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艺术家 > Ora Ito 20年设计经验谈
Ora Ito 20年设计经验谈
2017/1/13 14:11:06  设计邦   
作为一名拥有20年生涯的法国设计师,Ora Ito率领着一家门类丰富的综合设计工作室。从电话机到建筑,从家具到酒店行业,从香水到电车,从飞碟到餐馆,涉及的领域无所不包。怀着对这些精雕细琢的设计和背后那些有趣故事的好奇,designboom(设计邦)与这位设计师就其职业生涯的内容和一路走来的成就,以及他对未来的打算与期望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交谈。

 
designboom(设计邦):1997年,你成功俘获了许多像路易威登与苹果这样的大型奢侈品牌,并用创造出来的虚拟设计博得了他们的青睐。这种特别的想法当初是如何萌生的?
 
ora ito:一切都来源于自我满足——我想要对外展示出我的能力,可是苦于无法将其实现,这很令人沮丧。于是我决定用虚拟物品的方式——一种当时从未有人做过的方式实现我的设计。那时还是因特网的早期,一张图片的显示速度往往要花上至少五分钟。所以当人们看到我为路易威登和苹果设计的包时,他们都觉得那是真的。日本的旅游大巴常常会冲进路易威登的店里争相抢购。

hack-mac,1999

back up,1999

 
DB:在那之后,你受到了很大的关注,而让你获得空前反响、生涯走向巅峰的作品,则是2002年时为喜力设计的铝装啤酒。能不能跟我们详细谈谈这件作品?
 
OI:在当时,啤酒被人们看做是一种充满阳刚之气的商品。喜力的简报中提到他们想让自己的产品更加的优雅,所以我便推出了第一款由铝壳打造的啤酒瓶。
 
paco,2002
 
 
DB:作品的灵感来自哪里?
 
OI:我有幸与许多大品牌管辖下的研发机构一起工作,从而有机会接触到许多令人难以置信的科技。我做需要做的,只是把它们转化为产品。我刚好是第一个可以利用这些新工具的人。人们常常认为是设计师们创造了这些“了不起”的科技,可事实上,我们不过是通过产品使用和促进它们发展。

Iconic,2006
 
 
DB:你曾和guerlain、christofle和casina这样的品牌有过合作。在面对不同客户时,你有没有什么相应的设计方式?
 
OI:对我而言,品牌背后的故事决定一切。这有点儿像是一个内省的过程,通过挖掘它们的历史,找出它们的强处和让它们独树一帜的法宝。这么做可以让我在保持它们传统精神的前提下,尽可能地用当代主义方式进行表现。
 
Idylle香水瓶,2009 
 
 
DB:灯光在你的创新、研究和开拓中,充当了一个十分了不起的工具……
 
OI:我十分荣幸能够与全球最大的照明公司——artemide一起合作。我和他们一起设计了一件叫做“one line”的型号,先锋前卫的设计,让这件特别的设计大获成功。它是世界上最瘦的灯型,也反映了我的整个设计理念:简洁、使用,在不被使用的时候消失不见。


为christofle设计的“枝杈桌”(arborescence table) 
 
 
DB:你还和一个历史十分悠久的品牌christofle一起合作过,合作的感觉如何?
 
OI: christofle正是我喜欢与之一起共事的品牌,因为他们具有自己的品牌特点,而且他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三到四百年前。可是最重要的是,是他们所拥有的正统性。现在有很多品牌根基不稳,而且正在逐年走向颓势。而christofle则一直坚守他们的传统和匠艺。
 

为christofle设计的铰接“枝杈灯”,2012

 
DB:在这么多年的职业生涯中,你是如何在个人特点和不断出现的趋势与风格之间保持一种平衡的?
 
OI:对我来说,把语境纳入考虑的因素是一个最最重要的层面。它能助我理解某个特定的时期内我的创作内容与方向。
 

ogo oxygen water 矿泉水,2002
 
 
DB:你的作品中处处存在一种暂时性的理念……
 
OI:没错,是这样。现在很难拥有某种特定的风格。在一个一切都发展地如此迅速,每分每秒都会诞生一个新想法的时代里谈论这个显得有些不合时宜。唯一能做的一件事,就是想办法跟上潮流,时时刻刻快人一步。
 
为cassina设计的ico椅,2016


DB:在今年的2016米兰国际家居展览会上,你推出了为cassina设计的“ico椅”,并被蓬皮杜中心收为设计藏品。能够在博物馆里展示自己的作品,对你来说有什么感想?
 
OI:这个……我觉得我老了(哈哈)。可是诚实地来说,我觉得这很棒——这像是对我作品的一种承认。我很高兴他们选择了“ico椅”,因为这是一件我为从小就钟爱的品牌——cassina设计的产品。可以说cassina一直伴随着我的整个成长过程,所以能够同他们一起合作,绝对是我的一个梦想。我花了20年的时间找到了这个梦想,又用了4年的时间来完成它。
 

ico椅,cassina

 
DB:能不能跟我们谈一谈你跟cassina的合作?
 
OI:我十分想让这把椅子包含cassina的所有基因和品牌特点,为了达到这个理想,我花费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埋头在他们的资料里,从1950年代的产品目录中找到了一把由ico parisi设计的椅子。我一看就非常喜欢,只是它的外形有些过时。整整四年里,我尝试了20多种不同的造型,但都很难达到理想的结果。因为我必须考虑它的动态感、细节,当然,还有家具的舒适性。
 

椅座细节
 
 
DB:这把椅子在使用较少材料的前提下体现了一种一直线、一曲线的精炼设计。你是如何把这一理念应用到设计之中的?
 
OI:我们使用了一台铣削机,为它雕刻出一种优美的外形,在使用实木材料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减轻重量。
 
环境应用

 
DB:室内、科技、产品、家具……你如何在这些领域中切换自己的角色?
 
OI:我认为这只是一种规模的转换。就像从微观到宏观,从手工到工业,从一件产品到批量化生产。正是这种不停的转换,让我觉得十分吸引。
 
献给艺术的MAMO艺术中心
 
DB:听说你在马赛创办了一家叫做MAMO的艺术中心?
 
OI:这当然不是我有一天早上醒国来拍拍脑门对自己说,“我想创立一家艺术中心。”——事实远非如此。真正让我感兴趣的,是那里独特的空间——老旧的体育馆和马塞公寓的平台屋顶。


MAMO felice varini
 
 
DB:是不是柯布西耶的作品?
 
OI:是的,没错。可它现在的样子跟当时完全不同。当我第一次看到它时,还是一片废墟。所以在那个时候,我就萌发出一股热情,想要让它恢复成原来的面貌。但那座被定位为“历史古迹”的后柯布西耶时代建筑增加了许多破坏性的元素。我们首先必须弄清所有不属于建筑原貌的设计,找到最好的工匠让它焕发出原来的神采。所以我的第一个洞里就是让它恢复。然后不得不做出一些相关的决定。我首先想到把它做成我的一幢私人宅地(哈哈),可那个地方如此地具有魔力,应该与更多的人和公众一起分享。
 
从那之后,我的目标就是要找到能够体现柯布西耶作品特点的项目。我又一次对它的档案进行挖掘,发现这幢建筑曾在1960年代用作一座当代艺术空间。nicolas choffer,yves klein,tinguely 和marta pan等艺术家曾在那里展出过自己的作品。于是,我决定在保留这份传承的前提下,把它变成一场我自己的“le festival d’art avant-garde”(前卫艺术盛典)。在这四年里,我不断邀请艺术家们来到这里,展示他们专门为这座空间创造的作品,把它变成每人一次的专场。我邀请的第一位艺术家是在威尼斯双年展上代表法国出场的xavier veilhan。然后,我们又请来了daniel buren,dan graham 和felice varini。
 

美好电车

 
DB:能不能谈谈最近完成的nice tramway?
 
OI:nice tramway(美好电车)的项目是一次竞赛,而我则是意大利公司alstom团队的一份子。当我们的提案通过时,他们找到了我们。那是一项了不起的工作,然而我还是要说,如果没有那些位专业领域内的工程师和专家们一起合作,我永远也不会创造出那么棒的设计。在这次项目中,我们真的遇到了许多非常复杂的技术问题。事实上,我们的电车洞里来自于地球,而且我们也酝酿在结构上提供了更多的开口。
我对传统建立于燃油动力系统的电车十分反感,因为它对空气和自然景观造成了很大的破坏。我原本认为正是这种原因,人们才会把它们淘汰。同时,这也是我遇过的限制最多的一个项目——我们必须解决许多像价格、破坏和更多逐渐浮出水面的问题——有太多问题需要处理。
目前,我们已经完成了一部1比1的等比模型,并将于今年十月在nice展出。而真正的电车将在2018年正式推出。
 
 
DB:除了对档案的挖掘与研究,你是否认为直觉在你的作品中充当了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
 
OI:当然,直觉在我的决定中扮演着一个十分关键的角色。我常常根据直觉行事。可是在当初,我却受到过它的误导,并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只有时间,年复一年的经历和我的信念更加坚强的时候,直觉才变得更加敏锐。我开始更多地了解自己,更少地考虑和争论自己的想法是否有用。这样的结果就是,一切的步伐都变得更快。
更多阅读:
Ora Ito 20年设计经验谈 刘海粟与成家和的姻缘 《观看之道》作者约翰伯格去世 李安对话张艺谋:教我敲开好莱坞的门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