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纪实 > 丽水回放|推荐:吴登采《宗祠》
丽水回放|推荐:吴登采《宗祠》
2019/11/13 13:49:12  现代摄影网   


 陈氏宗祠 苍南县钱库镇雅店桥村 


作品自述 | 吴登采


我在寻根江口吴氏源流的过程中,渐渐滋生了拍摄宗祠的想法。

江口吴氏在龙港建镇之前世代聚居在一个叫汇头的小地方,传说先祖原是乐清的一个渔民,因为暴风雨,小渔船被狂风从乐清湾吹到了鳌江口。江口和乐清湾之间隔着三条大河,烟波浩渺,先祖再也无法返乡,于是在江口繁衍生息,有了江口吴氏。迄今我们还没能寻找到先祖准确的故乡,目前江口吴氏归入钱库镇三石桥吴氏宗祠。



  平阳县麻步镇敖寒村林氏宗祠 

        


  苍南县龙港镇夏口徐村徐氏宗祠



我的家乡龙港所在的更大地域被称为“江南垟”,这里社会经济相对发达,移民众多,并且民众的宗族观念强,于是这个地方也是温州市宗祠分布最为密集、相对规模最大、建筑也最豪华的一个区域。特别是近三十年来,江南垟新建、重建了各姓氏的宗祠,不管在造价、规模还是装饰上都越来越豪华,落成典礼阵容越来越浩大,宗祠落成时友好族姓的礼金也越来越多。于是,我的拍摄就从江南垟开始,然后慢慢辐射到整个温州地区。




 胡氏宗祠 苍南县矾山镇宜矾村 


在南方,宗祠是乡民们习以为常的公共建筑。可以说宗祠星罗棋布,让人眼花缭乱,但我的拍摄还是有选择性的。古代宗祠,我会选择不同年代具有不同建筑风格以及具有典型历史意义的祠堂。现代宗祠,主要考虑宗祠外观、结构、装饰的独特性和宗祠功能的差异性,基本上做到能够覆盖温州地区宗祠文化的样貌,使其既能够呈现宗祠历史的发展脉络,又能够反映在当代的变化特征。在拍摄的过程中,我尽量回避美学性的诉求,更注重宗祠文本的信息属性,采用中性的影调将各种细节沉稳、完美的呈现出来。




 黄氏宗祠 龙湾区蒲州街道屿田村 



 苍南县望里镇宫西村陈氏宗祠 



 李氏宗祠 苍南县钱库镇李家车村 

 


 毛氏宗祠 平阳县萧江镇毛家处村 



 吕氏宗祠 永嘉县上塘镇浦口村 



 黄氏宗祠 苍南县钱库镇十二岱村 



 胡氏宗祠 苍南县矾山镇宜矾村 



 泰伯祠 平阳县南雁镇吴山村 

 

摄影师介绍


吴登采,温州人,摄影师,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已完成摄影項目有《宗祠》、《城雕》等。

 

作品关注当代中国城乡的公共建筑及空间。作品多次在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北京国际摄影周、平遥国际摄影节、丽水国际摄影节以及美国、英国、意大利、俄罗斯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展出。多幅作品被中国人民大学博物馆和俄罗斯联邦艺术科学院等机构收藏。


 

延伸阅读

堂——家族、血亲与权力的历史缩影 | 鲍昆(删节版)

 

 在长江以南的中国,以姓氏为别的祠堂遍布在很多村庄中。这些祠堂或大或小,或宏大精致、或粗疏破败,但它们都是每一个建祠姓氏族群的实体符号,彰显他们在中国悠悠历史中的挣扎和荣辱兴衰。以姓氏符号为由,间离实体的物质存在,祠堂文化可以说是一种卓然于世界的独特文化存在。从某种角度上说,中国的历史就是各个姓氏家族博弈争斗的历史,如:大唐的李氏、大宋的赵氏、大明的朱氏,直至大清的爱新觉罗氏等。这些姓氏的背后是庞大的土地空间和人力资源以及之上的权力。这说的是处于社会顶端的皇家权力。但是权力本身是一个自下而上的金字塔结构。由氏族血亲家庭构成的社会生产结构才是中国现代化社会之前的社会本质。


农耕是古代中国文明的基石。而农耕生产方式之所以在中国成为文明基础,是中国独特的地理物候条件所决定的。四季分明、平原上河流遍布、季风导致的夏季高温多雨,这些自然条件给予了农耕生产的极好条件。古代农耕生产活动对生产要素的要求简单,只是土地、人力和简单工具的配置,所以古代中国的农耕生产单位并不庞大,基本以家庭作为生产单位。家庭人口劳动投入和当年气候条件一旦达到最佳值,就可获得最好的收成,家庭也得以安然度过生活,并获得人口再生产的机会。人口,在农耕时代就是劳动力,就是关键性的生产要素。所以,“人丁兴旺”就是中国农民自古以来最大的愿望。人多势众,生产力就强大,就可以在另一个生产要素——土地上扩充。一个以家庭生产关系为主的农耕生产方式,在适宜耕作的土地上成为文明发展的基础。


(中间文字略) 


古代祠堂在民俗节庆活动中,也承担欢庆空间的功能,但彼时的节庆仍是农耕文化中社会与自然混合的季节仪式,其深层的功能需求仍是指向生产与繁衍,是生存的必然逻辑。在吴登采所拍的这些新兴祠堂影像中,相当一部分祠堂从结构和色彩都非常的娱乐化,显得像影视制作中的布景,充满了戏剧性,很有魔幻色彩。它们就像一个贫穷了几代人的庄户人家,忽然赶上了好年景,发了一笔横财,于是把看戏看的、听书听的那些非现实的意象都真真的摆了一道一样,奢华、迷乱,完全的超现实。当然,现实最终是无法逃避的,祠堂内完全错乱的文字符号也是水乳交融,宗亲祖训、政治规勉、经济诉求全都在一起,呈现了中国乡村现实中一个多元、混乱的精神世界。


在众多倒错的元素中,也有一部分非常积极现象正在发育中。比如,一些祠堂已经在社会的帮助下挂上了“文化大礼堂”的招牌。有的祠堂空间向图书馆、文娱室和体育运动空间转向,成为乡村公民现代文化生活的空间。而有的,似乎放下了原有的价值观,将祠堂空间直接向社会出租,变成了工厂、车间、仓库等。这是令人遗憾的。


吴登采的祠堂摄影,具有极强的文化分析样本性,是了解中国文化深层心理结构和解构今日中国现实社会文化的重要文本。吴登采回避了所谓美学性的摄影观看,用专业性的拍摄方法,注重文本的信息属性,在中性影调中将各种细节沉稳完美地呈现,让读者和学者有了品读和研究的最大可能性。同理,如此之多样貌各异的祠堂影像集合,是一本可以存世的大书,可以给我们的后代思考我们的文化源流,朔源而上,抵达历史的深处。它们也就是今日中国文化高度戏剧化的一个缩影。

 

鲍昆/文化学者、影像批评家






更多阅读:
丽水回放|推荐:吴登采《宗祠》 纳达夫-坎德:长江   比利时青年摄影师夺得2017年蔡司摄影大奖 须田一政:最被低估的日本摄影大师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