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环球获奖 > 首届克里斯..洪德罗斯摄影奖
首届克里斯..洪德罗斯摄影奖
2013/4/11 13:51:30   现代摄影网  编辑  
 Andrea Bruce获得首届克里斯?洪德罗斯(Chris Hondros)基金奖,Dominic Bracco二世获得该奖的提名。该奖项是为了纪念摄影师克里斯?洪德罗斯而建立。2011年4月20日,洪德罗斯在利比亚米苏拉塔拍摄时,被炮火击中去世。

 

    尽管Bruce获得该奖项有2万美金让她可以从事纪实摄影,但洪德罗斯去世的消息让她潸然泪下。她和洪德罗斯曾是朋友。到现在,克里斯?洪德罗斯和Tim Hetherington已经去世一年了。

 

    “克里斯就像我的兄长,”Bruce说,“我们经常争论政治和摄影,喜欢看的书也一样。他是我知道的唯一一个将托尔斯泰的书印入脑海的人。我很信任他,很钦佩他的热情和目的感。”

    Bruce是Noor图片社的成员,一名自由摄影师,经常为《纽约时报》摄影。她还是《华盛顿邮报》的职业摄影师,已经为《华盛顿邮报》工作了8年。过去10年中,她经常前往伊朗核阿富汗摄影。

 

    评审关注的是被提名者的摄影技术、热情和是否符合社会需求。“Andrea的作品显示她对工作的承诺,并愿意为摄影牺牲的精神,”Piaia说,“她没有选择《华盛顿邮报》舒适的工作,而是追求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Bruce将在6月21日在曼哈顿领取克里斯?洪德罗斯基金奖。该基金奖项自成立以来,已经帮助训练了许多摄影师和记者,并奖励了埃迪?亚当斯工作室出色的学生Enrico Fabian2500美元奖金。“该基金奖也将发放小额补助金,帮助学习摄影的学生,”《纽约时报》职业摄影师和克里斯?洪德罗斯基金董事会成员Todd Heisler说。

 

    奖项的评审们,包括Bernasconi, Piaia, Heisler and Jeff Swensen不仅在赞扬一个亲密的朋友,更是对他的遗产设定获得者的标准。最终,他们选择了Bruce,因为从她的作品中看到了谦逊、大度和激情,还看到了她本人的个性。

 

    Bruce的朋友回忆关于这个奖项的新闻都是苦乐参半,但她对洪德罗斯的记忆却很鲜明。“他总是知道自己该干什么,”Bruce说,“我想不到我周围其他任何摄影师可以像他那样支持自己做的事情,并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他想打破人们之间的冷漠,让人间充满温暖。”

 


阿富汗喀布尔,3岁的Khan Mohammad被冻死。在孩子被清洗和下葬前,人们在安慰孩子的母亲。

 

 

Ibrahim在他的土屋外抱着最小的儿子。他和妻子还有11个孩子都住在这个小土屋里。

 

 

10岁的Shakila 和父亲住在阿富汗库纳尔省。他在经历阿富汗传统审判“抵偿婚姻之礼”后逃了出来。她和堂兄在六个月里经常被打,还要忍饥挨饿,后来都成功逃脱了。

 

 

2003年4月,巴格达,一位美国海军士兵拿枪指着被拘留的抢劫犯,告诫他要低头保持安静。美国士兵当时抓到他和另外几个人拿着现金和手枪。

 

 

巴林锡特拉村,在Ahmed Farhan下葬前,人们在给他清洗。2011年,30岁的Ahmed Farhan被保安部队杀害。

 

 

7岁的Sheelan Anwar Omer刚刚经过女性割礼。女性割礼是伊朗北部库尔德地区的普遍做法。

 

 

Anna Manchenko(左边)和女儿Nadezhda Pryadkova住在哈萨克斯坦Kurdai。前苏联曾在这个地方开发铀矿,Anna Manchenko曾在这个铀矿厂工作,后来矿厂关闭了,一个充满放射性物质的湖被遗留下来。

 

 


Halla 4岁的儿子在亲吻她,而2岁的儿子则在喝饮料瓶中的东西。Halla的丈夫在巴格达的战争中被杀。

 

 

伊朗巴古拜的一间军队急救病房,美国陆军专业军士Hugo Gonzalez正在祈祷。他乘未武装的军用车时,被路边炸弹的弹片所伤。

 

 

伊朗拉马迪市,美国陆军士兵在防狙击炮火。

 

 

萨德尔城500多名妇女披上头纱和长袍游行,抗议对她们居住区实施的暴力。一些妇女往自己身上浇水,缓解午后的炎热。

 

 

2010年2月,巴林迪拉兹村的和平抗议者被警察的橡胶子弹和催泪毒气弹袭击。

 

 

Isra Saadi的父亲在伊朗国家乐队。受父亲影响,Isra Saadi决定学习乐器,她选择了大号。她的选择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因为人们认为年轻女性不适合学习大号。

 

 

第49支机动增强旅离开伊朗后,经过德国和科威特,最终到达印第安纳波利斯。

 

 

墨西哥华雷斯城,夫妻俩头靠在一起,这是他们最后的拥抱。流弹将一个男人和他怀孕的妻子杀死。

 

 

墨西哥华雷斯城,亲人参加在大屠杀中身亡的3名女受害者的葬礼。在大屠杀中,13人死亡,超过12人受伤。多数受害者在14到20岁之间,当时在生日派对上。

 

 

墨西哥华雷斯城,一个小女孩在准备她的15岁生日。在当地,15岁生日被视为一个特别的生日。她的父母花费了大量积蓄,让她生日过得开心。

 

 

在过去五年,墨西哥华雷斯城有1万家企业倒闭,约23万人逃往了墨西哥其他地区和美国。

 

 

更多阅读:
首届克里斯..洪德罗斯摄影奖 2016荷赛获奖作品精选 2015年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大奖得主Matt Black作品 法国摄影家布拉塞摄影作品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