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青年影像 > 《Book 》 汪润中&黄乖儿
《Book 》 汪润中&黄乖儿
2017/4/11 15:04:57  自然生长   




Book  汪润中&黄乖儿   

 


这个项目通过对苏珊桑塔格著名的《论摄影》一书进行模拟消除及再创造,探讨了摄影与社会符号化之间的辩证关系实体物与模拟物的模糊边界,并对以摄影为例的当代艺术体制下的权威性和话语权进思考。




作品分摄影书和大幅影像两部分进阐述一是将书本进行文档式的扫描抹去了除photo- 为词根以外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留下了文档式扫描的特殊?痕,并被当作是摄影书(Photobook)重新印制。二是将书本进精细的图片化扫描,转化成大尺寸的数码影像,再进与之前相同概念的处扫描的环境与独特的数码处痕迹。两种方式互为补充又互为主体。


 


Book (Photography)

部分作品

(微信图片压缩严重,如需观看高清大图

(请前往汪润中&黄乖儿个人网站:guaier-runzhong.com











Q:春   W:汪润中 H:黄乖儿

 


Q:乖儿和润中谈谈Book (Photography)的来由?出于什么目的做这个作品?


H:我们两个经常一起聊天的时候会有作品灵感。这个作品是我们谈上一个作品 Book (Freud) 的时候出来的副产物。《论摄影》是摄影历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理论文献,选择它是想对权威话语进行一种解构。


W:艺术本体是关于语言的,所以我们在对语言与符号背后的理论进行学习研究的时候,自然而然就出现了对于摄影话语权的思考,随后这个作品也就应运而生了。




Q:摄影和社会符号化之间关系是怎么样的?辩证?


W:摄影推动了社会被符号化的进程,而摄影本身又何尝不是一个符号。就像这个作品里的那么多摄影,都已经不是寻常生活中提到摄影你脑子中所想的那个形象了,是被剥夺了能指(signified)的符号。


H:是这样的。甚至于《论摄影》这本书也是摄影本身的一个颇具权威的象征(the book itself is a powerful symbol of photography’s ontological being in our society)





Q:这组作品有两种形式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H:第一种形式是大幅的扫描影像。首先扫描可以被视为一种特殊的摄影形式,这个作品将摄影当成符号的同时转化成摄影式的产物,这里面是存在一些符号的拆解和重组的。第二种形式是创造出书的模拟物(simulacrum),或是书的影子的形式,又是回到了将书作为单纯物(object)的探讨,同时也是一种对于《论摄影》权威的化解。


W:没错。另外尺寸对于一个作品也是很关键的——对于大幅影像(大约112x127cm)来说,你可以看到很多抹去的痕迹和隐藏在背面的内容,这些小细节都是作品的一部分。而对于书本形式来说,重要的则是它的流通性、互动性和模拟性,因此两者互为主体(intersubjective)又互为补充。




Q:你看过原版的论摄影吗?这本书对你们的摄影创作有什么影响?


H:中文版英文版都看了。以前是慕名而看,现在发现要把摄影作为客体,放在其历史和空间的上下文(context)来看这本书。


W:是的,正如乖儿说的,这本书对于学摄影的人来说,我觉得是逃避不了的。是很好的一本了解摄影作为文本(text)而不是单纯技术形式的入门读物。




Q:乖儿喜欢润中哪些地方?在创作中谁是强势的一方,有没有妥协?


H:感觉都喜欢(笑),两个人在一起应该是一切都欣然接受的。但最喜欢的应该是他侃侃而谈的时候,还有一起创作和谈话迸发出火花的时候。没有什么强势或是弱势吧?是不是,润中?应该说是一起决策,也没有妥协之说。一切都是为了作品好。


W:(笑)我们这代人的个体性都特别强,争执肯定会是有的。我觉得艺术家组合是一个很奇特的群体,无论性别、文化背景和年龄,创作的时候都是鲜有私心的,像是一种乌托邦




Q:润中和乖儿的情侣身份对你们各自的创作有什么影响?


W:其实你看啊,情侣也同样就是一个符号罢了,共同创作也好、情侣也好,归根究底还是需要思想上的认同以及行为处事习惯上的契合。


H:同意同意。




Q:作为本科毕业出国的华人,你们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对待美国文化的态度是什么?


H:我是高中毕业之后就来美国读本科了。因为从小接触的西方文化也很多,当时刚来感觉是验证了我自己对于美国的想象。 最大的感受是来这边学到了自己想学的东西,有许多选择的自由。但这么多年后,发现自己更爱国了,也更加体会到了自己的华人身份在美国文化中的特殊性。


W:我来这边才不久,乖儿很早就来了。这样就造成了一个有趣的局面,由于出来的时间不同,我们对于西方的文化和思想看法也都稍有不同,但源于中国文化的那部分思想又非常相似,因此我们之间就能诞生出来很多的对话(dialogue)。



 

Said

 


数码时代,对摄影媒介制造(获取方式)和传播影响的方式和途径都有更多变化。乖儿和润中在更开放的语境下讨论摄影,是基于符号学,文化研究等的跨学科理论研究的创作体系对摄影权威的解构与阐释。其创作指向新摄影史研究对传统摄影史的批判,现成品的再创作以及作为符号(symbol)和文本(text)的摄影的重构。期待这对用摄影花式虐狗的情侣的更多作品。









 





       

       

 在大语境下出生的当代中国摄影人,85后是足够幸运的。有足够良好的环境让自由生长。他们在如此“安逸”的环境中根据自己的爱好,自己的思想,自己想要的方式去看,去听,去发现,去成长。一直在无止境的探索自己的位置,自己的可能性,自己的摄影方式。在这个过程中或者现在,他们身上出现了很多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正因如此,摄影在他们身上多了更多的先锋探索和实验的性质。摄影在他们这里一切回归于自我本身,一切想说的话开始肆无忌惮的去表达。

       

他们以摄影为自我主体语言创作实践艺术,他们用视觉传达对当下世界进行解读。


 让一切自我回归自然,让自我的思维回归自由,别去打扰他们。


让他们-----自然生长。


--- 黎 光 波(计划负责人)



    黎光波


    王大可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更多阅读:
《Book 》 汪润中&黄乖儿 张宪勇的观念摄影 刘金霞《女人和她们的金谷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Gray Malin:俯瞰海滩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