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艺术家 > 伊芙.阿诺德:那些闪回的时刻
伊芙.阿诺德:那些闪回的时刻
2013/4/11 15:23:01   现代摄影网  编辑  
因年轻的时候男朋友赠送了一台相机从此便无可救药地爱上摄影,并在之后成为第一个加盟世界知名图片社玛格南半个多世纪之久的女摄影师伊芙?阿诺德(Eve Arnold),2012年1月4日于伦敦去世,享年100岁。


  

在上个世纪新闻摄影的黄金时期,伊芙?阿诺德曾经和亨利?卡蒂埃-布勒松、戈登?帕克斯、罗伯特?卡帕还有玛格丽特?伯克-怀特这些充满冒险精神的摄影师一起为《生活》杂志和《Look》双月刊杂志提供大量振奋人心的照片,被誉为摄影界的领军人物。作为一个女性摄影师,自从纪实报道摄影的风头悄无声息地开始盖过棚拍的肖像摄影之后,伊芙?阿诺德在1950年代拍摄的女性系列也试图以一种现实主义风格,“不加润色修饰”地记录社会各个不同阶层的女性角色和她们的影像。其中,最为人称道的无疑是她和好莱坞女性玛丽莲?梦露亲密无间的合作。当这两位女性第一次被介绍互相认识时,她们各自的事业都处于起步阶段。梦露因为看到了伊芙?阿诺德拍摄德裔美国女星玛琳?黛德丽的肖像而对其印象深刻。热情而天真的她直截了当地对伊芙?阿诺德说:“你可以拍黛德丽,能否想象一下如何拍我呢?”


  

在1961年上映的号称受最多摄影家眷顾的电影——《The Misfits》(《不合时宜的人/乱点鸳鸯谱》)里,作家阿瑟?米勒为当时的妻子玛丽莲?梦露量身定做打造女主角,并邀来克拉克?盖博联袂主演。玛格南拿到了电影拍摄时期的独家报道权,先后派出亨利?卡蒂埃-布勒松、布鲁斯?达维森、艾略特?厄威特、康奈尔?卡帕和英奇?莫拉特到现场跟拍,伊芙?阿诺德也位列其中。而作为女性,显然伊芙?阿诺德更知道怎么依靠先天的性别优势和梦露打交道。

 

 

 

伊芙?阿诺德  1912.4.21-2012.1.4   生于美国费城


  

从第一次相识开始,她们以朋友般的融洽关系维持了之后近十年的合作,也诞生了许多捕捉了活在闪光灯下的梦露不为人熟知的性情和别样性感的摄影作品。这十年里,伊芙?阿诺德曾六度拍摄梦露,其中一次甚至长达两个月,在“梦露系列”中,我们可以看到筋疲力尽的梦露闭眼躺在旅馆的床上,把双腿抬高搭在床架上休息;她在电影的拍摄现场,旁若无人地陷入沉思;她和一脸灿烂微笑的阿瑟?米勒相拥在漆黑一片的夜总会里,惟有一台锥灯从黑暗的背景里像一把剑朝他们劈来。我们甚至可以看到穿着条纹衫和热裤、一向被视为“有胸无脑”的火辣尤物像文艺女青年一样坐在公园的旋转座椅上,专心致志地阅读乔伊斯的《尤利西斯》。许多年后,这些无疑是公共视线中令人耳目一新的画面,仍无数次被人们提起。伊芙?阿诺德像是用相机唤醒了人们对这一代女神的崭新认识。伊芙?阿诺德日后回忆道:没有人能像梦露这样在摄影师和照相机之间游刃有余,作为一个拍摄对象,她其实很知道把握尺度。在照相机前她像个明星,在我面前,她就是一个普通女人。


  

虽然被誉为安妮?莱博维茨这样的名人肖像摄影师的前辈,但作为一个杰出的纪实摄影师,伊芙?阿诺德的成就并不只在于名人肖像,她也不满足于止步“名利场”。在75万张没有那么出名的作品里,也有许多值得铭记的瞬间,伊芙?阿诺德拍过身着长袍割草的牧师、刚出生的婴儿、拾土豆的美国移民、黑人维权人士。1961年后,伊芙?阿诺德移居伦敦,以摄影记者的身份游历了苏联、阿富汗、埃及和中国等地。她的足迹遍布了南美洲的贫民窟、哈瓦那的妓院、莫斯科的精神病医院和长岛的小村庄……她努力成为“所有人”的摄影师,正如她所说,“在1/125秒的时间里,捕捉被拍摄者的本质”。《国际先驱论坛报》的作者玛丽?布卢姆在1985年评论伊芙?阿诺德的摄影生涯时这么说:“在这杰出的一生里,她为每一个人拍照,并且在‘人’字上加了浓墨重彩。”


  

在等待了数十年,经历了数次签证被拒之后,1979年,伊芙?阿诺德终于来到了向往已久的中国。在前后两次的访问中,她行走了6.4万公里,记录下了长江边上的工业集镇,从电视塔上俯瞰了1979年的上海,还有夏天的西藏山峰和布达拉宫,新疆吐鲁番消失的古城遗迹,苏州大运河上的交通,西双版纳的梯田。同时,像她一直追求的一样,伊芙?阿诺德在中国也记录了无数人的面孔,从布达拉宫的守护者到内蒙古草原的牧民、城市里的普通恋人到养老院里的老人、舞蹈演员、退休工人、科学家、农民、百万富翁、运动员,几乎中国社会各阶层“一个都不能少”地跃然于相纸之上。这几乎是中国社会在经历“文革”之后,第一次向西方世界曝光。


  

1980年,伊芙?阿诺德在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举办了中国作品个展,这些天然去雕饰的纪实摄影作品在美国展出时引起轰动;同年,摄影画册《在中国》获美国国家图书奖,伊芙?阿诺德也获得美国杂志摄影师协会终身成就奖。1995年,她成为英国皇家摄影师协会的成员,被纽约国际摄影中心选为“摄影大师”——这几乎是全世界声望最高的摄影荣誉头衔。1996年,个人回顾作品集《回顾》(《In Retrospect》)获得英国Kraszna-Krausz图书奖。1997年,伊芙?阿诺德被苏格兰圣安德鲁大学授予名誉科学博士学位,被斯塔福德郡大学授予名誉文学博士学位,被位于伦敦的美国国际大学授予人文学科博士学位。同一年被位于布拉德福的国家摄影、电影和电视博物馆指定为顾问委员会成员。2003年,被英国政府授予大英帝国勋章。2010年,她获得了索尼世界摄影奖颁发的终生成就奖。


  

伊芙?阿诺德原名伊芙?科恩, 出生于1912年4月21日,是家中九个孩子中的一员。科恩一家原本是乌克兰犹太人,父亲是犹太教教士,因受到迫害被迫移民到美国。尽管父亲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分子,但是在美国的科恩一家只能以做流动小贩谋生。因此,年幼时期的伊芙?阿诺德几乎是在清贫的生活中度过的。伊芙?阿诺德曾经的理想是做一名医生,不过在28岁时她放弃了这个愿望。伊芙?阿诺德搬去了纽约,并且在那里结识了男朋友。男友给了她一台相机,坚持要求她学会如何使用。这是一台价值40美元的德国双反相机Rolleicord(禄莱相机的经济型版本),伊芙?阿诺德的第一张摄影图片是在纽约海滨拍的一张几乎堪称失败的照片,而这,却阴差阳错地成了她摄影生涯的起步。几年之后,男友离开了她;相机,却永远留了下来。


  

1948年,伊芙?阿诺德嫁给了一名工业设计师。次年,她成为了一个儿子的母亲。二战期间,伊芙?阿诺德在新泽西开了美国第一批提供自动冲洗的照片冲印店。在那里工作的5年让她学会相信自我判断,但是“在摄影美学方面却知之甚少”。


  

为了更系统地学习摄影美学,几乎完全是自学成才的伊芙?阿诺德唯一交的一次“学费”是参加在纽约的一次短暂课程,跟着当时美国时尚杂志《Harper's Bazaar》的艺术总监阿列克谢?布罗多维奇学习摄影。刚开始,业余的伊芙?阿诺德遭受了班里像理查德?阿维顿这样的职业摄影师无情的批评。不过很快,“视角独特”的伊芙?阿诺德便受到了阿列克谢?布罗多维奇的表扬。在一次课堂作业里,布罗多维奇要求学生去拍摄一组时装故事。伊芙?阿诺德深入纽约的黑人住宅区,记录在那里的教堂、酒吧等地方每天举行的一系列时装秀。伊芙?阿诺德的这组作品受到了布罗多维奇极大赞赏,并鼓励她完成作业后继续拍摄,丰富作品的内容。可惜的是,当时没有一家美国杂志愿意使用黑人模特的照片,在丈夫的介绍下,这组作品最终被改头换面地刊登在了一家英国媒体上,但因为编辑改写了文字而使得整组照片充满了嘲弄的意味。伊芙?阿诺德后来回忆说,“那以后,我便发誓,要把自己想说的话完全地表现在照片里。”


  

1957年,凭借“不落俗套”的拍摄思路,伊芙?阿诺德正式加入了玛格南图片社。罗伯特?卡帕在看她的履历时,一眼就挑出了两组作品:玛琳?黛德丽传奇般的美腿和拣土豆的贫民生活。玛格南前执行总编辑约翰?G.莫里斯在不久前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则表示最欣赏她拍摄的玛丽莲?梦露、黑人政治运动领袖马尔科姆和共和党参议员麦卡锡的作品。在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里,她为《生活》、《Esquire》、《Harper's Bazaar》等著名杂志拍摄了包括詹姆斯?贾克内、保罗?纽曼、洛奇?马西亚诺在内的许多名人。她用带着同情和理解的镜头解构了这些名人头上的光环,其中一组拍摄琼?克劳馥的照片,用特写捕捉了克劳馥化妆和美容的场景,呈现了这位年华老去的昔日巨星在残酷的好莱坞电影工业里,如何艰难地抵抗岁月对美丽的侵蚀。据伊芙?阿诺德本人回忆,克劳馥第一次来拍摄时带着醉意,亲吻了她之后,脱光衣服就说“开始吧”。几天后,当伊芙?阿诺德把底片给克劳馥时心里并没有料到这些“私摄影”会被曝光。可是,克劳馥却非常喜欢,并感谢伊芙?阿诺德“表现了她平凡日子里的样子”。


  

伊芙?阿诺德在拍摄女性时,显得细腻而温情,但在面对社会议题时,她变得勇敢而犀利。她是第一个拍摄政治犯接受精神治疗的摄影师。此外,除了上文提到的马尔科姆和麦卡锡,她还拍摄了四任英国首相,并在1972年,拍摄了一部反映穆斯林妇女的纪录片《面纱背后》。功成名就后的伊芙?阿诺德经常慷慨地对后辈进行指导:“一个好的摄影师和普通摄影师的区别,就是要具备抓住所有‘意外’的智慧。”


  

伊芙?阿诺德一生一共出版过12本书,除了个人传记性质的《回顾》外,其余每本书都有独一的主题:50年代、玛丽莲?梦露、中国、大不列颠、女性……在《Flashback!The 50s》里,这位摄影师对上个世纪中叶的美国充满了怀念和追思:“离开美国16年后,再次回到这个国家,我被时间带来的巨变深深吸引,人们的生活已经和50年代全然不同——黑白肤色的人开始牵手,同性恋公开集会,男人留披肩长发,女性获得了身体的解放……翻出以前的照片,50年代的记忆突然鲜活起来,短袜、麦卡锡、冷战、铁幕、玛丽莲、朝鲜、团结精神、滚石、公民权利……这些50年代的词汇深深印在胶片中,让我想起10多年前的记忆。这样一本书,是我在50年代所关注的、所思考的、所记录过的美国。”

更多阅读:
伊芙.阿诺德:那些闪回的时刻 2017年第九届三影堂摄影奖初选结果 朱敬一:我在互联网时代玩艺术 摄影加设计,意想不到吧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