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对话 > 那些有父母的“孤儿”——专访2017SWPA获奖摄影师任世琛
那些有父母的“孤儿”——专访2017SWPA获奖摄影师任世琛
2019/4/2 11:36:55  色影无忌   

伦敦时间2017年4月20日,2017索尼世界摄影大赛(简称SWPA)在伦敦举行了盛大的颁奖典礼,颁奖典礼上对外公布了最终的获奖名单。来自中国甘肃兰州的摄影师任世琛凭借系列作品《留守儿童的心语》获得专业组人像类第三名。这个沉重又心酸的话题再次被放到了我们的面前。带着这个话题,我与获奖摄影师任世琛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交流。

在中国有这么一群孩子,他们是有父母的“孤儿”,整个童年充斥着痛苦,这种痛苦无人知晓,且无人关心——他们就是留守儿童。


赵进宝、男、7岁,马滩小学。

他的心语是:爸爸去银川打工一年多,妈妈每天给他做饭下地干活。

目前,中国有超过6100万的留守儿童,他们的父母远离家乡外出打工,一年乃至几年才能见一次面。父母长期在外,对孩子衣食住行以及关爱度为零,严重的缺失父爱、母爱导致大部分留守儿童思想消极、情感脆弱、失落寡言。

试想自己童年与父母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倾然间有人要剥夺你的这一切,要抹除成年前与父母在一起的所有记忆,你会作何感想?然而,这些问题不是发生在一个孩子身上,而是6100万未成年人身上——五分之一的未来中国。


藏懿轩(男、5岁、右)和藏雅轩(女、4岁、左)姊妹,马滩小学。

藏懿轩和藏雅轩的心语是:妈妈要生个弟弟。

留守儿童缺少自己发声的机会,他们的声音最接近真相,却往往最不容易引起成年人的重视,特别是自己的父母。

然则,这个社会需要有人站出来为他们发声。

摄影记者任世琛以一个摄影人的责任感,通过相机的镜头语言,真实客观地去反映留守儿童现实生活中存在的实际问题。


李国军、男、14岁,马家湾小学。

他的心语是:我11岁的时候爸爸和妈妈吵架,妈妈服毒自杀,我想妈妈。

《留守儿童的心语》是任世琛从2014年开始有针对性的对甘肃省的留守儿童进行的摸底调查,2015年开始拍摄至今,任世琛几乎走遍了甘肃省所有的乡村学校。有些乡村交通不便,甚至需要数小时的翻山越岭才能到达目的地。

由于一些留守儿童的性格孤僻,寡言少语,不喜欢和人交流。见到陌生人不是闪躲,就是一言不发,这给拍摄带来很大的难度和阻力。针对这种情况,任世琛会拿上自己随身携带的糖果,在课间给孩子分享的同时,和孩子一起上课,一起玩耍,放学后跟随孩子回家,一起生活,缩短彼此之间的距离,让孩子把他当成自己最贴心的好朋友或亲人,为顺利拍摄创造机会和条件。


王宝华、女、11岁,马家湾小学。

她的心语是:我爸爸是上门女婿,我很喜欢爸爸,爸爸和妈妈也很恩爱,爷爷奶奶也很喜欢爸爸。

任世琛有意识地走近留守儿童,与他们交流做游戏,分享有趣的童年故事。孩子们就慢慢地和他成为好朋友了,愿意和他诉说心理话。这时任世琛让孩子们拿起粉笔,让他们把自己的心里话写在黑板上,随后把黑板上的话语转换成一幅画,画在黑板上,再让孩子站在黑板前,给他们拍一张肖像。

至于为什么要在教室里进行拍摄?任世琛解释说:“教室是孩子学习各类知识的广阔天地,选择教室拍摄,主要是想把留守儿童的心理问题,通过黑板这样的平面,直观的呈现给观众,让人一目了然的去解读孩子多样化的内向世界。”


张志怡、女、7岁,马家湾小学。

她的心语是:爸爸经常去赌钱,把钱输光回家后就和妈妈打架,我很害怕。

通过这种独特的表现手法,给留守儿童拍肖像,尊重孩子的同时,以一个社会责任者的身份阐述孩子的心理世界和生活困境。通过这种故事性的画面和新颖的拍摄手法,呼吁社会各界来“拯救”留守儿童,让他们在父爱母爱的呵护下,健康快乐的成长。

当我问起这三年拍摄有没有特别触动的经历时,任世琛语重心长的说:“其实每一次拍摄,都是一次巨大的伤害。留守儿童对爱的渴望和无助都刺痛着我的心。在临洮县拍摄一名留守儿童时,我和他交流时,他一直低头抠手不说话,当我说你过来叔叔给你拍照,他反问我,叔叔你相机里有我妈妈的照片吗?我想看看妈妈,妈妈经常说她回家看我,总是骗我。当时我瞬间眼眶湿润,放弃对他的拍摄。”


苟玲玉、女、6岁,高庙小学。

她的心语是:我出生6个月的时候,妈妈就放下我离家出走,爸爸每天给她做饭上地干活送她上学。

健康的家庭,才能组成健康的社会。成年人为了糊口而背井离乡,这般大量家庭的釜底抽薪,是对家庭结构的直接破坏。任世琛的作品让我们开始担忧,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他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少年强则国强,让孩子从小在健康快乐的环境中成长,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一大工程。

因此,任世琛希望通过拍摄《留守儿童的心语》专题,呼吁社会各类体系组织拯救这些特殊群体。他的镜头语言是客观、真实、直白的去提出问题,再通过影像力量感化解决这一现状。


王子萱、女、7岁,高庙小学。

她的心语是:爸爸妈妈在外地打工,她三年没有见爸爸妈妈。

任世琛的一句话令我印象非常深刻:“在人人都是摄影人的当下,碎片化的影像某种程度在督促着摄影的多元化发展,但通过影像的力量,去正能量的诠释社会问题,确实需要更多的有责任心的摄影师参与。摄影作品绝对不是娱乐化产品,而是拥有时代烙印的文化责任艺术。”

这话很对呐!我觉得不论摄影的艺术化语言如何,最重要的是:任世琛的出发点是对社会的那份责任感,这其实是当下很多年轻摄影人所缺少的。


赵敏、女、7岁,东河小学。

她的心语是:我4岁的时候,妈妈因为爸爸吸毒而离家出走,

爸爸现在在哪里打工我也不知道,爷爷奶奶每天照顾我。

出现社会问题时,总有人会归其为“时不利兮”而逃避责任。但是每个时代都有必须面临的问题,圣人也未能预料问题的发生,但是我们却有责任做出担当和应对。问题愈严峻、愈繁杂,我们越应投入更多的资源去寻找解决的办法,而不是把它当成政府的问题,当做他人的问题。公民社会的意义也在于此,每个尚有余力的人都应参与其中,以主人的态度来一起解决社会问题。虽然有6100万留守儿童,但我们更有14亿同胞。


马海山、男、9岁,布楞沟小学。

他的心语是:我长大想当一名医生。

爸爸2012年因胃病去世,我很想爸爸,将来我要当一名医生,为更多的人治病。

 

马进财、男、8岁,布楞沟小学。

他的心语是:我要当警察,爸爸在2011年挖矿(化)石的时候被土层埋掉。等警察叔叔救出我爸爸的时候,我爸爸已经去世了,长大了我当警察救好多人。


任世琛的留守儿童专题项目尚未完成,仍在继续。他希望通过此次在2017索尼世界摄影大赛获奖,让社会更加关注到这个问题,并打算下一步通过这个项目,对孩子有所帮助,通过多种渠道,进行长期的心理扶贫,让孩子在阳光下茁壮成长。正如他所希望的:呼吁社会各级组织和人们通过别样的方式关注、关爱我们的留守儿童,让爱成为留守儿童成长道路上的“法宝”,让他们的童年在阳光、快乐、美好、乐观中健康成长,成为社会上真正的良才。

更多阅读:
图层叠加 制造德罗斯特效应 银川:摄影180年在中国 2019.8.19-11.24  50mm定焦让你的摄影思维豁然开朗 广州:顿——广东摄影群体展 2019年8月3日-10月7日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