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无界 > 当建筑遇到光
当建筑遇到光
2018/4/25 13:04:34  LCA   

“太阳从不知道自己有多伟大,直到它照到建筑物上。”

建筑师路易.康( Louis Isadore Kahn )曾就“光”有一段经典论述:

光,实存物的施予者,投射出它的阴影,而阴影属于光明。所有的被造物都属于光明也属于欲望。

有些建筑总会在记忆中定格成为某种特定的场景,就像路易?康设计的萨尔克生物研究所。

整个建筑群如同雅典卫城一样踞于西向临海的悬崖之上,其中最为感人至深的空间是位于两组对称的研究塔楼之间的中庭广场。

它因一天中不同的时间、一年中不同的季节里变换的太阳而不同,这个空间也因其宁静旷远而具有打动人心的力量,某种可以称之为“永恒”的东西蕴含其中,使得一处空间场景具有了超越物质的精神性。

萨尔克生物研究所

建筑师安藤忠雄对光同样有着迷恋,他设计的“光之教堂”令人向往,将光与建筑的关系几乎做到了极致。

他相信构成建筑必须具备三个要素:真材实料、几何形式、自然。安藤忠雄口中的自然并非原始的自然,而是经过人的“安排”后形成的一种无序的自然或从自然中概括而来的有序的自然——建筑化的自然。

显然,“光之教堂”中神圣的光,即是那有序的自然。

光之教堂

混凝土,也是安藤忠雄的挚爱,他为墨西哥艺术家博斯科设计的度假村,让我们再次领略到了他独特的设计风格。

当阳光洒到这些灰色的建筑物上,一种美,便产生了。即使是夕阳西下的时刻,那暖色的光也与这些建筑达成了很好的默契。

度假村

如果说建筑师善于“安排”光,那摄影师便是善于捕捉光。

华人摄影师何藩的作品,无论是光、影,还是建筑,都掌握得恰到好处,似乎是决定性瞬间的最好示范。

他在拍摄时,会花大时间观察、等待,如果时机未到,光线未够好,则宁愿不拍,下次再来。

关于如何提升自己的摄影水平,何藩说过要“三到”,一是眼到,二是手到,这两个相当易于理解,所谓眼明手快,是基本的观察力与拍摄技巧。但最重要的是心到,拍摄者必须要有感而发,切忌无病呻吟,为拍而为,否则很难令人有所共鸣。

何藩作品

与何藩的几何构图不一样,摄影师米尔科( Mirko Saviane )镜头中的建筑稍显复杂,但由于光线和颜色的不同,这些建筑反而多了几分热烈。

实际上,无论是欧洲古镇的小城风光,还是度假海边的靓丽风景,他都热衷于记录下来。这组色彩效果极为丰富的意大利布拉诺城市街拍,是米尔科的代表作。

米尔科作品

相反,温哥华摄影师维莎尔( Vishal Marapon )和法国摄影师马修( Matthieu Venot )的建筑摄影作品是“简”的代表,他们将建筑物的淡雅色彩与光线的柔和记录得恰到好处。

维莎尔作品

马修作品

当建筑遇到光,我们不由得会记起路易?康的那句话:

“太阳从不知道自己有多伟大,直到它照到建筑物上。”

更多阅读:
 安德里亚.古斯基:工业文明景观 不可揣测的少女之心 旧金山艺术家Christopher Wilson:我愿展翅飞翔 Jasper James:人与景物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