,她用曼妙的舞姿在月光里投下精灵的剪影,她用柔软的肢体将两棵树如诉如泣的爱情描述得淋漓尽致,她在《云南映象》中把观众带入云南山村的田间地头,体味美不胜收的多民族风情,她在《云南的响声》中让观众除了看,还用听来感受大自然的虫鸣鸟叫、风吹草动,以及那些生命中的生老病死和喜怒哀乐。

   

几十年的舞蹈时光,让杨丽萍获得了很多的荣誉和称赞:孔雀公主,巫女,天生舞者,舞之精灵,舞神……这些都是观众送给她的美丽名号。问她最喜欢哪一个?答,“每一个人好像有不同的称号。巫女,是最适合我的。”又问,“为何独爱这一个?听起来并不像公主、精灵之类的优雅。”杨丽萍笑,“在我们老家,都习惯把跳舞跳得好的叫做巫女。你也不要把巫女想象得太神秘,她们其实就是一种媒介,在有些事情化解不了的时候,需要巫女跟神沟通一下,说一说情况,以求找到一个方法,而这些都是通过肢体语言来完成的。”

   

的确,杨丽萍是喜欢和天籁对话的。从小在苍山脚下洱海之畔生活的她,习惯沉浸于自然的世界中,一花一草一树一虫一鸟,她都会细细地观察,慢慢地品味,用心体会大自然赐予她的灵感与力量。有同行评价说,杨丽萍最难能可贵的,是她的大脑可以和她的肢体对话。大脑感受到的东西,她很快就可以通过肢体传递出来,而这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杨丽萍自己却说,“这不是说高和低或者好和坏的问题,也不是专门练就能练成的,就像有的人擅长谈钢琴,有的人擅长文字,这只是一种简单的能力。”但正是这样的一种能力,让她用舞蹈自由地传递着天地自然的生息,将她和她的族人们世世代代生活土地上的风貌,原汁原味酣畅淋漓地展现了出来。

 


   

至真至爱至情至性的舞者
   

认识杨丽萍的人,都知道她的个性。她对舞蹈爱得深沉,她对云南爱的热烈。从最早的《雀之灵》,到后来的《月光》、《两棵树》,还有近几年的《云南印象》、《藏谜》、《云南的响声》,她所有的作品都是围绕云南在做。她说,“云南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它有数不清、用不完的民族文化资源,它本身就是一块瑰丽的宝石,虽然我去了很多地方采风,将很多大家不常见甚至即将消逝的东西搜罗了出来,但这些于整个云南而言,也只不过是九牛一毛,这么好的东西,又是我熟悉的,你说我怎么还会想去做别的题材呢?光这些我毕生也弄不完……”

   

杨丽萍的作品表面上看兜兜转转说的都是云南文化,但事实上并不那么简单。她觉得自己选择的都是触及灵魂的题材,而且舞蹈本身也蕴含着哲理,比如《藏谜》中体现的就是藏族人的生死观,有生必有死,不恐惧,很安详,精神不悲伤,更多是感受生命的可贵;《云南印象》体现的是一种原生态的民族风貌,一种自然的大爱;而《云南的响声》有着更多的诗情画意,有着诗歌的韵律。舞蹈的肢体动作并不复杂,但她希望观众能从中体会出生命本真的意义。

   

在杨丽萍所有的作品中,有一部最“长青”,那就是2003年推出的《云南印象》,迄今为止已经演了3000千多场,足迹遍布国内四十多个城市及美国、日本,阿根廷、巴西等海外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不少铁杆粉丝还各地追着看。据杨丽萍自己透露,如果没有什么意外,这部作品应该还会一直演下去。问杨丽萍,作品为何会如此受欢迎?她笑道,“好看呗,他们愿意买票来看,就说明他们喜欢,喜欢才会来看你的演出。”

 

   

舞蹈将贯穿我的整个生命
   

在舞台上跳了几十年,现在的杨丽萍,只要一出现,经常是被会问到这样的问题:什么时候挂靴?如果不跳舞了会做什么?杨丽萍很坦然地说,现在自己和团队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收官之作”——新舞剧《孔雀》的编排上。“我初次登上舞台,大家是因为《雀之灵》认识了我,这可以说是我的成名作,但孔雀也跟人一样,有着自己的生命,创作新舞剧《孔雀》,算是一个圆满的轮回。以后舞台要更多地交给年轻人了。”杨丽萍预计,新《孔雀》将于2012年4、5月份正式推出,“我会把《孔雀》做成一个独特的、中国感特别‘纯粹’的舞剧,不掺杂任何西方元素。《孔雀》没有任何界限,男女老少、国内国外都应该能接受。西方舞蹈的代表作是‘天鹅’,东方就是‘孔雀’,我希望《孔雀》能像《天鹅湖》一样走到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它展示的是一种‘中国式美丽’。”
   

说到不跳舞之后的打算,杨丽萍也很淡然,“那就编舞嘛。世界上有很多优秀的编舞,他们都不上台,就在家里跳,这并不意味着舞蹈生涯的结束,还是一样在延续,只不过是用不同的方式而已。我跳了这么久了,以后我的生活也不会离开舞蹈,舞蹈是贯穿我的整个生命的。”

   

多年前,杨丽萍塑造的“梅超风”(《射雕英雄传》)获得了观众的一致好评,对于不跳舞之后是否会继续参演影视角色,杨丽萍说,“现在就是没有好的角色,如果有机会,还是会尝试的。”

更多阅读:
杨丽萍:深山里走出的“巫女” 麻将:东方文明征服西洋的先锋队 走进寻常生活的超人英雄们住你隔壁 波普艺术在中国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