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青年影像 > 《归来的流亡》金向怡
《归来的流亡》金向怡
2017/4/20 18:15:15   自然生长   



 《归来的流亡》


金 向 怡  

自述

 

故事起源于我留学法国时对离散的思考,并将自己的乡愁写于一首诗。于是就有了故事中的回归与永久的流亡。


每一个部分分别表达不同时期的乡愁。在法国作为一个异乡人对故乡的思念以及回国以后作为一个局外人对故乡的观看,最后在故乡找到一个他乡,这中间,我的提问是:乡愁是什么?回归又是什么?





对 话 内 容

H:何  青   J:金向怡

H:我在看你之前的访谈,这个作品是要拍成短片吧,进行到哪一步了?


J:写剧本,找钱。




H:你感觉国内摄影教育和法国有什么区别吗?


J:一个是被家长,一个是被孤儿。

 






H:可能因为我们是巨婴国?


J:就是一个是靠学校滋养,一个是靠社会的艺术大环境滋养。




H:你的作品是电影叙事的形式,这个形式比较有意思,创作中有遇到什么问题吗?


J:缺钱。前期打算用中画幅或者大画幅,结果钱不够。







H:你曾说这个作品让你对摄影与电影之间的联系有更深入的思考,可以具体谈谈吗。


J:电影和摄影的边界对我来说很迷人。我们看蔡明亮、侯孝贤的电影,里面的长镜头经常会给我们一种静态影像的错觉,但是它又是一种电影语言。回过来我们看摄影照片,一张照片完全可以传递出一个场景和一段故事。这个和我们学习过的“图片报道摄影”不是一回事。




H:我看过一句话说摄影的强大就在于它的隐喻性。


J:不光是摄影,这句话放在任何领域我觉得都说得通。




H:哈哈是的,不过摄影通常被认为是“纪实”嘛。


J:摄影的“纪实性”很容易被人忽略的。







H:海在很多作品里有不同的象征,比如杉本博司的《海景》是时间,那么你的海呢,是梦境吗?


J:是隔着两个故乡的距离,也是记忆的一部分。




H:那么你陌生的是什么,你的乡愁又是什么?


J:一切都陌生。我的乡愁什么都不是。




H:平时会读诗吗。


J:提醒我了,上班后就没再读了,今晚睡前读读。







H:对的~最近在读什么书?这学期教哪些课啊。


J:我们学校老师编的《摄影技术与技巧》。教纪实摄影、摄影技术与技巧。




H:纪实摄影怎么讲?


J:还是相对比较中规中矩地上课。但会根据学生自身情况去做一些调整和改变。比如学生比较喜欢聊天,那就聊着讲。学生习惯高中生一样坐着听讲,那就讲得严肃些。学生喜欢实践的,那就在练习实践拍摄的时候多讲些相关知识。







H:除了传统的纪实,当代纪实会讲些谁?


J:当代这块有别的老师讲当代摄影。我会在讲传统纪实的时候加入一些当代的内容。









       

       

 在大语境下出生的当代中国摄影人,85后是足够幸运的。有足够良好的环境让自由生长。他们在如此“安逸”的环境中根据自己的爱好,自己的思想,自己想要的方式去看,去听,去发现,去成长。一直在无止境的探索自己的位置,自己的可能性,自己的摄影方式。在这个过程中或者现在,他们身上出现了很多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正因如此,摄影在他们身上多了更多的先锋探索和实验的性质。摄影在他们这里一切回归于自我本身,一切想说的话开始肆无忌惮的去表达。

       

他们以摄影为自我主体语言创作实践艺术,他们用视觉传达对当下世界进行解读。


 让一切自我回归自然,让自我的思维回归自由,别去打扰他们。


让他们-----自然生长。


--- 黎 光 波(计划负责人)



        黎光波


        王大可


            

                         






更多阅读:
《归来的流亡》金向怡 自拍不仅要气质,还要有情绪 乌克兰监狱里的罪犯之眼 艾丽-戴维斯:用心去感受森林的律动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